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像粑粑和绾绾阿姨那样

    爆料的非常详细。

    有图有真相,潘静云在离开剧组之后就去了公司,两个人在余年的办公室里待了三个多小时才出来。

    有粉丝辩称,余年是潘静云的老板,两个人在办公室聊工作,时间长一点也是正常的。

    然而,紧接着爆料就有了石锤。

    爆料者放出了一则视频。

    视频的像素非常好,能看出来,拍摄地点就是余年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潘静云和余年刚前脚后脚的踏进办公室,办公室的房门就被关上了,紧接着,两人就天雷勾地火的纠缠了亲吻了起来,一边亲吻一边还在脱衣服,那迫不及待的猴急模样让粉丝们简直没眼看。

    视频曝光之后,潘静云瞬间卷入漩涡中央。

    ……

    锦宫别墅。

    心肝的房间里,心肝趴在电脑面前,看着评论下方清一色的全都是骂潘静云的留言,心肝一脸崇拜的看着林睿,“哇!哥哥,你好厉害,现在这个坏女人再也不能害绾绾阿姨了。”

    林睿嘴角轻勾。

    “不过哥哥……地下情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只能私底下偷偷进行,不能被曝光的感情。”

    小丫头眼睛一亮,“就像粑粑和绾绾阿姨那样?”

    林睿,“……”

    这都是什么破比喻!

    “哥哥,这个潘静云的地下情曝光了之后,是不是再也不能害绾绾阿姨了啊?”

    “嗯!”林睿嘴唇轻勾,“不过还不够!”

    “哎?”

    林睿冷哼,“害妈咪被骂的这么惨,这种程度的惩罚还远远不够!我要让她永无翻身之日!”

    ……

    潘静云的公寓!

    自从潘静云和余年的视频被曝光之后,潘静云就再也没有踏出房门一步,现在,随便打开电视,任何一个娱乐频道播出的全都是她和余年的事情。

    潘静云气红了眼!

    和已婚老板玩地下情,做小三……这些新闻爆出来之后,她的前途就全毁了!

    潘静云捏紧了拳头!

    如果让她知道爆料人是谁,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潘静云蓬头垢面的坐在沙发上,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出门,每天的吃喝用度全都是助理去外面买回来,然后再偷偷带给她的。

    “咕噜——”

    肚子好饿!

    潘静云捂着肚子,她看了眼时间,已经中午十二点半了,助理去买个饭怎么还没回来。

    刚这样想,门铃就“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潘静云赶紧跳下沙发去开门。

    “怎么去了这么……”

    “啪——”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潘静云的脸上就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啊——”

    她捂着脸,脸颊火辣辣的疼。

    刚要破口大骂,看到门口站着的女人时,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老,老板娘……”

    公寓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余年的妻子,星光传媒的老板娘钱晓!

    潘静云是很惧怕钱晓的,或者说,公司里的艺人就没有不害怕钱晓的!

    钱晓是余年的原配妻子,她的父亲以前是混黑道的,现在洗白做了商人,但是仍旧有以前的关系,黑白两道通吃!当年,余年跟钱晓在一起的时候一穷二白,是钱晓不嫌弃他家里穷,执意要跟他结婚。

    钱晓作为家里的独生女,父母把她当成眼珠子一样疼,虽然余年并不优秀,可他们到底是拗不过女儿,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年轻时候的余年还是很有想法的,跟钱晓结婚之后,钱晓就给他拿钱让他创业,可以说,余年能有今天的成就,绝对有钱晓一大半的功劳。

    余年创业成功之后,钱晓就做起了全职太太,前些年她生了一场病,用了很多激素药,导致浑身发胖,胖的圆滚滚的,但是毕竟是曾经黑帮老大的女儿,她的气场十分强大。

    “老,老板娘……”

    “你还知道我是你老板娘!”钱晓画着精致的妆容,手腕上挎着一只限量版的大牌铂金包,身后还跟着两个西装革履的保镖,她面无表情的伸出手,狠狠的掐住潘静云的下巴。

    “这张脸的确有勾引男人的资本!”

    她的眼神冰冷刺骨,看的潘静云心里一阵发寒,她拼命摇头,“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勾引余总,真的,是余总来潜规则我的……老板娘,我知道余总是您的男人,就是借我八个胆子,我也不敢啊!真的是余总来找我的……我签了星光,合同在他手里握着,余总跟我说,如果我不从,就雪藏我……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小贱人!”

    门外,余年突然冲了进来,他大怒,扬起手就给了潘静云两个耳光。

    “贱人!明明是你为了上位勾引我的,现在竟然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余年转头,扑通一声就跪在了钱晓面前,“老婆,你相信我,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是这个女人勾引我,我一时没有忍住,所以才犯了错的,你原谅我这一次,就这一次……我保证我以后都不会再犯了!”

    钱晓的父母去世之后把所有的遗产都留给了钱晓一个人,而星光传媒虽然是余年创业的,但是公司的法人却是钱晓,如果离了钱晓,他就一无所有!

    因此,余年拼命的把责任往潘静云身上扯,“老婆,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

    “余年,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余年反手又是一巴掌,他一脸凶神恶煞,从地上爬起来,一脚就对着潘静云踹了过去,“贱人!你给我闭嘴!”

    一脚踹中肩膀,肩膀咯在身后的茶几角上,潘静云疼的浑身冒冷汗。

    “小贱人,再敢多说一句,老子就弄死你!”

    “弄死我?”潘静云干脆破罐子破摔,她冲过去就跟余年厮打起来,“人渣!是谁跟我说钱晓胖的像头猪,碰她一下都恶心,又是谁跟我说,结婚二十年钱晓都没有生一颗蛋,早就厌恶她了!现在东窗事发了,你就把所有的责任全都往我身上推,你还要不要脸了!”

    余年大怒,“小贱人,我打死你!”

    “打!往这儿打!”潘静云指着自己的肚子,有恃无恐,“老娘肚子里怀了你的种,我看你下不下的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