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2章 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

    第1822章  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

    “……”

    楚莫寒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女人还是之前看到他就脸颊羞红,心里有再多不满也只敢在背地里搞小动作的苏星儿吗?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

    还是说。

    眼前这个咄咄逼人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你确实是靖王妃。”楚莫寒面罩寒霜,“但你别忘了,这里是靖王府!”

    “你也别忘了,我不但是靖王妃,还是安乐郡主。”

    楚莫寒脸色更冷,“你拿太后压本王?”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是你想欺负就欺负的人。你不行,你的小妾更不行,管好你的小妾,她再敢像今天这样不懂规矩,不知进退,我不介意再教教她怎么做人。”

    “……”

    她什么意思。

    她是说今天是柔儿有错在先?

    楚莫寒惊疑不定,他低头看向怀里的苏以柔,见苏以柔咬着唇,眼底是盈盈的水光,他顿时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可能。

    柔儿心地善良,知书达理,一定是苏星儿嫉妒心发作,故意寻她错处惩罚她。

    他再次冷眼看向苏星儿,小星星抬着下颌,同样回以他冷眼,就在二人僵持不下时,外头有嬷嬷进来,“王爷,宫里来人了。”

    楚莫寒厌恶地移开目光,似乎再也无法容忍自己多看她一眼,他吩咐嬷嬷,“请进来。”

    “是。”

    来王府的是太后身边的贴身女官素心,素心是太后的心腹,同样也是看着苏星儿长大的,进了前厅后,素心目光一扫,看到楚莫寒怀里的苏以柔脸色红肿后,她目光一闪,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见过王爷,王妃。”

    素心是太后身边的红人,楚莫寒也要给她两分面子,“素心姑姑不必多礼。”

    素心仿若没看到前厅的情况,淡笑着传太后的话,“太后娘娘有旨,让王爷和王妃进宫。太后娘娘说了,按理昨日就是王妃三日回门的日子,但昨日王爷纳妾,大喜的日子当家主母也不好离开,所以让王爷王妃今日回门。太后娘娘还说了,王妃自幼在慈宁宫长大,苏家就不用回去了,以后慈宁宫就是王妃的娘家。”

    小星星听了,顿时乐了。

    不愧是宫里出来的人,这话说得相当有水平啊。

    昨天明明该是她三日回门,楚莫寒却纳妾入府,这是在表达太后对他的不满,那句“娘家”就是在明晃晃地给她撑腰了。

    见楚莫寒脸色微变,小星星心里别提多痛快,她立马就喜欢上这个素未蒙面的太后了。

    太后有旨,楚莫寒当然要遵从,他收敛情绪,吩咐府里的嬷嬷备马车。

    备马车的时候,楚莫寒抱着苏以柔,亲自把她送回她的院子。苏以柔窝在楚莫寒怀里,心里恨得要死。

    今天她本来是想在苏星儿面前炫耀她在王爷心里的地位,结果却被苏星儿反过来教训,她受伤了,苏星儿却只伤了两个婆子。

    苏以柔指甲深深嵌入掌心。

    苏星儿!

    就是因为她,她母亲只能做妾,这辈子都没有成苏夫人的可能,而她也只能当庶女,她明明才貌双全,不知道比苏星儿那个草包强多少倍,却被她狠狠压了一头。

    只要提起苏家,所有人都知道苏家出了个安乐郡主,是太后最疼的外孙女,根本就没人会想起苏家其他子女。

    好不容易她凭借容貌和才情,在京城名声大噪,并且成功吸引了楚莫寒的注意,就因为苏星儿,她只却只能入府做妾,连个侧妃都混不上。

    等着吧。

    就算苏星儿有太后撑腰又怎样,当年楚玉凝还是长公主,不一样没斗过她母亲,最后一尸两命。只要她牢牢抓住楚莫寒的心,总有一天,她要把苏星儿踩在脚底下。

    ……

    前厅里。

    楚莫寒一走,素心就上前抓住了小星星的手,“郡主这两天可还好?太后娘娘这两日担心您担心的夜不能寐寝食难安,要不是太妃娘娘拦着,昨日太后就召王爷入宫了。”

    小星星心中一暖。

    这是她穿越后,收到的第一份善意,虽然知道太后真正关心的人是苏星儿,她心里也觉得温暖,她从绿儿口中得知太后年事已高,不想让她担心,“我挺好的。”

    “王妃您哪儿好了。”绿儿委屈地跟素心说,“素心姑姑您不知道王妃这两日受了多少委屈。王爷前脚刚跟王妃成亲,后脚就纳妾,这也就算了,纳妾本来只是小事,可王爷一定要大肆操办。全府邸张灯结彩,处处都是红绸,就差没从正门迎娶苏以柔了。王爷这样分明就是在打王妃的脸,这两日王妃不知道抹了多少眼泪。”

    绿儿心疼得不行,“王妃成亲那日,洞房花烛夜,王爷只掀了盖头就去了书房,根本没在王妃的院子留宿,这事儿阖府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两日,府中的下人不知道在背后说了多少闲话。王妃一直闷闷不乐,就在昨夜……”

    绿儿突然哽咽起来,“昨夜王爷和苏以柔洞房,王妃突然想不开投了湖。”

    素心脸色大变。

    她连忙看向小星星,“郡主……”

    小星星也是此时才知道苏星儿投湖的细节,她正暗暗唏嘘,手上猛然一紧,一抬头就看到素心正一脸心疼地打量她,“郡主您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舒服?这春日的水这样凉,您自幼体弱,身子骨怎么受得了……您怎么能这样想不开,就算您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太后娘娘考虑啊,您要是出事了,太后娘娘她老人家还怎么活。”

    “我没事,真的……”小星星最怕女人掉眼泪了,她手忙脚乱地帮素心擦眼泪,“昨天从鬼门关过了一趟,我已经想开了,真的。我以后再也不会干这种傻事了,以后谁敢欺负我,我一定十倍还回去,反正有外祖母替我撑腰,我才不怕他们。你看,刚才我不就让人把苏以柔给揍了吗。”

    安慰半天,素心才止住眼泪。

    “……”

    跳湖自杀,弄得亲者痛仇者快。

    小星星是真的觉得苏星儿是个笨蛋,明明攥着一手好牌,却被她打得稀巴烂。

    现在她来了。

    她要把局面扳回来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