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这种事,应该男人来做

    趁着拍摄顺利。

    李谋又开始拍摄后面的剧情。

    ……

    宁易拖着白凝霜,避开众人,把她从将军府拖出来,等到了四下无人之处,他才松开她的嘴。

    白凝霜疯了一样的往将军府冲去。

    宁易一把拉住她。

    “松手!”

    “不!”宁易在她面前从来都是被调戏戏弄的份,可此时,他面色坚毅,死死拽住她的手腕,“你现在去了只是送死!”

    “就算是死,我也要为家人报仇!”

    “恐怕你就算死了,也报不了仇……”

    白凝霜嘴唇都在哆嗦,她猛地仰头,“宁易,我爹没有谋反,他没有……”

    “我相信!”

    白凝霜的眼泪再次簌簌下坠。

    “谢谢你!”长袖下,白凝霜拳头紧握,她不再看宁易一眼,沉声说,“我父母已经过世,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只是的婚约只是口头约定,还没有三媒六聘,所以我们不算是未婚夫妻!从今以后,我们各不相干!你走吧!”

    宁易没动。

    “走啊!”白凝霜狠狠推他一把,“赶紧走!我根本就不喜欢你,每天撩拨你只是觉得好玩。其实我早就已经厌倦你了,只是看着你是我未来夫君,碍于面子才没告诉你,现在我们婚约也接触了,你赶紧滚!”

    宁易依旧没动。

    “滚啊!”

    宁易缓步走到她跟前,他捧起她的脸,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嗓音依旧温和,“是谁跟我说,我们既然已经订了婚,我就是你的人的。”

    “那是我瞎说的。”

    “可我当真了。”

    白凝霜愣住,她抬眼看着他,却见宁易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凝霜,我既是你的人,那你就别想甩开我了。”

    “你……”

    宁易晃晃腰间的锦囊,“鸳鸯戏水,原是两只鸳鸯一起,你这个鸳鸯怎么能跑。”

    白凝霜痛哭失声。

    画面一转。

    白凝霜长剑一挥,解决掉一个追兵的性命,她擦掉脸上溅上的鲜血,翻身上马。

    宁易紧跟其后。

    “别跟着我!”几天的逃命下来,白凝霜衣裳沾满了鲜血,那些血迹有她的,也有追兵的。她脸色苍白,衣裳下摆也被树枝勾破,整个人狼狈不堪。

    可她的眼神却很亮,像是蜡烛在燃烧最后的火光,明亮的摄人!

    她长剑指着宁易,面无表情的说,“你一介书生跟着我只会给我添乱!滚回你的学士府!”

    宁易摇摇头,他的样子也十分狼狈,青衫破损,脸色苍白,面色却十分倔强。

    “你赶不走我的!”

    “疯子!你再跟着我,我就杀了你!”

    宁易闭上眼,“杀吧!”

    白凝霜咬牙,“宁易,你真的疯了吗!我是叛军之女,现在被人四处追杀,你一个大学士府的公子不做,跟着我亡命天涯,你不怕连累家人吗?”

    “我已留书跟大学士府断绝关系!”

    白凝霜眼圈顿时通红,“你,你……”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疯子!”

    宁易对她露出温柔的笑容,“你若不让我跟着,那我便偷偷跟着。”

    偷偷跟着,让那些追杀她的士兵撞见,岂不是更危险!

    白凝霜咬牙,一把拽住他的衣领,把他提到了马背上。坐上马背,宁易立马掏出怀中的金创药,洒在她受伤的肩头,在马儿的颠簸下,生生的给她包扎住了伤势。

    追兵又从身后追了上来。

    追兵们骑着马,手里握着弓箭,对着两人大喊,“站住!”

    白凝霜背脊一僵,策马狂奔。

    “咻咻咻——”

    箭矢从身侧飞过。

    白凝霜大惊,抓起宁易的手臂就要把他拉到身前,宁易却用尽全力反握住她的手腕。

    “宁易!”

    “保护人这种事情,应该男人来做!”

    箭矢落雨般的飞射而来。

    宁易紧紧抱住白凝霜,不让她的身体暴露在追兵的目光之下,更不让她转身。

    “宁易……”

    “骑好你的马!”

    宁易大喝,中气十足!

    白凝霜天真的以为他没有受伤,策马狂奔。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儿累的都跑不动了,才终于甩掉了追兵。

    前方赫然出现一道悬崖。

    “吁!”

    白凝霜勒住马绳,马儿一声长嘶,前蹄扬起,生生把两人甩下马背。

    白凝霜反手抱住宁易,就地一滚,卸下大部分力道,稳住身形。

    然而,触手却摸到一手温热的鲜血。

    她蓦然抬头,当看到宁易的样子时,白凝霜猛然瞪大了眼睛。

    他的背上密密麻麻中了十几箭,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口中喷出来,染红了青衫……

    这么长的路,他中了这么多箭,竟然一声都没有吭。

    白凝霜抱着他,眼神惊惧,浑身发抖。

    “宁易,宁易你别吓我……”她浑身哆嗦,“药!有药!我给你上药,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宁易握住她胡乱摸索的手。

    她纤细白皙的手上全是他的鲜血。

    他气息微弱,断断续续的说,“对,对不起……不能跟你一起白头,到,到老……”

    白凝霜拼命摇头,眼泪流了满脸。

    “我害怕……宁易,不要丢下我,求你不要丢下我。”

    宁易的眼眶也红了,他努力抬起手,想要抚摸她的脸颊,可手臂却无力抬起。白凝霜慌忙拉住他的手,捂在她脸上,“宁易……我怕,我怕……”

    宁易看着她的眼神温柔而眷恋。

    “别丢下我,求你,我就只有你了……”

    “听,听我说。”宁易从怀里掏出一张地图和几瓶金创药,“按,按照地图上的红线走,终点是,我一个朋友老家……我,已经给他通过,书信……他,答应我,会照顾你……”

    白凝霜拼命摇头。

    宁易用力推她一把,“走!”

    “不!”

    白凝霜哭到发抖,她紧紧抱着宁易,死也不肯松手。

    宁易浑身都被鲜血浸透,他靠在她怀里,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眼神却渐渐涣散。

    “一直,享受着你的……追逐,从来没告诉过你……凝霜,我,我爱……”

    一句话没说完,他终究是无力的垂下手腕。

    “啊——”

    白凝霜仰起头,发出一声绝望的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