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3章 暖暖还在等你

    第1813章  暖暖还在等你

    张扬被保安按在草地上跪着。

    见萧睿看过来,他咧着嘴呵呵笑起来,“没想到吧,你以为你找人盯着我,就能万无一失了?呵呵,我早就发现身边有人跟踪了。你以为我还在我妈的葬礼上,实际上呢,我早就安排了人跟我打扮得一模一样,然后乔装打扮偷偷溜出来了。”

    萧睿眯着眼,眸光锐利如刀。

    张扬还不知死活的笑,“萧总算无遗漏,竟然也有失算的时候啊,哈哈,你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会出现在这里,更想不到我会直接动手吧。我的家已经被你们彻底毁了,那你们也别想好过。我今天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弄死一个萧家的人算够本,弄死俩我还能赚一个。可没想到……本来可以偷袭萧心肝的,竟然被那个老太婆给挡住了。不过也不算亏,哈哈,你的婚礼见了血,还要了命……你奶奶死了,你的婚礼也被我毁了,值了!”

    “保安。”萧睿冷着脸,大手一挥,保安得到指令,立马把张扬拖到无人的角落里,萧睿一声令下,“捂住他的嘴,打!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

    立马有保安捂住他的嘴,有人按住他的四肢,更有人拿着警棍对着张扬就是一阵痛殴,张扬被捂着嘴,惨叫都发不出来,他只能本能的蜷缩着身体,疼到额头青筋暴起。

    十分钟后,张扬口腔和鼻腔都见了血,他躺在地上,连呼吸都变得微弱起来,见状,许谦担心闹出人命,赶紧上前制止。

    “让开。”

    “别为这种人渣让手上沾上人命,他不值得。”许谦拽住他的胳膊,“让人停下,暖暖还在等你。”

    “……”

    萧睿死死攥着拳头,他做了几个深呼吸,才遏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手机不在身上,转头让许谦打电话,“打电话报警。”

    不用他叮嘱,许谦已经拨通电话报了警。

    地上。

    保安已经放开张扬,张扬躺在那里,满脸都是鲜血,他躺在阴影里,进气多出气少。他知道这次他完了,他本来就是抱着孤注一掷的想法来的,他不后悔。

    他只恨没能弄死萧心肝,或者他们萧家任何一个重点人物。

    张扬被送警察带走。

    故意杀人罪,等待他的是法律的严惩。

    ……

    婚宴还在继续。

    除了萧家的核心人物,没人知道婚礼上发生了这样的巨变,萧睿下了死命令封锁消息,不让任何消息流传出去。

    婚宴的时候本来还有个敬酒的环节,但出了这种事情,谁还有这个心情,萧睿直接取消了这一项,好在他是萧氏集团的总裁,本来也没几个人敢喝他敬的酒,众人倒也没有怀疑。

    他恨不得把张扬大卸八块。

    他说得没错,他的婚礼算彻底被他毁了,以后回想起这一天,所有人都不会有什么好印象。

    随后。

    父母和二叔二婶去忙活老太太的身后事,哭到呆滞的心肝和谢言也跟着过去了,萧睿担心安暖暖那边的情况,匆匆在宴会上致辞,之后就把现场交给了舅舅龙御天和许谦。

    他回了婚房。

    安暖暖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刚才事发突然,萧睿担心她一个人不安全,就让三个伴娘过来陪她,同时还在房间外安排了保安。

    他进来的时候安暖暖还有些意外,“怎么这么快?要换衣服去敬酒了吗。”

    “敬酒取消了。”

    “嗯?”

    “客人太多了,一圈下来也要一个多小时。我问了医生,医生说你现在孕期不满三个月,不能太辛苦,所以就取消了。”

    安暖暖有点懵,“那我们接下来要干嘛?”

    “吃饭,睡觉。”

    “啊……”

    萧睿挑眉,若无其事的笑起来,“看你反应好像很遗憾的样子?”

    “不是……就是太意外了,我看别人结婚新郎新娘都很忙,咱们也不用去招呼一下宾客什么的吗?”

    “不用。”萧睿坐到她身边的雕花大床上,她头上的盖头刚才闹洞房的时候已经取下,但这会儿凤冠还在头上,凤冠是纯金打造,上面缀满了各种珍珠和宝石,分量还是很重的,萧睿替她取下凤冠,“你也说了,那是别人的婚礼。咱们俩结婚不用这么费劲,而且……现场的宾客除了家里的长辈,也没几个人敢喝我敬的酒。”

    “……”

    行!

    他牛掰。

    安暖暖怀孕后嗅觉变得十分灵敏,刚才萧睿离得远她没闻到,这会儿他靠近了,她突然闻到他身上一股子淡淡的铁锈味。

    胃里一阵翻腾。

    安暖暖赶紧捂住鼻子把他推开一些,“唔……你身上怎么有一股子腥味。”

    萧睿凑近衣服闻了闻,什么都没闻到。

    “真的有腥味,有点像血腥?你跑厨房去了?”

    “……”萧睿面色不变,“嗯,怕怠慢了宾客,刚才去厨房交代了一些话,当时厨师正在杀鸭子,大概是刚才染上的。我去换件衣服。”

    血腥味一阵阵地刺激她的嗅觉,安暖暖脸色一阵发白,见状,萧睿赶紧拿着干净衣服去房间里的盥洗间换上了。

    出来之后,他又找出了安暖暖的随身衣服,帮她也换上。

    嫁衣美归美,穿着却比较累赘,而且裙摆太长,还容易限制行动。等两人都换上衣服,张嫂也把两人的午饭端进了房间。安暖暖现在不能挨饿,饿的时候吃不到东西就心慌,今天他们忙活了大半天,要不是早上萧睿点了饭让赵欣意给她填肚子,她早就饿得撑不住了。

    安暖暖吃得挺多,萧睿没怎么动筷子。

    “你不吃吗?”

    “饿过劲了,这会儿反而不饿了。”萧睿给她盛一碗绿豆汤,“今天太热了,你喝点绿豆汤解解热。”

    “你也喝点。”

    “好。”

    萧睿陪安暖暖吃了午饭,安暖暖现在身体很容易乏,吃过饭就开始昏昏欲睡,萧睿让张嫂把床上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都收拾起来,陪安暖暖在床上午睡。

    安暖暖脑袋沾到枕头,不到五分钟就沉沉入睡。

    “暖暖,暖暖?”

    确定她睡着之后,萧睿轻手轻脚的掀被子下床,打开房门,就看到急得在门口团团转的方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