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7章 成全你

    第1817章  成全你

    “不好了,王妃投湖了!快来救人啊!”

    夜凉如水。

    寂静的夜色因为小丫鬟嘶声力竭地尖叫,像一滴冷水进了油锅,瞬间炸开了,熟水性的丫鬟婆子们纷纷跳水救人。

    管家接到消息,急得在岸边团团转,“快去通知王爷。”

    “可……可今天是王爷纳妾的日子,这会儿王爷和夫人都入洞房了,万一……”

    “闭嘴,赶紧去,出了问题我担着。”

    小厮这才匆匆离去。

    ……

    冷。

    肺里的空气被一丝丝挤压出去,萧星星觉得呼吸困难,一张嘴就有大股大股的水涌进口腔和鼻腔,她连忙屏住呼吸。

    她怎么会在水里?

    她不是在Z省的古镇考古吗,脑袋里最后一个画面……好像是她被什么东西蛊惑,跳进了一口古井里,可她记得那古井是干的啊,那这些水是哪来的?

    但现在顾不上想这么多了,萧星星是学过游泳的。最初的慌乱过去之后,她立马扑棱着四肢,费劲地往河面上游去,就在此时,脚踝猛然一紧,一双手用力的把她往水里拉,并试图按住她的脑袋溺死她。

    谁?!

    她睁开眼睛,漆黑的湖底却根本看不清来人。

    萧星星屏住呼吸,在来人再一次扯着她的头发把她往水里按的时候,她反手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臂,曲肘狠狠一撞。

    “唔……”

    来人吃痛,闷哼一声,大片大片的气泡往上冒。

    没有氧气,萧星星憋得肺疼,她一脚踹开来人,费劲地游上水面,她猛地破水而出,还来不及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后领却猛然一紧,有人抓住她的后领猛然往上一提,随后她整个人腾空而起,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领子又猛然一松,她一个屁股墩被重重摔在岸边,差点没把她的屁股摔成八瓣。

    “咳,咳咳……”

    极度缺氧的她被空气呛到,她倒在地上,拼命咳嗽起来。

    突然。

    一道压抑着怒火,冰冷彻骨的声音响起,“苏星儿,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苏星儿?

    谁?

    萧星星茫然,她好不容易止住咳嗽,一抬头,整个人却是一愣。在她面前,一个身着绯红色长袍的男人,正用一种冰寒的能冻死人的眼睛盯着她。男人看上去二十多岁,剑眉鹰目,五官冷硬,容貌俊美,比他样貌更惹人注意的是他的气质,他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凌厉和威严,只是此时看着她的眼神像是能喷出火来。

    萧星星愣住。

    让她愣住的不是男人的外表,而是他的穿着。

    男人一身绯红色的古装长袍,长袍上用暗色的丝线在胸前绣着长牙五爪的蟒纹,又在襟口领口袖口和下摆用金丝银线绣着富丽堂皇的云纹。

    萧星星是考古的,她一眼就看出这衣服的面料价值不菲,比面料更昂贵的是那精湛的绣工。

    所以……

    这绝不可能是在拍戏。

    哪个剧组也不可能给演员配置这么高价位的行头,她颤抖地扭头,借着如水的月光和火把,她果然没看到周围有摄像机。

    湖边亭台楼阁,假山长廊。

    丫鬟婆子和小厮们全都背对着她,她目光从所有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又呆滞地落在面前的男人身上。

    最后。

    她惊恐地得出一个结论……她穿越了。

    “你……”

    “不知廉耻!”

    神经病!

    萧星星被他死死地掐着脖子,根本说不出话来,她用力挣扎,男人的手却越收越紧,小星星闷哼一声,她刚才落水重度缺氧,力气还没有恢复,此时风一吹更是浑身发冷,现在的她,连近身搏斗的那些招式都使不出来。

    她脸憋得通红,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掏她随身带的药粉,可药粉入水,早就融化得一点影儿都没有了。

    眼前逐渐发黑,小星星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死过去。

    “畜生!”

    小星星屈膝,一脚踹开身上的男人,她忍着疼痛,扯过被子把浑身光裸的自己包起来,她用这辈子最恶毒的话骂他,“禽兽,王八蛋!老娘根本不认识你是谁,你他娘的凭什么这么对我,欺负女人,你他娘的算什么男人。你给老娘等着,等老娘身体好转,一定扒你的皮抽你的筋,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楚莫寒眉心打结,冷冷道,“你闹今天这一出,不就是为了勾引本王吗,现在本王成全你,你又搞什么鬼!”

    勾引他?

    小星星气得浑身发抖,胸口一阵钝疼,眼前也一阵发黑,她指着房间的大门,“滚出去!再不滚老娘杀了你。”

    “苏星儿!”

    小星星一个玉枕砸过去,“滚啊!”

    “……”

    楚莫寒看着碎在脚边的玉枕,彻底冷了脸。若不是她从中作梗,他早就娶柔儿入府,让柔儿做了靖王妃。因为她,柔儿只能做妾,而她成了靖王妃之后竟然还不满足,在他纳柔儿入府的时候又搞这些小动作。

    这个恶毒的女人,他看一眼都嫌脏了眼睛。

    现在她让他滚?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虽然不知道她又想搞什么把戏,但楚莫寒巴不得赶紧离开,他甚至都没再看她一眼,穿上衣服,拂袖离去。

    楚莫寒离开不久,房门“吱呀”一声,再次被人打开。

    小星星猛地抬起头,目光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