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离婚

    最后。

    宋连城给林绾绾消毒,包扎,然后嘱咐她,“切记!千万不能沾水,现在天热,纱布每天都要换!”

    “谢谢宋医生!”林绾绾问起林悦的情况,“我姐能出院了吗?”

    “她昨天就已经办过出院手续了。她没告诉你吗?”

    林绾绾愣住。

    姐姐竟然没有通知她。

    林绾绾拧眉。

    她现在和李信达的关系势如水火,她肯定不会回家的,她在云城又没有别的去处,不去她那儿,那姐姐能去哪呢!

    林绾绾顿时坐不住了。

    萧凌夜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老大……”

    “药!”

    “哦哦哦!”宋连城赶紧给林绾绾开了药膏。

    萧凌夜按住他的笔,“不是这个!”

    宋连城一脸懵逼。

    “我记得上次你们研究出了一种新型除疤药膏!”

    宋连城一脸肉疼。

    “老大……”

    “拿来!”

    宋连城磨磨唧唧,最终,在萧凌夜凌厉的目光下,他还是不情不愿的从抽屉里取出一只药膏递过去,“给!”

    “这是什么?”

    “去疤膏。”

    应该不是普通的去疤膏吧,要不然宋医生的表情怎么那么……恋恋不舍。

    受伤之后,林绾绾又被李谋放了假。

    林绾绾觉得,她应该是李谋遇到的最事儿多的演员了,进剧组没多久,戏没拍完,两次受伤,中间还闹出丑闻,李谋导演得多大的心,才能次次给她放假啊。

    ……

    回家的路上,萧凌夜开车,林绾绾给林悦打电话,电话刚刚接通,就听到那边的嘈杂声,夹杂着怒骂和哭泣声。

    林绾绾顿时紧张起来。

    她坐直身体,“姐,你在哪里?”

    “我在李信达这里。”

    “你怎么去他那里了!”

    “李信达说今天跟我办离婚手续,我想着顺便回来把东西收拾一下,可是……绾绾,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你赶紧过来一趟,我,我有些应付不来。”

    “我马上过去。”

    挂上电话,林绾绾喊住萧凌夜,“萧凌夜,掉头,去梧桐花园!”

    萧凌夜拧眉。

    “你受伤了……”

    “没事没事,我得去看看才能放心,我姐脾气太好,我怕她会吃亏!”

    萧凌夜面色不悦,却也没说什么,他掉头,把车子停在一个专卖店门口。

    “哎?”

    “你就穿这身衣服过去?”

    林绾绾低头看着自己,她还穿着戏服,此时戏服上血色蔓延,看着触目惊心。

    她穿这一身出现在姐姐面前,还不把姐姐给吓死!

    林绾绾当即跟萧凌夜下车,买了一条裙子换上。

    ……

    梧桐花园。

    萧凌夜和林绾绾到的时候,复式楼里充满了怒骂。

    “林悦,你这个小贱人!结婚十一年,你没有给我们李家生下一儿半女,现在你还想离婚,离婚就算了,竟然还要分走我们家的一半财产!我就问一句,你凭什么?”

    指着林悦鼻子破口大骂的是李信达的母亲,李母怒斥,“你就是一个灾星!当年信达要跟你结婚我就一千一万个不同意,果不其然,你就是来祸祸我们家的!十一年,你在我们家生活了十一年啊,你扪心自问,这十一年你没有工作过一天,一分钱也没有赚过,凭什么分走我家的财产!”

    林悦站在客厅,手里提着一只箱子。

    刚刚出院的她肩膀瘦削,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面对李母的责骂,她脸色十分麻木。

    “你说完了吗?”

    “没有……我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我就一句话撂在这里,离婚可以,你必须净身出户,一分钱都不许带走!”

    林绾绾早就按捺不住!

    她一脚踹开房门,冷着脸,大步冲进来。

    “绾绾……”看到林绾绾,林悦麻木的脸上才有一丝丝的光亮。

    “别怕,我在呢!”

    林绾绾把林悦护在身后,冷冷的看着客厅里的李母和李信达,“李信达,看来律师没有跟你谈清楚啊!”

    李信达看到林绾绾身后的萧凌夜,惊恐万分!

    萧凌夜来了!

    这尊大佛竟然来了!

    李信达心里“咯噔”一下,慌忙从沙发上站起来,他一把拉住李母,“妈,别说了!”

    李母可不认识萧凌夜,她在家里嚣张惯了,闻言,一把甩开李信达的手,“信达,你是疯了吗,现在这个小贱人要分走你的钱啊,钱都是你辛辛苦苦赚来的,凭什么分给别人!”

    “就凭我姐是你们家明媒正娶的媳妇!”

    “放屁!”

    林绾绾冷笑,“李信达,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不不不!”

    李信达慌乱的摆手,“离婚……我愿意离婚,也愿意分割一半的财产,还有现在住的房子……我也统统都给林悦……”

    “信达……”

    “妈!你别说了!”李信达大声喝止她。

    他本来还以为萧凌夜给林悦出头只是偶然,所以抱着侥幸的心理,虽然签了离婚协议书,可到底还没有办理离婚手续,所以他就把林悦约出来,想跟她重归于好。

    分割一半的财产,那是刮他的肉啊。

    他当然舍不得。

    如果林悦不跟他离婚,那不是就不用分财产了?

    到时候他还是能过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生活,所以他把林悦约出来,先是认错求原谅,不行之后又由母亲威逼利诱,可林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年都忍了,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定要跟他离婚。

    本来他还想着有一丝希望。

    可当看到萧凌夜的时候,他的希望就彻底破灭了。

    想起那天律师的话,他浑身抖如筛糠。

    “离婚,我同意离婚,我,我们马上去民政局办理手续……”

    “信达……”

    “闭嘴!”

    李信达喝止李母,看着面无表情气场全开的萧凌夜,浑身冒冷汗!

    不是他软弱,实在是对手太强悍。

    萧氏集团的总裁!

    不需要他亲自动手,他只需要说一句话,他的生意就全都完蛋了!

    到时候别说是一半家产,他所有的财产也能在弹指间灰飞烟灭。

    思及此。

    李信达打个寒颤,他抓起车钥匙就往外冲。

    “走走走,现在马上去民政局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