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绝食,中暑

    老爷子苦口婆心的劝着,姜宁却一点都听不进去。

    她一把拍掉老爷子的手,怒声说,“你懂个P,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儿子那是为色所迷!阿衍那个不靠谱的从小就对凌夜的话言听计从,他这个哥哥的话比我们做父母的话还好使呢!凌夜现在好不容易看上个女人,他能说那个女人不好?”

    老爷子无语凝噎。

    哎!

    这女人呐,不讲道理起来,总是能有这么多反驳别人的理由。

    他叹息,“那你说怎么办?”

    “断绝来往!”

    “难!”

    姜宁狠狠瞪他一眼,“让你来是给我出主意的,怎么尽泼我冷水!”

    “你自己想想,别的不说,凌夜是什么性格需要我多说?从小到大,他一向最有主见,只要是他认定的人和事,就算八匹马也拉不回来!更何况,他已经三十岁了,这三十年来他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人,你却让他放弃?万一到时候又变得跟之前一样不跟异性交流接触了,那不是更麻烦?”

    姜宁态度坚决,“既然他能看上林绾绾,肯定就能看上别人!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我可以慢慢等,总能找到让他心动的女人的!”

    “阿宁啊,凌夜今年都三十岁了,按照三十年出现一个喜欢的人的概率,他可能要等到六十岁啊!”

    “不会的!”

    老爷子无奈,“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别操这么多心了。”

    “不可能!反正我绝对不允许一个戏子进我们萧家的门!”

    ……

    “心肝还是不肯吃饭吗?”

    女佣摇摇头,她手里还托着托盘,托盘上的饭菜都不知道热过多少遍了,“夫人,小小姐连门都没开,早上小小姐就只喝了半碗小米粥,这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肯定早就饿了……”

    姜宁心疼的不得了。

    自家心肝平时最爱吃好吃的,平时这孩子再怎么生气,只要把好吃的端上来,立马就会眉开眼笑,顾不上生气了。

    这一次这一招怎么不好用了!

    不吃饭可怎么行!

    姜宁凑到门边,伸手敲响了房门,“心肝!我是奶奶,快开门出来吃饭,奶奶让人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还有红烧排骨!哇!好香哦,你真的不出来吃一点吗?”

    “不吃!你不让我见绾绾阿姨和睿睿哥哥,心肝就不吃东西!”

    这孩子!

    姜宁气的不行,“心肝,你怎么还威胁起奶奶了!”

    “反正我就不吃!”

    姜宁又气又急。

    距离吃早饭都过去七个多小时了,这么长时间不吃不喝,对于一个平时零食不离嘴的孩子,她怎么受得了!

    “心肝……”

    “不吃不吃,说了不吃就不吃,不让心肝去医院找粑粑和绾绾阿姨还有睿睿哥哥,心肝就是饿死都不吃!”

    姜宁气的眼睛都红了!

    那个林绾绾,到底给心肝下了什么迷魂药啊!

    “夫人……”女佣也是看着心肝长大的,也心疼的不得了,“这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小小姐再不吃东西怎么受得了啊。”

    让她出来,岂不是妥协了?

    姜宁咬牙,甩袖而去,“等她饿了自然就吃了,别管她!”

    她宁可让心肝饿一顿,也不许她去接触那么可怕的女人!

    ……

    三个小时之后。

    姜宁来来回回已经上楼二十多次了,她问女佣,“还是不肯出来吃饭?”

    女佣摇头。

    这都到晚饭的点儿了!

    心肝都一整天没有吃饭了!

    姜宁再次敲门,“心肝?”

    房间里没有回应。

    姜宁心里顿时一“咯噔”,她连连叫了几声,“心肝?心肝?”

    依旧没人回应。

    不会是饿晕了吧?

    姜宁顿时急了,“快!快来人!快把房门打开!”

    老爷子听到动静,几个箭步冲上来,他一直把心肝当成心肝宝贝,早就担心的不行了,上楼之后,他二话不说,对着房门一脚就踹了过去。

    别看老爷子年纪大,他身子骨相当的健朗,一脚下去房门应声而倒。

    众人立马冲进了房间。

    粉色的公主房里,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房门刚打开,一股热浪就铺面袭来。

    姜宁大惊!

    这么热的天,空调坏了,这孩子竟然也没吭声,房间里也没有通风,还有这么大的太阳,这孩子……

    她脸色大变,慌忙冲了过去。

    “心肝!”

    心肝半跪着坐在飘窗上,她半闭着眼,脸颊酡红,嘴唇干涩,一副虚弱到极点的样子。

    “心肝!!”

    姜宁大步冲过去,她慌忙把心肝抱进怀里,“心肝!心肝你怎么样了,你别吓奶奶!”

    心肝半闭着眼,呼吸都有气无力。

    “烫!她身上好烫!”姜宁急了,“老公,心肝中暑了,她肯定是中暑了,怎么办!”

    姜宁吓的浑身发抖。

    萧傲把心肝抱进怀里就往楼下冲,他找了个通风阴凉的地方,又吩咐佣人,“快!拿一杯凉开水,里面放些盐搅匀!再拿几个冰袋过来!”

    佣人们很快就把东西送了过来,萧傲让人用毛巾裹着冰袋在心肝的额头和腋下冷敷,托着她的后脑勺,把水杯往她嘴边送。

    “心肝,快!喝点水!”

    心肝虚弱的别过头去,杯子里的水顺着她的脖颈洒了一身。

    姜宁大哭,“心肝,你这是要奶奶的命啊……”

    “绾,绾绾阿姨……”

    小丫头盯着姜宁,眼睛里聚起一点点的亮光,姜宁心痛极了,她的心肝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她潇洒任性,什么时候这么虚弱过。

    这让她想起心肝被刚送来萧家的时候,小小的一团,只有猫儿一样大,肋骨断了好几根,哭都哭不出来。

    姜宁的眼泪登时就掉了下来。

    “好好好!只要你把水喝了,等会儿奶奶就让人送你去康华医院!”

    萧傲赶紧把水再次送到她唇边,小丫头这次没有拒绝,捧着水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咳,咳咳……”

    “慢点,慢点喝!”

    喝了水,又冷敷了半个小时,心肝的体温才慢慢的降成正常温度,她精神才稍微好一些,就拉住姜宁的手臂,生怕她反悔似的,急急的说。

    “奶奶,你答应送心肝去医院的,心肝现在就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