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9章 第一次服软

    第1799章  第一次服软

    “……”

    张父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被没有脑子,只知道动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张扬搞到崩溃,他捏拳很想捶他几拳,但他要真捶了,局面恐怕会更难看。

    他脑袋飞速转动,思考着对策。

    “当然,你可以试图转移财产,不过我得提前告诉你一声,我已经找人在盯着你了,还有,好心告诉你一声,婚内转移财产的后果非常严重,很有可能会导致你净身出户。所以,该怎么做,你看着办吧。”

    “……”

    张父咬紧后槽牙。

    财产要是能转移他早就转移了,年轻的时候想跟张母离婚他就想过这一茬,但张母盯他盯得很严,还在他身边安插亲信,他一直没能成功。再后来张钊进了公司,有张钊在,他做这些事情更不方便。前段时间张钊被警方带走调查,他接张显回来管理公司,那时候他就知道,为了安抚张显,他肯定是要跟张母离婚的。

    他着手转移财产,但张钊被警方带走之后,张母就跟疯了一样,对他更是严防死守,以至于他到现在都没有成功。

    “顺便再好心地提醒你一下,我手里还有你给你那些情人私生子女花钱买房买车的证据,你任何一分钱都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我妈作为你的合法妻子,随时可以起诉你那些情人,要求他们返还那些钱财。”

    “你有证据?”张父怀疑真实性。

    张扬冷笑,“我哥早就跟我说过,你这个当爹的根本靠不住,他担心有一天有一天产生分歧,你会对付我们,所以提前就找出了相应的证据。我哥预料的果然没错,你六亲不认,眼里只有钱。你也别觉得我在诓你,你要不信,我随时都能把证据的复印件寄给你。”

    张父沉默。

    “我们回到刚才那个问题,张为民,现在告诉我,你要不要撤掉萧家的律师团。”

    “……”

    张父再也硬气不起来了。

    生平第一次,他对张扬服了软,他从沙发上起身,缓缓走到张扬面前蹲下跟他平视,“小扬,你要搞清楚一件事,不是爸爸要让你哥万劫不复,是萧家啊。萧睿已经明确地警告过我,如果我不按照他说的做,他会把整个张氏集团拉下水。”

    “这段时间,你应该见识过萧家的能耐了,他们是真的有这个底气……阿钊是我最看重的儿子,看到他被判无期,你以为我心里好过吗。可我没办法啊,张氏集团是我一辈子的心血,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走向灭亡啊。”

    张扬表情没有丝毫波动。

    “小扬,咱这样行不行……”张父好声好气地跟他商量,“我不跟你妈妈离婚,我答应你妈妈,以后踏踏实实的跟你妈妈过日子,我可以立遗嘱,等我百年之后,把公司和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你,行吗?”

    张扬目光一闪,“那张显呢,他可是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系毕业,是你最看重的继承人呢。”

    “什么继承人。”张父大手一挥,“那是因为你哥被警方带走了,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不能操劳,交给外人又不放心,这才找他回来的。张显学历是高,但他怎么说都是私生子,名不正言不顺的。最重要的是他从小不是在我身边长大,除了那点血缘关系,他跟我根本没有感情。”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说让他继承张氏集团,纯粹是为了稳住他,让他给公司卖命,小扬啊,你才是爸妈身边长大的孩子,爸爸心里肯定是偏向你的。但你没管过公司,不知道这中间的辛苦,你放心,等公司稳定下来了,我就想办法赶走张显,以后家里的财产肯定还是要留给你的。”

    “是吗。”

    “爸爸这次绝对没骗你。”

    张扬冷笑一声看向男护工,“都录下来了吗?”

    护工按下结束键,“录下来了。”

    张父脸色大变,“小扬,你这是干什么?”

    “当然是发给张显,让他听听喽。”

    “……”

    张父脸色僵住,他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一张脸彻底黑了,他伸手就要去抢护工手里的手机,护工立马侧身避开。张父还要上前,张扬慢悠悠地提醒,“别白费功夫了,我这护工会跆拳道的,你再不老实,我就让他对你不客气。”

    “小扬,你怎么能这样对爸爸。”

    “你闭嘴吧,爸爸?你算什么狗屁爸爸!”张扬终于忍无可忍,他手不能动,一头撞向面前的张父把他顶开,“老东西,我脸上写着‘我是傻X’?哈,给我画大饼,老子不吃你这一套。”

    “张扬!”

    “你的公司也好,钱也好,老子还真不稀罕,老子嫌脏!”张扬冷冷的盯着他,“三天时间,三天内不解雇萧家的律师团,你就等着收律师函吧。”

    “张扬……”

    张扬不再理会张父,他看向已经傻了的张母,“你是跟我走,还是留下继续跟他吵。”

    看张父吃瘪,张母每个毛孔都在叫嚣着畅快,她看着这偌大的房子,有些犹豫,“小扬,这里是我们家,要走也应该是他走。”

    “在这里,你能睡得着?”

    “……”

    睡不着。

    现在张扬是张母的主心骨,张母毫不犹豫地跟张扬走了。

    出门之后,张扬让护工带他去张氏集团,张母愣住,“你去张氏集团做什么,现在张氏集团是张显当家,他不会让你进去的。”

    “我把张为民的话放给他听听。”

    “不用这么麻烦,我有张显的电话。”张母把张显的电话翻出来,跟护工说,“你把刚才那段录音发给我,我发给张显。哈哈,我真是迫不及待想知道他的反应了。他们母子俩不是得意吗,我倒要看看他们听到这段录音还能不能嚣张起来。”

    护工看向张扬,见张扬点了头,立马把录音发给了张母,张母立刻把录音发给了张显,她兴奋的手指头都在发颤。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今天第一次在张为民和张显的冲突中占据上风。

    除了那段录音,她还发了几条恶毒的咒骂过去,但发出去之后,一直没收到回复,张母立马看向张扬。

    张扬很平静,“不用管他,你应该找人盯着张为民了吧,让人盯好他。”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