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0章 掌嘴

    第1820章  掌嘴

    次日。

    主院前厅。

    小星星盛装打扮,她一身大红色宫装长裙,端正地坐在前厅的太师椅上饮茶,远远看去,她举止优雅,姿态从容,身上有种浑然天成的尊贵气息。

    一旁的绿儿看得有些走神。

    她和王妃从小一起长大,王妃是太后亲自教养的,太后这辈子就生了长公主一个女儿,长公主也就生了王妃一个孩子,所以太后对这个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外孙女心疼到了极点。怜惜她自幼丧母,太后对王妃溺爱到了极点。

    所以……

    这些年下来,王妃女工学得不好,规矩也学得不好,不但如此,王妃也有些娇纵任性,但此刻,绿儿觉得王妃气场好强大,就算坐在那里不动,一举一动之间也带着矜贵的气场。

    这种变化,好像是昨天晚上王妃从湖底被救出来之后……

    “王妃。”

    “人还没到吗?”

    “……刚才奴婢已经吩咐人去叫了,但是……还没来。”

    今天是苏以柔入府第二天,按照规矩,她这个小妾要到这里给她敬茶,但小星星在这儿等了这么久了,苏以柔却还没来。

    按照绿儿所说,苏以柔是苏星儿庶出的妹妹,明知道自己的姐姐嫁进了王府,还屁颠屁颠地跑来做楚莫寒的小妾,这行为在小星星看来不但是犯贱,还是种挑衅。

    别拿什么爱情说事儿。

    在她看来,爱上自己的姐夫,跑过来跟自己的姐姐抢男人,这女的就不是什么好鸟。所以她今天特意起了个大早,决定给那女人一个下马威,可没想到,那个苏以柔不知道是仗着楚莫寒的疼爱,还是想反过来给她一个下马威,她都两杯茶进肚子了,她还没来。

    “王妃。”

    绿儿气得直跺脚,“这个苏以柔太不把您放在眼里了,她一个妾室说白了就是个奴婢,不早早地来给您敬茶,竟然还让您这个主子在这里等她,简直太不像话了。奴婢这就吩咐丫鬟婆子把她带过来,王妃,这次您不能再对她心软了……”

    “好。”

    “啊?”

    听到这回答,绿儿呆住了。

    因为对王爷情根深种,所以王妃从来都是顺着王爷的心思,哪怕明知道王爷喜欢的人是苏以柔,她每次看到苏以柔,也都是隐忍的,有时候不经意碰面,王妃都是能躲则躲,就怕王爷会更讨厌她。

    这次苏以柔太过分了。

    绿儿已经做好劝说王妃的准备了,没想到王妃竟然直接就同意了?

    “王妃,您您同意奴婢把她带来?”

    “有问题?”

    “没……”绿儿大喜,“奴婢这就吩咐婆子们把她押过来。”

    绿儿还没出门,门外的小丫鬟就过来禀报,“王妃,柔夫人来了。”

    “……”

    来得倒是及时。

    “让她进来。”

    “是。”

    片刻后,小星星就听到前厅门口有脚步声传来,她缓缓抬眼,就看到苏以柔带着贴身丫鬟走了进来,看到她的瞬间,小星星眉头一挑。

    冰肌玉骨,身段窈窕。

    一身粉白色的交领襦裙,裙身简约,裙摆处却绣着大朵大朵的莲花,步履之间,仿若步步生莲,看着极美。

    倒是个美人。

    难怪楚莫寒那种冰山男都被她迷得团团转。

    苏以柔扶着丫鬟的手臂缓缓走来,她眉宇间带着淡淡的愁容,看上去弱柳扶风楚楚可怜。萧星星眉头一挑,这装扮这气质,跟电视剧中那些白莲花简直一毛一样。

    四目相对。

    小星星清晰地从对方眼底看到了嫉妒,仇恨,得意等等情绪,不过那情绪很快被她压下去,不等人仔细探究,已经转瞬即逝。

    小星星轻笑一声。

    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在见惯大风大浪的她面前,还是嫩了点。

    “见过姐姐。”苏以柔盈盈施了一礼,她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昨夜没歇好,今日起得晚了,身边的小丫头也是,王爷说不让她吵醒妹妹,丫鬟竟然就真没喊妹妹起身。姐姐久等了吧,妹妹给您敬茶赔不是。”

    “……”

    嚯!

    这一开口,小星星就直接确定了,眼前的女人不但是朵白莲花,还是一朵千年难得一见的白莲花。

    红着脸说昨夜没歇好,是在暗示她昨夜和王爷春宵一度。说王爷不让丫鬟吵她,就是在挑衅她了,就差没直白地告诉她,她有王爷撑腰,别没事儿找她麻烦了。

    这要换了以前的苏星儿,听到自己爱的男人这么体贴别的女人,非气疯了不可。瞥见她眼底闪过的挑衅,小星星怀疑这女的就是故意气她的。

    既然她现在成了苏星儿,就绝不容许别人再欺负到她头上。

    小星星重重放下茶盏。

    “砰!”

    沉闷的声音在安静的花厅中响起,像一块巨石一样重重压在心脏上,众人呼吸一窒,整个花厅的气氛都凝滞起来。

    苏以柔面色有些挂不住,“姐姐……”

    小星星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本宫让你起身了吗。”

    “我……”

    小星星决定替苏星儿教训教训她,她面色冷沉,厉喝一声,“绿儿!”

    “奴婢在。”

    “掌嘴!”

    短暂的错愕后,绿儿眼睛倏然亮了,她摩拳擦掌,“是!”

    绿儿早就看不惯苏以柔了,这个苏以柔明明是个庶出,换了平常,她这种身份跟王妃说句话都是高攀,可她却仗着靖王喜欢她,时常挑衅王妃。

    简直可恶至极。

    绿儿是宫里出来的人,最知道教训人的手段,她一把揪住苏以柔的胳膊,扬起手掌就要扇她的脸。苏以柔的丫鬟见状,慌忙挡在苏以柔面前,“住手,你们住手!你们凭什么无缘无故的打人!”

    “就凭我是靖王府的王妃!”小星星冷笑,“一个妾室,本宫想打便打了,还需要给你个理由?打!谁敢拦一起掌嘴。”

    “是!”

    绿儿要打,丫鬟去拦,绿儿打不到苏以柔,怒了,她扬声对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外面的丫鬟婆子顿时冲了进来。

    “按住她们,掌嘴!”

    这里的丫鬟婆子全都是苏星儿的陪嫁,是太后亲自挑选的人,只听苏星儿的命令,闻言,丫鬟婆子没有犹豫,在苏以柔的惊叫下,按着她的胳膊,迫使她跪在花厅里。

    “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