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5章 做得永远比说得多

    第1815章  做得永远比说得多

    香溢紫郡。

    心肝在房间里收拾着老太太的遗物,收拾的过程中,她才发现老太太的东西少得可怜,除了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就只有几套常穿的衣物。

    所有的东西收拾完,竟然连一个箱子都没有装满。

    心肝又有些想哭,谢言默默把手放在她肩头,无声地给她力量,心肝忍住鼻酸,轻声说,“我不是个孝顺的晚辈。”

    “……”

    她吸吸鼻子,“奶奶还在的时候,我还曾经在心里偷偷嫌她烦过。咱们和好之后,我本来打算搬到时代城跟你一起住的,奶奶出狱打乱了我的计划。我把她接到家里本来是想找人照顾她的,但她那段时间很依赖我,我只好陪着她。”

    “她是个不听话的老太太,我在家的时候,她就正常吃饭正常下楼遛弯锻炼身体,我不在家的时候,她要么不吃东西,要么就随便对付两口。我那时候还觉得她很麻烦,耽误我跟你谈恋爱……”

    谢言默默握住她的手。

    心肝又从抽屉里翻出一本相册,她眼眶更红了,“其实我知道的,我不在家的时候,很多时候她都在看这本相册。这段时间,这本老相册都被她的手指磨得褪色了。从小到大,她一直都很疼爱我,她对不起很多人,但唯独对我是没有话说的。她那么疼我,在危险来的时候能毫不犹豫地扑到我身上替我挡住致命一击,我却还嫌弃过她……”

    “奶奶不会怪你的。”

    “我知道。”心肝苦涩地笑起来,“就是知道她不会怪我,所以我才更难受。”

    谢言伸手,把她拥入怀中。

    心肝也回抱住他,她的脸埋在谢言的脖颈处,谢言很快感觉到脖颈一片濡湿,老太太的死给心肝很大的打击,这段时间她几乎没有真心笑过,谢言觉得心疼,他轻轻拍着她的背脊,柔声安慰,“奶奶很爱你,所以她一定不愿意看到你天天这样闷闷不乐。”

    “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但我真的开心不起来。”

    “我懂。”

    他也曾经失去过亲人,而且是一夜之间所有的亲人都离开了他,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那种伤痛,用言语根本没办法安慰。

    更何况。

    老太太是为她而死,她一时间心里有障碍也很正常。他抱着心肝,没有再继续安慰她。他会陪着她,度过这段艰难的日子。

    ……

    心肝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一段时间。

    直到宋连城给她打来电话。

    “宋叔叔?”

    “是不是意外我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宋连城也不卖关子,“宋叔叔确实有事找你。”

    “您说。”

    “前段时间你奶奶的事情我听说了,因为你奶奶的事情,谢言请假,错过了我们之前的那个会议,我跟D国那边的教授是熟人,强烈推荐他,他这些天带着团队来了医院,观察了谢言一段时间后,对谢言很满意,所以他们依旧愿意把这个珍贵的名额交给谢言,这个出国进修的机会你也知道有多难得,我昨天把申请表交给谢言,让他填资料,但他说要考虑考虑,今天来上班的时候,他把申请表退给我,拒绝了这次机会。”

    “……”

    心肝瞬间从沙发上跳了下来。

    她怎么忘了。

    之前她还跟谢言确认过他出差开会的时间,但这段时间因为奶奶的事情,她一直过得稀里糊涂,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前些天奶奶下葬之后,谢言才销假回医院上班,但为了照顾她,他选择住在香溢紫郡,香溢紫郡距离康华医院太远了,也就意味着,他每天上下班通勤要两个小时,她知道谢言辛苦,但谢言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

    他就是这样,做得永远比说得多。

    不用说。

    谢言拒绝这么好的机会,一定是她的状态让他不放心离开。心肝愧疚极了,她觉得谢言是她男朋友,现在是她需要陪伴的时候,所以她理所当然地享受着谢言的照顾,却根本没有替他考虑过。更差点耽误了他的前程。

    她不是个好的女朋友。

    心肝抓紧手机,连忙问宋连城,“宋叔叔,那个申请表这两天填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

    “那好,我现在就去医院。”

    “好。”宋连城松口气,“你好好劝劝他。”

    “嗯。”

    心肝去卫生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照镜子的时候,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奶奶去世之后,除了葬礼那天,其余的时间她都窝在房子里没有出过门。这段时间她很颓废,没有按时间护肤,也没有花时间打理过自己。

    所以。

    此刻镜子里的她穿着一身宽松的家居服,头发凌乱脸色苍白,眼睑下方还有青黑的黑眼圈,怪不得谢言拒绝出国的机会,她这个样子,确实很难让人放心。

    她不能再沉浸在悲伤里让人为她担心了。

    心肝吸口气,她去泡了个澡,洗了个头发,护了肤化了妆,又翻出一条黑色的连衣裙换上,她用卷发棒简单的做了个发型,涂上的番茄色的口红。

    再照镜子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变得青春亮丽,光彩照人。

    心肝这才驾车去了医院。

    她到医院的时候才四点多,距离谢言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心肝先去找宋连城把申请表要了过来,得知谢言今天在门诊部上班,她又去了门诊部。

    距离谢言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下午来做产检的孕妇不算多,心肝没有打扰他,找了个位置安安静静地坐下来。

    她捏着那张申请表,有些出神,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厅里的人流越来越少,最后变得空旷无一人。

    “谢医生,下班了。”

    “嗯。”

    听到动静,心肝扭头,一眼看到穿着白大褂从诊室里走出来的谢言,与此同时,谢言也看到了她,看到盛装打扮的心肝,他有些呆愣。

    心肝背着手,笑着走过来,“怎么,不认识了?”

    “你……”

    “有事来找你,顺便接你下班。”

    “什么事?”

    心肝把申请表塞进他手里,努努下巴催促他,“赶紧填上,我还等着交给宋叔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