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9章 明天等着瞧吧

    第1819章  明天等着瞧吧

    当晚。

    小星星让绿儿给她准备了热水,她泡在浴桶里,突然发现手腕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阳绿色的翡翠手镯。

    这条手镯……不是她在古镇考古时,在墓地里发现的那只陪葬的翡翠手镯吗?她记得那条手镯被博物馆的人拿走了,怎么会出现在她手腕上?

    “王妃,您在看什么呢?”

    “手镯。”

    “手镯?”绿儿给她清洗着头发,见她抬着手腕,她愣了一下,“王妃您是想戴手镯吗?您平时不是不爱佩戴手镯吗,说戴着麻烦。您若是喜欢,奴婢改日让人去巨丰银楼给您打几套赤金的首饰……”说着,绿儿又伤感起来,“您嫁进王府之前,都是住在太后娘娘的慈宁宫,四季的衣裳和日常的首饰也都是内务府特供的,现在嫁到王府成了靖王妃,缺个首饰竟然还要去外面的银楼打造……太后娘娘若是知晓了,该多心疼啊。”

    “……”

    萧星星看着手腕愣住。

    绿儿……她看不到她手腕上的手镯?小星星屏住呼吸,她晃动手腕,问身后哭唧唧的小丫头,“我手腕上有什么?”

    小丫头奇怪地看着她,“什么都没有啊。”

    “……”

    她竟然真的看不到。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全都超出了她对世界的认知,小星星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把手放在浴桶里,试着把手镯摘下来。

    可……

    那手镯像是长在她手上一样,根本就摘不掉。

    与此同时。

    在她的手触碰到手镯的一瞬间,她眼前突然冒出一个空荡荡的房间,房间大概只有十几个平方,房间没有门,四面都是白墙,看上去十分空旷。

    小星星呆住。

    这是什么房间,怎么连张床都没有?

    念头刚落。

    小星星赫然发现,原本空荡荡的房间里竟然真的凭空多了一张床,而且……那床看上去十分眼熟,分明就是她从小在舅舅家生活的时候一直睡的床。

    小星星手有些抖。

    她闭上眼,又在脑袋里幻想了她平时用的针灸,然后她就发现,她的针灸也出现在了房间里,看到熟悉的东西,小星星下意识地伸手去拿。

    然后……

    她惊悚地发现,浴桶里的她,手里多了一套针灸!

    小星星豁然瞪大眼睛。

    “王妃,王妃您怎么了?”

    “没……没事。”饶是小星星见识过大风大浪,面对这个情况声音也有些颤抖,她捏着手里的针灸,努力让声线平稳,“绿儿,水有些凉了,你去给我添些热的。”

    凉了?

    没有啊。

    绿儿挠挠头,“奴婢这就去。”

    “嗯。”

    等小丫头离开耳房,小星星才把那套针灸拿出来,针灸用五指宽的布包裹着,她颤抖着手打开布包,里面正是小时候舅舅让人给她特制的针灸。

    看到熟悉的东西,小星星眼眶发红。

    她来到这里,那之前的世界肯定没有她了,她突然无缘无故的失踪,舅舅和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他们该有多着急!

    他们那么疼她,如果知道她一个人来到这陌生的世界,刚有意识就差点被人溺死,还被人欺负得这么惨……该多心痛。

    小星星抹了把眼泪。

    她不能哭。

    她是萧家的小公主,她不能被人欺负,就算这里只有她自己,她也不能丢萧家的脸,就算对方是什么该死的王爷,她也要把场子找回来。

    有这个手镯就好办多了。

    小星星闭上眼,迅速在脑袋里又想了两个东西,两个东西很快出现在房间里,她伸手把东西从房间里拿出来,藏到旁边的衣服里。

    绿儿很快提着热水进了耳房。

    她用葫芦瓢一瓢一瓢地把热水舀到浴桶里,“王妃,这温度可以吗?”

    “嗯。”想到今天在湖里试图把她溺死的人,小星星眸子深处寒光四射,“绿儿,你帮我一个忙。”

    “王妃,您折煞奴婢了,有什么事您只管吩咐奴婢就行了。”

    “打听一下今天下水救我的丫鬟和婆子里有没有一个身材微胖,差点溺水,或者是胸口受伤的人。”

    在湖底的时候,有人想溺死她。她虽然没看清人,但屈肘撞那人胸口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那是个女人,而且应该是个身材丰满的女人。

    照绿儿所说,她嫁进王府刚刚三天,那……是谁想要她的命?

    楚莫寒?

    又或者是苏星儿那个庶出的妹妹苏以柔?

    不应该。

    古代的男女成亲,婚前基本见不了几面,苏以柔今天才嫁到王府,总不可能已经在王府安插了心腹。

    目前楚莫寒的嫌疑最大。

    可如果楚莫寒想要她的命,又怎么会把她从湖里捞上来?

    又或者,楚莫寒本来想弄死她给那个小妾让位,但又担心她死了太后震怒找麻烦,所以借此给她一个教训?

    小星星更倾向于最后一种猜测。

    不管是谁。

    只要她把那个人救出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小星星叮嘱绿儿,“找心腹悄悄打听,别打草惊蛇。”

    “奴婢省得了。”

    “还有,刚才我落水的时候外祖母给我的手镯不小心弄丢了一只,你吩咐下去,让人去湖底打捞,不管用什么办法,就算把那片湖抽干了,也要把手镯找出来。”

    绿儿又开始挠头,“可奴婢记得,您今天没有戴手镯啊……”

    “你只管照我吩咐的做就行。”小星星吸口气,“找手镯的时候,如果发现有人溺水,一定要及时救上来,然后立马通知我。”

    绿儿一头雾水,不过她是做奴婢的,做奴婢的只管听主子的吩咐做事就行了。

    “奴婢这就让人去办。”

    “嗯。”

    小星星这样大张旗鼓当然不是找镯子,她是找墨羽。

    墨羽是弘裕叔叔和红羽阿姨的儿子,比她小一岁,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学习一起练功,对她来说,墨羽是她的亲人,也是她的朋友。

    她跳入枯井的时候,墨羽也跟着跳下来了,那是不是说明……墨羽很有可能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如果他来了。

    她一定要找到他才行。

    寒气驱散,小星星借着昏黄的烛光从浴桶里起身,穿上繁琐的衣裳后,她把刚才从房间拿出来的两个药瓶揣进怀中。

    楚莫寒。

    明天等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