第100章 想把她再卖一次

    几人顿住脚步。

    就看到那辆七座的车门打开,林大福和孙霞英分别从驾驶座和副驾驶走下来。

    三年不见,林大福看上去比以前年轻了一些,穿着一身休闲装,十分得体。

    孙霞英穿着一身名牌套裙,她下了车就直奔林悦身边,搂着她就哭了起来。

    “可怜的闺女,在婆家受了委屈怎么也不跟妈妈说啊,如果不是你那个恶毒婆婆给妈打电话破口大骂,妈妈还不知道你跟李信达离婚了。”

    孙霞英抱着林悦,夸张的哭起来,“那个狠心的李信达啊,你跟了他这么多年,他竟然说离婚就离婚,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

    林悦面无表情的推开孙霞英。

    孙霞英愣住。

    “悦悦……”

    “婚是我要离的。”

    孙霞英错愕,“你,你要离的?”

    “是!”

    孙霞英懵了!

    在她看来,虽然李信达年纪大了点儿,花心了点儿,油腻了点儿,可他有优点!

    有钱啊!

    这么有钱的男人,愿意给林悦一个名分跟她结婚,那就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林悦应该感恩戴德才对,怎么会提出离婚。

    “悦悦,你听妈说……”

    “孙女士!”林悦面无表情的打断她,“我妈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孙霞英面色顿时僵住,“悦悦,你这是……怎么了?”

    林悦冷冷的看着她演戏。

    以前是她瞎了眼,觉得孙霞英对她还不错,可跟绾绾重逢之后,她才知道这个女人的心有多么恶毒。

    害死她妈妈!

    转手就去害绾绾!

    偏偏,在她面前还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她也真是眼盲心盲,竟然没看出来她是一只披着羊皮的恶狼。

    如果不是绾绾活着回来了,恐怕她要被这个女人蒙在鼓里一辈子。

    “孙女士,你还真是健忘。”

    孙霞英体态圆润,笑起来像个弥勒佛,十分面善,闻言,她眸子一闪,“悦悦,妈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我就提醒你一下。绾绾,过来!”

    林悦招招手,林绾绾立马大步走过来。

    看到林绾绾,孙霞英眸子又是一闪,她夸张的叫起来,“绾绾?绾绾!你没死?”

    “托你的福。”

    “绾绾,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以后我们一家人就能团聚了。”

    装!

    继续装!

    林绾绾看着她伪善的模样,差点忍不住为她鼓掌。

    孙霞英看到她的时候,眼睛里没有丝毫诧异,很显然,林薇已经告诉她,她还活着的事情了。当年她踹她肚子几脚,又让人把她丢进海里,看到她不但不惊慌失措,还能这么淡定的在她面前演戏。

    是城府够深,还是有恃无恐,知道她没证据不能把她怎么样?

    “绾绾?!”

    相比于孙霞英的淡定,林大福震惊了。

    刚才他就看到林悦身边的林绾绾了,可三年过去,他硬是没认出她是林绾绾。

    林大福看着出落的出水芙蓉一样的女儿,瞪大了眼睛。他大步冲过来,“你,你是绾绾?”

    “是我。”

    林大福激动的老脸通红,“你没死?”

    “爸爸很希望我死?”

    “怎么可能,爸爸看到你活着高兴还来不及,你这孩子……既然没死怎么也不来找爸爸,这些年爸爸还以为你已经过世了。”

    林绾绾听着他欣喜若狂的声音,眸光丝毫没有波动。

    对这个父亲,她早就死心了。

    同时,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父亲,当年,姐姐嫁给李信达之后,她就跟随父亲还有孙霞英母女一起生活,对她这个不但不出去工作赚钱,还要伸手跟家里要生活费的女儿,他的态度可不是一般的恶劣。

    现在突然变得这么热情,绝对有所图谋。

    林绾绾退后两步,跟林大福拉开距离,“现在爸也知道我活着的事情了,那我和我姐就不多停留了,我们先走了。”

    孙霞英和林大福对视一眼。

    林大福拦住姐妹俩,咧嘴笑着说,“绾绾,悦悦,你们俩都是爸爸的宝贝女儿,既然悦悦已经离婚了,绾绾你也回来了,那就跟爸爸一起回家吧。”

    说着,林大福红了眼眶,夸张的揉揉眼睛,哽声说,“爸爸是真的没有想到,我们一家人还能有团聚的一天。”

    林绾绾没动。

    林悦倒是有些不忍心。

    虽然这个父亲千不好万不好,可毕竟是她跟绾绾的亲生父亲,也是她和绾绾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爸……”

    “悦悦,爸爸就是听说你离婚了,专门来接你的。没关系,不就是离婚了吗。跟你离婚是李信达眼瞎,你跟爸爸一起回家,等以后爸爸给你找更好的人家。”

    找更好的人家……

    林悦生生的哆嗦了一下。

    看着林大福的眼神也变得诡异起来。

    “把我姐接回家,趁她还年轻,好再给她找个下家,到时候谈好价格,还能再卖一次,多划算的买卖!”

    林悦沉默。

    林绾绾这一番话正好说中了她心里的想法。

    “绾绾,你胡言乱语什么!”林大福拉着林悦的胳膊,“悦悦,别听你妹妹瞎说,我跟你妈没有这个意思,你现在刚刚离婚,还正伤心着,爸爸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林悦推开他。

    “悦悦……”

    “也就是说,等什么时候我不伤心了,你就会再卖我一次了?”

    “悦悦!”林大福拧眉,“你说的也太难听了!什么叫卖?那叫嫁女儿!”

    “那爸爸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再嫁一次?”

    “悦悦!你现在怎么敢跟爸爸这样说话了?爸爸还不是为了你好,女人哪有不嫁人的道理?你今年都二十九岁了,年纪不小了,如果不趁早找一个,等过了三十,到时候谁还看的上你!”

    果然!

    林悦苦笑。

    说来说去,还是想把她再卖一次!

    她闭上眼,狠狠心用力一推。

    林大福被推的踉跄着退后好几步,他脸色登时难看起来,“悦悦!”

    “爸!你走吧,这些年我过的什么日子,不用我说你心里也明白,现在我好不容易从这个火坑跳出来,绝对不会再跳进另一个火坑,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嫁人,你死了这条心吧。”

    林大福眯起眼。

    “这恐怕……由不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