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就你了

    “啊……来了来了!漂亮阿姨终于来了!”

    办公室里,萧衍也在。

    萧衍一身花衬衫,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抖腿。

    衬衫上印着大朵的红牡丹和绿叶子,分外妖娆,搭配一条米色的及膝休闲短裤,脚踩人字拖,像是刚刚从海边度假回来的。

    如果平常人这样穿,会让人觉得非常low,可萧衍却硬生生的把这身衣服穿成了风流不羁的感觉。

    “心肝,你就这么喜欢那个阿姨?”

    “喜欢!”

    听到萧心肝的话,萧衍腿也不抖了,蹬着地把椅子挪到萧心肝面前,看到萧心肝盯着电脑屏幕双眼放光的样子,颇有些吃味,酸溜溜的说,“臭丫头!平时二叔这么疼你,也没见你看到二叔这么高兴过!”

    “不一样!”

    萧衍立马兴冲冲的追问,“哪里不一样?是不是对这个阿姨只是一时兴起,对二叔才是真爱?”

    萧心肝双手捧心的盯着屏幕,连个眼角都没有给萧衍,“唔……二叔,这么说吧,一个人天天吃鸡骨头,突然有一天啃到了鸡腿,你觉得她还会喜欢鸡骨头吗?”

    被称为鸡骨头的萧衍,“……”

    暴击啊!

    萧衍泪流满面!

    他扭头,寻求同样是“鸡骨头”的同盟,“哥……”

    萧凌夜冷冷的扫他一眼。

    萧衍身板一抖,立马蔫儿了。

    谁让他跟老哥说林绾绾试镜的消息,不小心让小心肝听到了呢,结果这小丫头倒好,知道了林绾绾要来,小丫头马上表示要来,老哥不同意,小丫头立马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虽然明知道这一招是小丫头常用的伎俩,可老哥还是心软带她过来了。

    “心肝……”

    “嗷嗷嗷!漂亮阿姨要讲话了,二叔你快别说话了。”

    被嫌弃的萧衍,“……”

    他看看萧心肝,小丫头正捧着肉嘟嘟的小脸,一脸迷妹的表情,再看看抱着小丫头的老哥,赫然发现,自家老哥的目光……竟然也牢牢的锁在屏幕里的林绾绾身上。

    ……

    与此同时。

    林绾绾进了试镜现场。

    现场是一个诺大的房间,此时,房间里围满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架着设备,地上全是交错的电线。

    房间的最中央是试镜的位置,像是舞台剧,有一束明亮的灯光打在那里,只要站在中央,每一个动作表情都能被看的一清二楚。

    林绾绾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前方。

    最前方是一排简单的桌子。

    桌子后方坐着四个人,三个熟面孔。

    坐在最中间的是导演李谋,他端端正正的坐着,面前放着一支笔和一个本子,正低头“刷刷”的记录着什么。

    跟李谋并排坐着的是《婉妃传》的男主角楚谦!

    楚谦是近几年爆红的男星,演的最多的就是古装剧,同时也被观众们称为古装男神,微博粉丝高达四千万。出道十年,一夕爆红,红了之后楚谦并没有飘,低调不炒作,凭借一部又一部优秀的作品,奠定了自己实力派的地位。

    同时,楚谦也是华夏传媒的艺人。

    楚谦旁边坐着的是华夏传媒总裁冷君临。

    她见过冷君临一次。

    四年前,堂姐林双双和冷君临结婚的时候,她是伴娘,她还记得他对冷君临的第一印象——冷!现在,四年过去了,他身上的气息好像更冷了,看人的时候目光里完全没有情绪。

    一共四个人,用排除法,剩下的那个中年男人应该就是星光传媒的总裁了。

    “林小姐,这是试镜内容,一共只有五分钟的准备时间,你快看看剧本吧。”

    “好的,谢谢!”

