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2章 离开人世

    第1812章  离开人世

    “奶奶!”

    心肝抱住老太太,却摸到一手的温热,她颤抖着抬起手,赫然发现自己满手的血。老太太软倒在她怀里之后,她看到老太太身后,一身黑衣,头戴鸭舌帽,手里还拿着染血水果刀的张扬。

    一击不成。

    张扬眼神一狠,双手握紧水果刀,对着她的心脏狠狠扎下来。

    “小心。”

    刹那间。

    心肝身体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她抱住老太太,身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狠狠一扭,避开了锋利的刀尖,下一秒,她脚尖凝力,用力踢在张扬的手腕上。

    “叮!”

    刀子应声落在青石板上。

    张扬知道心肝会功夫,光明正大的打架,十个他都不一定是她的对手,所以他只有一次偷袭的机会。

    一击不成,他不可能再在她手上讨到好处。

    他看了眼地上的水果刀,咬咬牙,转身就跑。

    心肝红着眼怒吼,“抓住他。”

    “……”

    不用她说,刚才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安保的注意了,安保人员迅速冲上来,制住了张扬,这边动静太大,宾客们纷纷看过来。

    可安保人员的身影牢牢挡住他们,根本看不到东西。

    工作人员飞快跑过来在两人耳边低语了一句,萧凌夜和林绾绾脸色微变,他们三言两语安抚好在场的宾客,有条不紊地让后厨开宴,等稳住人群之后,两人迅速消失在现场。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其他人已经赶过去了。

    老太太躺在心肝怀里,银色的礼服上是大团大团的鲜血,鲜血把礼服染成了暗红色,龙御天检查了她的伤势后,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下摇摇头。

    他抽出随身带的银针,在老太太身上几处大穴上扎了几针,然后推着轮椅退开,“还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吧。”

    “……”

    众人脸色大变,心肝更是瞬间红了眼睛,她紧紧抓住姜宁的手,“奶奶,您别吓我,我带您去医院,肯定还能救的……”

    “别!”老太太紧紧拽着她,不让她动,“别……浪费时间了。”

    “奶奶……”

    “别……哭。”帽子掉在地上,姜宁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下来,但她神色却很坦然,她艰难的转动眼睛,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划过,先是萧凌夜林绾绾,然后是萧衍和简宁,再然后是龙御天,萧倾颜,谢言,最后落在一身红色喜服的萧睿身上。

    “睿睿……对不起啊,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奶奶给你添堵了……”

    “……”

    萧睿抿紧嘴唇,一言不发。

    他的心情很复杂,他对姜宁确实没感情,但张扬的目标是心肝,如果不是她,也许现在倒在血泊里的人就是心肝。

    刹那间。

    他之前对老太太的不满和怨恨,全部烟消云散,他半跪在地上,沉沉开口,“不怪你。”

    老太太由衷地笑了。

    她对萧衍伸出手,萧衍也没了往日的吊儿郎当,紧紧握住她的手,跪在她脚边,“妈。”

    老太太眼眶倏然红了,“你……还愿意叫我一声妈……这么多年,妈一直想跟你说声对,对不起……”

    萧衍也红了眼眶,“我原谅您了。”

    老太太又看向萧凌夜,萧凌夜缓缓上前,屈膝跪在她另一边,见老太太呕出一口血,他不等她开口就哑着嗓子说,“我和阿衍一样,原谅您了。”

    老太太欣慰地笑起来。

    她又看向龙御天,龙御天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眼底逐渐浮出泪光,“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和你……姑姑,我不敢奢求你原谅……等到了地下,我再去跟你姑姑道歉。”

    心肝崩溃的痛哭,“奶奶……”

    “傻孩子。”姜宁费劲地抬手擦掉她的眼泪,“你啊……还骗奶奶,说你爷爷……生病了来不了。其实……奶奶知道,你爷爷他早就……早就去世了对不对。他应该……已经死了六年了……从他不再去看我,我就……就猜到了。”

    鲜血大片大片地往外涌。

    心肝伸手去捂,却根本没有作用,她根本止不住血,她绝望极了,“奶奶,奶奶我求求你别吓我。”

    “奶奶做梦都没……想过,有一天,还能看到我们这……一大家子,更没想到……你爸他们还能……原谅我。无憾了,真的……奶奶就是死也能……合上眼了。别难过……也别……愧疚,奶奶这条老命……还能发挥一下作用,别提……别提多开心。唯一,唯一遗憾的是……不能亲眼,看着我最心爱的孙女……穿上婚纱嫁人了。”

    心肝哭到颤抖。

    老太太转动眼睛,对谢言伸出手,谢言心里酸涩难耐,他抓住老太太的手,老太太费劲地叮嘱他,“要……对心肝好,好好爱护她。”

    “奶奶,我会的,我跟您保证。”

    “那我就……放,放心了。”交代完事情,她费劲凝聚的那口气仿佛也散了,她看向虚空,目光渐渐涣散,“你爷爷答应过我,要等我……出狱,他食言了。我现在要去找他,找他算账了……”

    下一秒。

    她闭上眼,手臂无力地垂下。

    心肝满身是血,浑身颤抖,谢言紧紧抱住她,无声地安慰她。

    空气里满是悲呛的气息。

    谁都没想到,姜宁会以这种方式离开人世。

    这一刻,就连林绾绾和简宁都原谅了她当年的所作所为,在生死面前,所有的恨都成了过往云烟。

    萧睿最先从这种情绪中走出来。

    他让人封锁消息,不让老太太过世的消息曝光,又联系人安排老太太的后事。

    “你们留下招待宾客,妈的后事我来办吧。”萧衍揉了把脸,“妈应该想跟爸团聚,我给他们葬在一起。”

    “好。”

    萧衍抱着老太太,避开众人离开现场,去了他所在的二号楼,简宁快步跟上去。

    心肝目光空洞,瘫坐在地上。

    萧睿从小跟她就有心灵感应,他能感受到她此刻的绝望和悲伤,她的情绪也影响到萧睿,萧睿红着眼扭头,看向不远处的罪魁祸首张扬。

    破坏他的婚礼,害死他奶奶,还想伤害心肝。

    他!

    罪无可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