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8章 我的快乐你体会不了

    第1808章  我的快乐你体会不了

    “警方那边进展如何?”

    张显沉声说,“张霞什么时候不出车祸,偏偏在跟张为民提出离婚,要分他财产之后出了车祸,警方应该也是重点怀疑他,所以把他带到警察局去做口供了。但张为民是只老狐狸,他既然敢在这个时候铤而走险,肯定不会让人抓住把柄。”

    萧睿也是这么想的。

    离婚顶多分走一半财产,但故意杀人的话,张为民这辈子就没有机会翻身,他再多的钱财他也享受不到了。

    张为民不会做这种亏本买卖。

    “你时刻关注着警方那边的消息,有什么进展通知我。”

    “好。”

    挂断电话,萧睿一个人在楼下待了一会儿,云城是南方,入春后温度一天比一天高,最近几天气温更是直逼三十度。

    萧睿找了个凉亭坐下,但他待了半个小时就待不住了。

    热。

    他看了眼手机,一条短信都没有。

    “……”

    暖暖这会儿估计跟她的闺蜜们聊得正热,哪顾得上他。萧睿也不想去打扰他们,他想了想,干脆坐电梯上楼,去了心肝家里。

    心肝家里的密码锁录入了他的指纹,他直接开门就进去了。

    “咦,你怎么来了?”

    萧睿换鞋进了客厅,“我不能来?”

    “我现在非常以及相当不想看到你。”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心肝还是去厨房从冰箱里给他拿了一瓶矿泉水,她没好气地翻个白眼,“怎么没在家陪你媳妇儿啊,你媳妇儿都说以后要养你了,你应该好好抱人家大腿啊,要不然暖暖以后反悔了怎么办。”

    啧!

    听听这语气酸的。

    萧睿心情甚好,他喝了口水,淡淡地说,“我的快乐你体会不了。”

    “……”

    擦!

    好想一脚把他踹出去。

    “这么好的天,没出去约会?”

    “谢言上班呢。”

    “之前他上班你不也趁他午休时间去找他,怎么,热情退散了?”

    “放屁,我对他的热情永远都不会消失,你别胡说八道了。”

    不是心肝不想出去约会,实在是奶奶在家,她一个人放心不下,她算是发现了,只要她不回家吃晚饭,奶奶每次都是饿着肚子也不会下楼吃晚饭的。

    想起奶奶,心肝有些走神。

    奶奶这会儿就在她房间里待着呢,要知道萧睿过来了,她应该会很高兴吧,她又看向萧睿,见他懒洋洋地坐着喝水,瞬间打消了让他们两个见一面的想法。

    她和萧睿不一样。

    她是奶奶捧在手心里疼爱着长大的,萧睿完全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萧睿从小对奶奶的印象就很差,奶奶还派人绑架过他……

    见了奶奶,他肯定也不会给她好脸色,到时候两个人心情都不痛快。

    算了。

    萧睿马上就要结婚了,她还是别给他添堵了。

    “给你。”

    “什么鬼?”心肝看着萧睿递过来的烫金请柬,她愣了一下后就怒了,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水,“咱俩是亲姐弟,更何况我还没结婚呢,你结婚竟然给我发请柬?你还当不当我是一家人啊。”

    “不是给你的。”

    “……”

    心肝半信半疑,打开一看,发现果然不是给她的,请柬里写的是谢言的名字,她眉头一挑,有些意外萧睿会单独给谢言一张请柬。

    但这代表萧睿对谢言的尊重,心肝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她把请柬收起来,“等他下班我拿去给他。”

    “问他能不能请几天假。”

    “干嘛?”

    萧睿摸摸鼻子,神色有些不自然,“缺个伴郎。”

    嚯!

    萧睿竟然打算让谢言当伴郎?

    心肝这回是真的惊了。

    在心肝错愕的眼神下,萧睿没好气地说明了原因,“暖暖有三个室友做她的伴娘,我这边没找到合适的人选,让他来凑个数。”

    “你还找了谁?”

    “阿谦和方伟。”

    “杀人就算了,你还诛心!”心肝吸气,“阿谦答应了?”

    “答应了。”

    “……”心肝默默竖起大拇指,“阿谦是真大气。”

    萧睿默认了她这个说法。

    其实找许谦做伴郎他也犹豫了很久,毕竟他是暖暖的前男友,而且暖暖的伴娘都是曾经见证过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萧睿担心让他做伴郎他会尴尬。但不找他吧,又有种他要跟他疏远的错觉。

    他犹豫了好几天,然后亲自给许谦打电话问了他,许谦倒是比他干脆得多,听到他的话之后,没有多少犹豫就同意了下来。

    “不但大气,还够意思。”

    “嗯。”

    “那你打算怎么回报人家?”

    “他结婚的时候,我跟暖暖的娃借给他当花童。”

    “……”

    妈呀。

    这是报答吗?这是报复吧!

    看在萧睿单独给谢言邀请函的份上,心肝忍了又忍,才忍住没吐槽他。有些话不用说,但她心里明白。

    萧睿想找伴郎还发愁找不到人?

    他这么干其实是为了告诉云城所有人,谢言是他们萧家护着的人,心肝妥帖地把邀请函收好,“伴郎的事儿我替他答应了。但是提前告诉你啊,谢言没有钱,他的工资卡在我这儿呢,你可别找他要礼金,还有啊……当伴郎很辛苦的,要跟着你提前彩排,还要替你挡酒,你别忘了给他包个大红包。”

    “……”

    萧睿对心肝的小心眼外加抠门彻底无语了。

    “心肝?心肝。”

    “哎,来了来了。”

    房间里突然传来姜宁的声音,心肝吓了一跳,她立马看向萧睿,萧睿盯着紧闭的那扇房门,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他似乎想明白了,脸色微微暗沉。

    他像是没听到那声音,慢条斯理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公司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这就是不想跟奶奶碰面的意思了。

    心肝点点头,“那你回去,我进去看看。”

    “嗯。”

    离开心肝家,萧睿发现自己竟然没地方可去,他想了想,干脆开车去了趟张氏集团,给张显打了电话,公司里没人拦他,他一路到了总裁办公室。

    张显已经在门口等他,看到他过来,他打开办公室的房门,“我正要找你,进来说话。”

    “有情况?”

    “嗯!”房门关上后,张显才开口,“我让人在警局那边等消息,刚才那人打电话过来,说是张霞那场车祸的肇事者去自首了,张为民已经从警局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