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4章 你说多久就多久

    第1814章  你说多久就多久

    看到萧睿,方伟快步迎上来。

    “总裁!”

    “嘘!”萧睿让张嫂在门口守着安暖暖,他对方伟招招手,“去别的地方说。”

    方伟连忙跟上萧睿,两人走出大厅,大厅外的喜宴已经结束,宾客已经走了个七七八八,工作人员正在收拾桌椅。

    等萧睿脚步停下后,方伟才急声开口,“张为民死了。”

    “……”

    萧睿眉头一跳,“死了?”

    “对!”方伟脸色凝重,“二十分钟前收到的消息。半个多小时之前喜宴结束,张为民驾车离开,回去的路上发生车祸,一辆大货车失控跟他的车迎头撞上,他驾驶的轿车直接被撞得变了形,等警察和120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

    方伟舔舔嘴唇,“警方带走了肇事司机。张显刚才打来电话,说张为民的死法跟张霞一模一样。”

    那就不是意外了。

    是张扬。

    萧睿稍稍想想就想明白了。

    张扬今天来婚礼现场闹事,本来就没打算全身而退,他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情来的,既然没打算善终,那多杀个人少杀个人,对他来说也没有区别了。

    “我知道了。”车祸是意外还是人为,警方自然会调查清楚,萧睿眸光中冷光乍现,“等警方调查结果出来之后,找公司的律师团出面。故意杀人罪,并且是两条命……务必让他付出代价。”

    听出他语气中的狠厉,方伟心中一突,“我明白。”

    “去办吧。”

    “好。”

    ……

    张氏集团的董事长张为民车祸去世的消息很快就登上了各大新闻头条。

    本来大家都没放在心上,毕竟每天出车祸的人这么多,张为民只是其中一个,之所以他能上新闻,是因为他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

    但很快就来了反转。

    很快警方就公布了调查结果。

    张为民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他的儿子张扬买凶杀人。

    儿子买凶杀父。

    这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网友们纷纷哗然,有神通广大的网友开始挖掘这件事背后的真相,结果还不等网友挖出来,就有网友冒出来,说他是张为民的儿子,还晒出了跟张为民做的亲子鉴定,并且要求继承张为民名下的资产。

    一个私生子冒出来之后,其他的私生子们也坐不住了,纷纷跳出来要求继承家产,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光是跟张为民做过亲子鉴定的私生子就高达八个之多,而且这个人数还在持续增长中。

    与此同时。

    张为民糜烂的私生活也被人扒了出来,一时间,张为民和张氏集团频频登上热搜,张为民不在了,但张氏集团还在。

    众人纷纷谴责张氏集团,张氏集团的股票每天都跌到惨绝人寰,短短半个月,集团的市值就蒸发了几十亿。

    董事们急得头发都白了,更雪上加霜的是,在张为民的事情爆出来之后,张显就辞职,潇洒地把这堆烂摊子扔给那群私生子和私生女了。

    后来。

    经过长达一年的争财产大战中,每个私生子私生女都分到了一杯羹,再后来,十来个“张总”进了公司,开启了争权夺势,最后,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中,以张氏集团破产做了收尾。

    当然,这都是后话。

    此时此刻。

    一处墓地旁,萧凌夜林绾绾等人全都是一身黑衣,并肩站在那块崭新的墓碑旁,墓碑上是姜宁和萧家老爷子当年结婚的合照。

    这张合照,正是姜宁每天都随身携带的那张,那天她过世之后,林绾绾和简宁给她换寿衣的时候,在她怀里发现了那张照片。当年老爷子去世的时候交代过,等姜宁出狱老去后,跟他合葬在一起,几个人思索再三,决定把这张照片放在墓碑上。

    萧凌夜把一捧百合花放在墓碑前,他蹲下,跟照片平视,“妈……抱歉了,睿睿刚结婚,所以不能把您的葬礼风光大办。不过我想,您应该也不会怪我们。您这一生最在乎的人就是爸了,爸临终前最放心不下的人也是你,现在你们应该团聚了吧。”

    照片上的血迹星星点点,萧凌夜伸手去擦,但那血迹已经融入照片,根本就擦拭不掉,他叹口气放下手,“张扬被判了死刑,而且是立即执行,他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您放心,以后我会保护好家里的人,再也不会让类似的情况发生。”

    “以后我和阿衍会定期来看您,您和爸都安息吧。”

    众人都不说话,气氛有些悲伤。

    萧凌夜率众人祭拜了两人之后,带众人一起离开,心肝跪在墓碑旁边不愿意离开,林绾绾看着短短半个月就瘦了一大圈的心肝,心里一阵揪痛。

    “心肝……”

    “妈,你跟爸还有二叔二婶先走吧,我在这儿多待一会儿。”

    林绾绾不放心,萧凌夜握住她的手,“随她吧。”

    “可是……”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我留在这里陪着心肝。”

    这些天,谢言请了假一直陪在心肝身边,他对心肝的所作所为,林绾绾都看在眼里,闻言,她没有再说什么,“那辛苦你了。”

    谢言摇摇头。

    众人离开。

    跟此时此刻的心情一样,天气也阴沉沉的,墓地在半山腰,山风很大,吹的衣服猎猎作响,心肝就穿了一条单薄的黑色长裙,风吹得她发丝凌乱,她跪坐的地上,安安静静的,浑身却散发着悲凉的气息。

    谢言一言不发地脱掉外套披在她肩膀。

    他认识的心肝一直都是热情充满活力的,也许是反差太大,看到这样的她,他更加心疼,他嘴笨,不擅长安慰人,只能陪她一起跪坐在地上,握住她的手,静静地陪伴她。

    她的手一如往常的软,但却透着凉。

    谢言包裹住她的手,默默地给她取暖。

    “谢言。”

    “嗯,我在。”

    “我没有奶奶了。”

    她语气很平静,谢言心里却是一痛,他轻轻“嗯”了一声,“你还有爸爸妈妈,叔叔婶婶,还有很多血脉相连的亲人……还有我。”

    心肝终于有了反应,她转过头,眼圈通红地看着他。

    谢言说,“我会一直陪着你。”

    “一直是多久?”

    “你说的算。只要你不嫌烦,你说多久就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