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让粑粑以身相许

    康华医院!

    萧心肝守在病床边,拉着林绾绾的手,看着她头部包扎的纱布,眼泪成串的往下落,她不像之前假哭的时候雷声大雨点小。眼睛通红,抽抽噎噎的样子让人看着十分心疼。

    “心肝,你别哭了!”

    “二叔……”小丫头眼眶通红的看着萧衍,“漂亮阿姨不会有事的,对吗?”

    萧衍心疼坏了,抱着小丫头柔声安慰,“不会有事的,你刚才没听你宋连城叔叔说吗,你漂亮阿姨只是受了皮外伤,然后有些脑震荡,休息几天就好了。”

    小丫头依旧泪流不止,“可是阿姨她流了好多血……”

    “没事的,血不是止住了吗!”

    “呜呜呜……你肯定是骗我的,我养的小白就是撞到墙上流了好多血,然后一直不醒过来,才会死掉的。呜呜……漂亮阿姨都是为了救我……”

    小丫头抱着林绾绾的手哭的更伤心了。

    萧衍无奈的看着萧凌夜。

    “哥,我是没招了,你自己闺女自己哄吧!”

    萧凌夜站在床边,拧眉看着昏迷不醒的林绾绾,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冷凝。

    “阿衍!”

    “哎?”

    “把心肝身边的保镖全换了!”

    萧衍面色一正,“好!”

    今天,林绾绾试镜之后,小丫头就趁他和老哥两个人不注意偷偷跑了出去,因为小丫头身边一直跟着保镖,所以两个人也不是很担心。

    可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会儿的疏忽,竟然导致了这样的后果。

    今天,如果不是林绾绾,也许心肝就要命丧马蹄下了……

    “粑粑……”

    “过来!”

    萧心肝抽泣着,小步挪到萧凌夜旁边,“粑粑,阿姨不会有事的,对吗?”

    “不会!粑粑跟你保证,她很快就会醒过来!”

    得到粑粑的保证,小丫头眼泪都没有刚才流的凶了。

    萧衍,“……”

    擦!

    刚才他好说歹说安慰半天都不管用,他老哥一句话就搞定了!

    萧衍泪流满面!

    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

    ……

    林绾绾是疼醒的。

    脑袋钝疼,像是有人拿锤子有节奏的敲,她睁开眼,下意识的摸脑袋。

    “别动!”

    手被按住,林绾绾歪着头看过去,就看到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正坐在她床边的椅子上。

    只是……这人看上去好眼熟!

    哦!

    她想起来了!

    这男人是那个小丫头的爸爸!

    “那个小丫头呢,她没事吧?”

    “没事!”萧衍指了指病床旁边的沙发,“哭的太久,睡着了!”

    林绾绾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小丫头蜷缩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睡的正熟,她身上披着一件男士的西装外套,小眉头紧紧皱着,眼角的泪痕还没有干。

    林绾绾看她没事,微微松口气。

    她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

    “别动!”萧凌夜按住她的肩膀。

    “呃……”

    萧衍看两人相处的样子急坏了,几个箭步冲过来,“林小姐,医生说你撞了头,有轻微脑震荡,现在要卧床休息,不能乱动!”

    “哦!”

    怪不得脑袋晕晕的。

    “条件!”萧凌夜突然开口。

    林绾绾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实在跟不上他的节奏,愣愣的看着他。

    萧衍立马充当翻译,“我哥的意思是说,林小姐你救了我们家的心肝,有什么条件只管提!”

    林绾绾嘴角狂抽。

    这男人也太言简意赅了吧!

    林绾绾头疼欲裂,扶着脑袋,“请帮我把医药费付了吧。”

    “这是应该的,别的呢?”萧衍问。

    “没了!”

    萧衍愣了一秒钟,“没了?”

    要知道,他哥可不会轻易许别人好处的,这么好的机会,这女人竟然什么都不要!

    这是蠢呢蠢呢,还是蠢呢!

    “林小姐,要不你再想想?”

    林绾绾摸着脑袋上裹着的纱布,苦笑连连,“你们也不用想着报答我,我当时就是脑子一热,如果再重新来一次,说不定我就没那个勇气了。而且我挺喜欢那个小丫头的,跟她也算有缘,救了她也是顺手的事儿。”

    林绾绾叹气。

    脑袋上有伤,她明天怎么进剧组啊!

    进剧组是小,更重要的是,她顶着脑袋上的纱布,怎么跟宝贝儿子交代啊!

    哎!

    心好累。

    对了!

    儿子!

    她也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睿睿和许易还在影视城等她的消息呢!

    林绾绾“刷”的一下坐起来,动作太剧烈,脑袋一黑,立马一阵眩晕,她赶紧扶住床沿,“手机呢,我的手机呢?”

    “这里!”

    萧凌夜把她的手机递给她。

    林绾绾按着屏幕,屏幕却一片漆黑。

    关机了!

    不会吧!

    这是玩她呢!

    林绾绾看向萧凌夜,“那个,现在几点了?”

    “三点二十!”

    她十点去试镜,这都过去五个多小时了!

    这么长时间睿睿联系不到她,该多着急啊!

    看出她的焦急,萧凌夜沉声说,“很快就来!”

    “啊?”

    萧衍摸摸汗,再次充当翻译,“我哥的意思是说,刚才你手机没有关机的时候,他已经通知了你朋友,他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很快就会到了。”

    林绾绾无语的看了一眼萧凌夜。

    这人说话就不能表达的清楚一点吗!

    心里却松了口气。

    她的手机通讯录上只有许易一个人,那他通知的肯定就是许易了。

    林绾绾放下心来,等待着不再说话。

    病房里顿时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说是尴尬。

    其实林绾绾在想怎么跟睿睿解释,而萧凌夜不以为然,尴尬的也只有萧衍一个人而已。

    幸好,就在这个时候,萧心肝醒了过来。

    小丫头揉着眼,突然想到什么,猛然从沙发上跳下来,她抬起头,一眼就看到靠在床头的林绾绾。

    小丫头的眼泪立马又落了下来。

    “呜呜……阿姨,阿姨你终于醒了!”

    小丫头飞奔过来,一下子扑到床边,紧紧的抓住林绾绾的手,哭着说,“呜呜呜,阿姨你吓死心肝了。”

    小丫头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林绾绾一颗心也酸溜溜的,她摸摸小丫头柔软的头发,“你看,阿姨这不是没事儿吗,别哭了。”

    “谁说没事的!”小丫头抽噎着指着林绾绾的脑袋,“阿姨脑袋上缝针了,毁容了!”

    “……”

    林绾绾嘴角狂抽,谁告诉这小丫头“毁容”两个字是这么用的!

    不等她说话,小丫头又哭着说起来。

    “阿姨,都是为了救心肝你才会毁容,你放心,心肝会让粑粑负责的!”

    “啊哈?”

    “你救了心肝,心肝让粑粑以身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