    要试镜的是宸妃侍寝的戏份。

    宸妃原本的名字叫白凝霜,家里是武将出身,父亲是开国将军,兄长从小在军营里长大,父亲卸甲之后,大将军之位就落到了兄长身上,白家只有她和兄长两个孩子,所以父母兄长对她都格外宠爱。

    本来,白凝霜是要入宫为妃的,但是父兄都担心她的性子在皇宫中会吃亏,就婉拒了皇上的纳妃提议,并且快速的给她订了一门亲事……这也是后来白家被灭门的原因之一。

    后来,手握重权的兄长被皇帝不容,制造了白家谋反的假证据,被灭了全族。万幸,灭族的时候她刚好不在家中,躲过一劫!事后,朝廷为了灭口,派兵追杀她。她掉下悬崖,之后被一家大户人家搭救,当时正值选秀期间,救了她的这家人的女儿也在选秀的名单中。

    这户大户人家只有一个独生女,从小娇惯,又有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自然不愿意入宫。

    因此,就让白凝霜改名换姓代替女儿入了宫。

    白凝霜一直想为家人报仇,换身份入宫正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她当即就答应下来,代替那家的女儿进了宫。

    入宫的时候凭借一支孔雀舞,她当即就被封了宸妃,这在后宫中是前所未有的,多少妃子都是从宫女,答应,常在,贵人,嫔……一步步熬多少年才升为妃子的。

    而宸妃无异于一步登天。

    入宫当天,她就被召侍寝了。

    她要试镜的,就是侍寝这一出戏,这出戏非常考验演员,因为从入宫的这一刻开始,她就不再是白大将军府的嫡女,也不再是那肆意妄为,任性潇洒的女孩,这一刻,她彻底蜕变,成了来来复仇的带毒曼陀罗。

    这场戏最难的地方就是通过演员的眼神和肢体动作,来表达白凝霜性格的转变。

    “五分钟到了!”

    “好的。”

    林绾绾吸口气,缓缓踏上台阶。

    台阶上的最中央,已经被工作人员布置成一个寝宫,寝宫里桌椅大床都摆的整整齐齐。

    林绾绾站在房间最中央,鞠躬跟众人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三十号林绾绾!”

    李谋带着一副古板的黑框眼镜,看到素颜的林绾绾,他微微挑眉。

    因为他要的是祸国妖妃,所以今天来试镜的女孩们大多都画着妖艳的浓妆,这还是头一个素颜来试镜的。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林绾绾,“准备好了吗?”

    “好了!”

    ……

    镜头下。

    林绾绾就是宸妃。

    她半侧着身,斜倚在雕花大床上,手里抚摸着一只大红色绣着鸳鸯的香囊,她轻轻抚摸着香囊上针脚凌乱的鸳鸯,肩膀垂下,大床的阴影下,她浑身都是落寞的气息。

    突然——

    一阵脚步声传来。

    “皇上驾到——”

    随着声音落下,宸妃眸子仿佛被注入了黑暗,瞬间冷的刺骨!她把香囊收进贴身的胸口。刚收好香囊,房门就“吱呀”一声从外面打开,她不急不缓的抬起眸子,抬眼的瞬间,她的气场骤然一变。

    眉梢一扬,嘴角轻勾,眼角眉梢都是风情。

    她半侧着头,靠在床边,露出一截莹白修长的脖颈,在烛光的照射下,蒙上一层雾气般的氤氲光泽,带着难以言喻的诱惑!

    毋庸置疑!

    这一刻,她就是那个祸国妖妃!

    ……

    “咔!”

    试镜完毕!

    全场鸦雀无声!

    明明没有一句台词,可在场的男性们全都脸颊泛红,有些甚至还夸张的流了鼻血!

    李谋激动的老脸通红!

    这就是他要的宸妃!

    他要的就是这种高级的诱惑,不搔首弄姿!明明什么都没有露,单凭眼神和动作就让人热血沸腾,不能自已!

    李谋兴奋的当即拍板!

    “你!就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