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哥!你领证了?

    听到李信达松口离婚,林悦生怕他反悔,顾不上收拾东西,立马就跟他一起去了民政局。

    林绾绾不放心,也跟着一起去了。

    民政局人非常多。

    男女双方取了号,坐在大厅的座椅上等待叫号。

    民政局大概是最能见证感情的地方。

    小小的等候区,有男女依偎在一起说着甜蜜的情话等着结婚,也有吵的脸红脖子粗,恨不得对方立马在眼前死掉的等着离婚。

    林绾绾看的面色复杂,萧凌夜看她脸色不对,沉声询问,“怎么?”

    “你不觉得这里很可怕吗?”

    萧凌夜拧眉。

    林绾绾小声说,“我相信那些办理离婚手续的夫妻,结婚的时候也是很相爱的,可是他们的爱却没有撑着他们相伴一生。曾经两个那么相爱的人,闹到最后你死我活,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萧凌夜抿唇,想了想他才说,“这只能说明他们的爱不够深。”

    林绾绾连连摇头。

    “不不不!这只能说明生活会把所有的爱都给磨光,既然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结婚。”

    萧凌夜眉头狠狠拧起,他循循善诱,“你这思想太消极了,婚姻生活对于未婚的人来说都是未知的,谁也不能保证以后的婚姻是否幸福。既然是未知,那就有一半的可能不幸福,一半的可能幸福!我们总不能为了规避风险,让自己失去拥有幸福的机会!”

    呃……

    林绾绾愣了一下。

    她没想到萧凌夜会说这么一长串的话来反驳她,不过他的话……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

    林悦和李信达前面还有十几对要办理结婚离婚手续的人,按照时间推算,轮到他们估计也要下班了。

    李信达看了一眼前面坐着的林绾绾和萧凌夜,小声跟林悦商量,“悦悦,要不我们明天再来办手续吧,今天人太多了,恐怕排不到我们。”

    “不行!”

    林悦立马警惕起来,“李信达,你是不是又想反悔?”

    他倒是想反悔!

    他也得敢啊。

    不过,他倒是真的存了拖一拖的想法的,他这个老婆他最了解了,平时话很少,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一次估计是他闹的太凶了,把小三带回家,还让她伺候他跟小三……所以她才会坚决离婚。

    如果拖一拖,他收敛一些,再对她好一点,说不定就不用离了。

    分走他一半财产。

    那比割他的肉还要疼啊。

    “悦悦……”

    “不行!就是等到天荒地老,我今天也要把离婚证办下来!”

    李信达看她油盐不进的样子,气的直咬牙。

    偏偏碍于萧凌夜在这里,又不敢发作,他恨恨的瞪她一眼,把恨意全都吞进肚子里。

    好!

    很好!

    仗着现在有人撑腰了是吧。

    仗着自己的妹妹傍上萧氏集团的总裁了是吧!

    行!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妹妹能让萧总新鲜几天,等他玩腻了林绾绾,到时候看我怎么弄死你们这两个小贱人!

    ……

    “我出去打个电话。”

    “哦。”

    萧凌夜见林绾绾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敢在民政局停留了。

    万一她看到那些争吵的夫妻,再有不婚的念头,那他的追妻路岂不是漫漫无期?

    萧凌夜给萧衍打了一通电话,“联系民政局的局长,我现在在民政局。”

    萧衍嗷嗷尖叫,“哥!你哄着小绾绾跟你领证了?”

    萧凌夜,“……”

    她是那么好哄的人就好了。

    “别废话!”

    “知道了知道了!”

    挂断电话,不到十分钟,民政局的局长就迎了上来,看到萧凌夜,他吃了一惊,“萧,萧总?”

    萧凌夜颔首。

    “萧总,有什么事情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张局长态度十分恭敬,别看萧凌夜只是个商人,他父亲萧傲是正儿八经的军人,曾经的那些要好的战友现在全都担任军中要职。

    而且萧氏集团的实力强横,别说云城领导,就是中央的领导们见了他也要给他几分面子的。

    毕竟,他的萧氏集团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仕途。

    “我一个朋友要办离婚。”

    张局长立马明白了,“我马上让人安排!”

    不得不说,朝中有人的确好办事。

    有张局长在,林悦和李信达不用再排队,甚至连一系列的填表问答都没有,确定了财产归属之后,工作人员就直接给两人发了离婚证。

    林悦捏着离婚证,眼眶发红。

    终于……

    解脱了!

    她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逃出这个苦海了。

    “绾绾……”

    “嗯?”

    “谢谢你!”

    林悦吸吸鼻子,紧紧抓住林绾绾的手,“如果不是你,姐姐都不敢想能有今天。”

    姐妹俩紧紧相拥。

    林悦要回去收拾东西,所以萧凌夜开车又回到了梧桐花园。

    只不过,这一次走的人就不是林悦了。

    “妈!”李信达开门进了客厅,看到一脸土色坐在沙发上的李母,他问,“东西收拾好了吗?”

    李母脸色灰败的摇头,“哪有这么好收拾,我们都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了……”她不死心的走到李信达面前,再三询问,“信达,你真的把房子留给林悦了?”

    李信达点头。

    李母眼眶立马就湿了。

    “妈,你别说了,赶紧把之前的东西收拾收拾,别的都不要了。”

    萧凌夜的气场太强大。

    李信达站在他身边都倍感压力,他更害怕自己一言一行惹怒了萧凌夜,到时候他就不止损失一半财产这么简单了。

    “妈,快收拾。”

    值钱的东西!

    最值钱的东西就是这套房子了,她倒是想拉走,可是拉不走啊!

    李母恨恨的瞪了林悦一眼。

    林悦面无表情的站着。

    李信达的一半财产,她拿的心安理得。

    她跟了他十一年,所有的青春都给了他,这十一年来,她每天生不如死,而李信达作为她的丈夫,却在外面花天酒地,不时的还冷暴力,虐待,暴打她。

    这些全都是她该得的。

    李母很快收拾了东西,恋恋不舍的跟李信达一起走了。

    临走前,李信达眯着眼扫了林悦一眼。

    呵——

    等着吧,他的钱可不是这么好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