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1章 拜堂

    心肝驾车带姜宁跟在车队后方。

    锦园今天非常热闹。

    几乎云城所有的名流都来了,萧睿还邀请了几家主流媒体,他就一个目的,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萧睿和安暖暖结婚了。

    萧睿还请了安保人员维持现场的秩序,为了防止不相干的人混进来,萧睿还设了两道保险,让安保人员在锦园大门口守着,没有请柬,不是锦园的业主不能进小区。

    婚礼是在十八号楼举行,他又安排工作人员在十八号楼的大门口核对请柬和身份,确定身份没有问题才会放人进来。

    姜宁担心被人认出来影响婚礼的进程,还特意搭配礼服,戴了一顶帽檐很大的礼帽,有心肝带着,她一路很顺利地进了锦园。

    时隔二十年。

    再一次踏足这个地方,姜宁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

    心肝扶着她的胳膊,碰到熟悉的人就指给姜宁看,“奶奶,看到那个穿粉色礼服的半大姑娘了吗,那就是二叔和二婶的女儿萧倾颜。”

    “”姜宁定睛看过去,小姑娘长得亭亭玉立,那一双桃花眼像极了萧衍,老太太的眼圈顿时红了,眼看小姑娘往这边看过来,姜宁赶紧低下头,扯着心肝的胳膊躲进了花丛里。

    “奶奶没事的,这么多人他们不会发现我们的。”

    “不会发现奶奶,但是会发现你啊。”

    姜宁笑着说,“奶奶戴着帽子,但你没有乔装啊。”

    “”忘了这一茬。

    心肝知道老太太不只是想看萧睿和安暖暖拜天的,萧睿和安暖暖结婚,她们家的亲人肯定都会出席,奶奶是想借机看看全家人。

    心肝知道老太太的心思,所以带着她在锦园转了一圈,如愿地让老太太看到了她爸妈,二叔二婶,姬野火和孙倩,包括几个小辈。

    最后。

    姜宁的目光落在人群中的龙御天身上。

    龙御天还是二十年前那一身打扮,墨衣银发,只是二十年前他风姿卓越,身姿挺拔,如今只能坐在轮椅里。

    “我对不住他”“”舅舅的腿确实是因为奶奶才落得残废的下场,心肝叹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兴许是两人的目光太灼热,龙御天敏锐的转过头来,四目相对,心肝有种被抓包的心虚感,龙御天目光落在两人身上,心肝一动不敢动,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可下一秒,他仿佛什么都没发现,神色如常地又别开了视线。

    心肝心脏悬在半空,“舅舅这是发现我们了,发现我们了,还是发现我们了?”

    显然是发现了。

    但也许是考虑到今天是萧睿的婚礼,也许是放下了往事,他并没有来报仇的意思,心肝赶紧拉着老太太离开。

    “奶奶”“”姜宁刚才心脏也慢了两拍,她不敢再四处移动,怕被人认出来,拉着心肝的手说,“给奶奶找个偏僻的地方待着就好,奶奶看他们俩拜了天地就走。”

    心肝叹气,“好。”

    锦园的每一套房子都是面积很大的别墅,但面积再大,也不可能装得下这么多人,所以婚礼现场布置在了室外,等拜完天地之后,把新娘送进放房间里,就算是送入洞房了。

    现场人太多。

    还好心肝对这里比较熟悉,她带着老太太远离人群,去了一个偏僻,但视野很好的草丛后面,草丛前刚好有一堵墙,挡住炙热的阳光。

    老太太年纪大了,怕她站得腿疼,心肝还从现场搬了两把椅子过来,搬完椅子还不过瘾,又从食物区弄了一盘子的水果和坚果。

    “奶奶,你先吃点东西,我跟谢言打听过了,等所有的流程走一遍,最早也要十一点才开始拜堂呢。”

    老太太没拒绝她的好意,她把盘子接过来,跟心肝说,“你不用管奶奶,去忙吧。”

    心肝却一屁股坐在老太太旁边,她抓了把瓜子翘着二郎腿,仓鼠一样磕起来,她含糊不清地说,“哪用得着我帮忙啊,您是不知道,萧睿这几天就专门找了团队负责现场的事儿,别说我,就连爸妈二叔二婶他们都没有用武之地。

    我就在这里陪着您就行了。”

    “”她是新郎的亲姐姐,也是很重要的亲人,怎么会没有用武之地,不过是担心她一个老太婆在这里无聊,所以假装没事在这里陪她罢了。

    老太太握住心肝的手,一句话都没说。

    心肝其实是有些紧张的,今天这种场合,如果爷爷活着肯定是要参加的,她就怕奶奶看不到爷爷,会问她爷爷为什么没来。

    但她提心吊胆了半天,奶奶竟然一个字都没提。

    心肝怕老太太胡思乱想,装作不经意地说,“我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我听萧睿说,今天的婚礼爷爷不会来参加了。”

    “”话音落下,心肝明显感觉到老太太握住她的手僵了僵,她看向老太太,老太太却低着头,宽大的帽檐遮住她的脸,心肝看不到她的表情。

    沉默片刻后,老太太才抬起头,笑着拍拍她的手背,“奶奶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爷爷确实是身体不好不能来参加,还是心肝咧着嘴没敢再问。

    祖孙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更多的时候,姜宁都在看人群中央,那里有她的两个儿子,还有她的孙子孙女。

    大概是担心累到安暖暖,萧睿把流程排的很快,刚到十一点就开始拜天地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安暖暖没有父母,太师椅上就只有萧凌夜和林绾绾,拜了父母之后,萧凌夜和林绾绾高兴的给了两人大大的红包。

    夫妻对拜。

    礼成,然后送入洞房。

    两人拉着红绸,安暖暖由赵欣意扶着一起进了别墅里,大概是萧睿不让闹洞房,所以很快萧睿就带着一大堆人又回了现场。

    接下来就是中午的宴席了。

    老太太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走吧。”

    “哦,我送您回去。”

    “好。”

    两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心肝弯腰拍拍身上的瓜子壳,惊变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就在她低头的一瞬间,身后突然有些小动静,她正要扭头查看,电光火石之间,眼前却突然一黑。

    是老太太抱住她的头,护住了她的身体。

    “卟。”

    似乎有一声轻响,紧接着,老太太低喘一声,软倒在她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