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老大,你的原则呢

    《婉妃传》最大的投资商就是华夏传媒。

    这部剧里男一号楚谦,女二号黄龄,以及林绾绾姬野火全都是华夏传媒的艺人,如果剧组闹出人名,这部戏也就凉了一半了,到时候损失最惨重的就是华夏传媒。

    李谋越想越后怕!

    “二少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查个清清楚楚!”

    萧衍追着萧凌夜,大步离去。

    接下来戏是肯定拍不成了,姬野火也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剧组,出了剧组,他马上就去追萧凌夜,可等他追到的时候,留给他的只有汽车尾烟。

    姬野火,“……”

    ……

    剧组!

    保姆车上。

    林薇恨的咬紧了牙关!

    该死的!

    那个林绾绾怎么运气这么好,那一剑明明应该刺中她的心脏,结果竟然被她给躲了过去!

    “该死!”

    林薇气的砸了一只水杯。

    “薇姐……”

    “你不是跟我说万无一失吗,万无一失还能让她躲过去!”

    小倩也很无辜。

    “谁知道,那个林绾绾真的太邪门了,她又不知道剑是真的,竟然给躲过去了。”

    差一点!

    差一点她就能借着别人的手除掉这个眼中钉,可竟然……功亏一篑!

    林薇深吸一口气,她坐到座椅上,狠狠灌了一瓶冰水才把心里的邪火压下去,“这件事会不会查到我们身上?”

    “薇姐放心,这事又不是我们做的,怎么可能查到我们头上。”

    林薇点头。

    她捏紧拳头。

    林绾绾跟她还有很多对手戏,她就不信,林绾绾能次次这么好运!

    ……

    剧组。

    李谋大发雷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给我解释一下!”

    两个群演和道具组的所有工作人员都低头站着,谁也不敢说话。

    李谋指着两个群演,“你们说!”

    两人吓的脸色惨白,“导演,我们真的不知道这是真剑啊,我们都是在影视城跑了多少年龙套的人了,您可以跟别人打听打听,我们一直都是勤勤恳恳的工作,从来没干过坏事啊。道具组给我们的道具就是这样的,我们就当是道具,哪想到是真剑啊,我们跟林小姐无冤无仇,怎么可能杀她!而且大庭广众之下,杀了人我们根本逃不掉,这对我们两个来说百害无一利啊……”

    李谋阴沉着脸,目光转到道具组的众人身上。

    道具组一共有十来个人,李谋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你们是自己招,还是等我报警让警察来调查!”

    道具组的组长想了想,“导演,这两把剑是小安送到群演手上的。”

    李谋顿时看向小安。

    小安是个二十多岁,带着黑框眼镜胖胖的女孩,她一直勤恳工作,害羞腼腆很少跟人说话,众人对她印象都很好。

    “小安,怎么回事?”

    小安低着头绞着手指,半天没说话,李谋立马看出她有问题,他大喝一声。

    “说!”

    小安浑身一哆嗦。

    “不说我就报警了!”

    小安脸色发白,猛然抬头,“是我!是我从网上订了跟道具一模一样的剑!我就是想给她一个教训!”

    “谁?”

    “林绾绾!”

    “你跟她有仇?”

    “有!”小安红着眼,大吼一声,“潘静云是我女神,当初我就是为了她才找跟娱乐圈沾边的工作,来道具组应聘的!潘静云那么好,林绾绾却害的她被圈子封杀,我要教训她,狠狠的教训她!”

    众人震惊不已。

    李谋更是拍案而起,“你那是谋杀!”

    “我,我没想过要杀她,我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一个深刻的教训,她让我的女神在娱乐圈消失,现在过的那么惨淡,我要为我的女神报仇。”

    “疯子!”

    李谋怒道,“潘静云被封杀是自己咎由自取,跟林绾绾有什么关系!”

    “住口!我们静云说的果然没错,你处处维护林绾绾,肯定跟她有不清楚关系。”

    李谋看疯子一样看着她,最终还是决定报警,把小安交给警察局处置。

    ……

    康华医院。

    “疼不疼?”

    “疼……”

    萧凌夜脸色越发阴沉,抿着唇抱着林绾绾进了电梯,直奔三十二楼找到了宋连城。

    “萧凌夜,放我下来啊。”

    “你受伤了。”

    林绾绾,“……”

    她受伤的地方是胳膊又不是腿,没到不能走路的地步啊。

    然而,萧凌夜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抱着她大步冲向宋连城的办公室。

    他一脚踹开办公室的大门。

    “卧……槽!”

    宋连城吓了一跳,刚要破口大骂,一抬头看到萧凌夜,生生的把骂声又吞回肚子里,“老大,你怎么来了?”

    “给她止血!”

    毋庸置疑,能被老大抱着的女人,除了林绾绾再无他人。

    林绾绾可是老大的心尖肉啊。

    宋连城不敢耽搁,赶紧小跑过来,林绾绾还穿着那一身戏服,几场戏连续拍摄下来,她的衣服上有泥,有演戏时候身上沾的血,她身上绑着的血包也被萧凌夜不小心挤破,弄的浑身都是鲜血。

    宋连城看到浑身鲜血的林绾绾,生生吓了一跳。

    “这,这是怎么回事!前两天在医院里不是还好好的,这才几天不见,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一言难尽……总之只有胳膊上的伤是真的!”

    宋连城这才松口气,可看到她手臂上深可见骨的伤,他一口气又生生的提起来。

    一路赶来,她手臂上按着不少纱布,此时血倒是止住了,可那一道伤口太深了。

    “恐怕需要缝针。”

    林绾绾脸色有些苍白,“能不缝吗?”

    “不缝针好的慢,而且你这么深的伤口,如果自己恢复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长好。”

    “我不想缝……”

    缝针手臂上会留疤啊。

    这对于一个女演员来说,身体任何一个地方留疤都是很影响美观的啊。

    宋连城看向萧凌夜。

    林绾绾扯扯萧凌夜的袖子,“我不想缝针,缝好了胳膊上跟爬了一只蜈蚣一样,以后就不能穿短袖露胳膊,很难看的……”

    萧凌夜眉头紧皱,面色坚决。

    “我让宋连城亲自给你缝,用最好的药,不会留疤的!”

    林绾绾扯着他的袖子晃啊晃,“萧凌夜~~”

    “好!不缝!”

    宋连城,“……”

    老大!

    你的原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