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 两个选择

    第1798章  两个选择

    复查结束之后,张扬立马回了一趟家。

    他把密码告诉护工,让护工开门,结果密码却不对,又试了两遍,还是不对,张扬这才意识到门锁的密码已经被更改了。

    不用想。

    肯定是张为民的主意。

    这才多久,这个老东西就恨不得跟他和哥哥断绝关系,够狠。

    张扬让护工按门铃。

    门铃响起后,房门很快被打开,开门的是他们家用了很多年的佣人,“二少爷?您可回来了,您快进来劝劝,老爷和夫人又吵起来了。”

    张扬随意一瞥,客厅里一片狼藉。

    张父张母还在争吵,张父指着张母,完全不顾形象破口大骂,“你看看你,你就是一个疯婆子,别人说娶妻娶贤,你看看你,有没有一点贤良淑德的样子,我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跟你这种女人结婚。”

    张母头发凌乱,眼睛血红,闻言,她抓起手边的一只花瓶就砸向张父,见张父跳着躲开,她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对,我是疯婆子。那我也是被你逼疯的。你怎么有脸挑我的错,你拍着良心说,刚跟你结婚的时候我是现在这样吗。你倒霉?我才是倒了血霉才会找你这样的男人,结婚二十多年来,你对这个家没有一丝丝责任心。自从有钱了之后,你就开始找女人,一开始还说是逢场作戏,后来你直接把小三领到我面前刺激我……你这种男人,升官发财之后就开始盼着死老婆。”

    “我不死在你面前晃悠多碍事啊,多耽误你风流快活啊,你又开始逼着我离婚……我还就告诉你了,想离婚让我给别的女人腾地方,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我张霞就是死,也绝不成全你跟外面的那些贱蹄子。”

    张父怒骂,“今天这个婚你是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我早就不能看你了,你瞧瞧你那样子,肥头大耳的黄脸婆,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浑身上下哪有一点富太太的样子。先前要不是张钊压着,我早就休了你。说起张钊……你瞧瞧你给我生的两个好儿子。一个犯法进监狱,另一个成天惹是生非……家门不幸啊。你是罪魁祸首,你就是我们老张家的丧门星。”

    “……”

    张母捂着心脏,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脸色发白,像是随时都会晕厥过去。

    见状。

    张扬淡淡开口,“吵完了吗,没吵完你们继续。”

    “……”

    张母这才发现张扬,她老早就接到张扬的电话,知道张扬今天会回来,此刻见到他,她像是看到了亲人,眼泪瞬间就落下来,她几步冲到张扬面前,“小扬,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妈妈就要被你爸欺负死……你胳膊怎么上了钢板,还坐了轮椅,你受伤了?”

    张扬扯扯嘴角,“没事,死不了。”

    张父一点关心都没有,他冷笑一声,像是抓住张母的错处,尖锐地攻击起来,“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成天为非作歹兴风作浪,以前有人罩着,现在没人护着他了,被人打成这样一点也不奇怪。”

    “你闭嘴。”

    张父冷哼一声,他把目光落在张扬身上,眼底都是嫌弃,“之前在公司的时候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怎么又回来了?该不会是在外面混不下去就又想起你还有个爹吧。我丑话说在前面,要钱,我一分都没有。你已经成年了,我早就没有养你的义务了。”

    这是什么话。

    他们的儿子张钊已经判无期了,现在只有张扬一个孩子了,家产不给他给谁!

    张母当场就要发作。

    “妈!”

    在张扬警告的眼神下,张母只能死死压住怒火。张扬让护工推着轮椅去客厅,在距离张父不远的地方,他缓缓开口,“我回来是有事跟你说。”

    “我们有什么好说的。”

    “有。”张扬抬眸,眼神没有表情的盯着他,“我已经让律师提起了上诉,我回来就是告诉你,撤掉萧家的律师团。”

    张父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不可能。”

    “……”

    张扬太了解他爸了,他这人吃硬不吃软,所以他直接放弃求他的想法,直接跟他谈判,“两个选择,要么你撤掉萧家的律师团,要么……我妈跟你离婚,公司的股权还有家里所有的财产分她一半!”

    张父像被踩到了尾巴,顿时跳了起来,“不可能,都不可能。”

    早就猜到他会是这个反应,张扬完全没有意外,他靠在轮椅上,看张父怒火中烧的样子,十分平静,“别说什么不可能。我妈跟你结婚的时候,你就是一个穷小子。是她跟你白手起家一起创业,才有了张氏集团。来的时候我已经咨询过律师,公司是在你们婚后成立的,按照法律规定,这些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不管你愿不愿意,离婚了都要分给我妈一半。哦,对了,不只是股权,还有你手里的基金股票,不动产和银行存款等等……任何你以为只属于你一个人的钱,都必须分给我妈一半。”

    “……”

    张父不是法盲。

    这些年没有跟张母离婚,固然有张钊压着他的缘故,更重要的是他怕离婚了张母会分走他一半财产。

    但是。

    张扬别以为这样就能拿捏他,他咬咬牙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离婚?我什么时候说要离婚了,这个婚我还不离了。”

    “那恐怕由不得你。”

    张扬来的路上就问了孙律师,孙律师说了,只要张母想离婚,且能证明他们夫妻感情已经破裂,就能起诉离婚。怎么证明他们夫妻感情破裂?当然是他那一大堆的私生子女,还有他那一堆的情人。

    这一点上,张扬更是佩服他哥的未雨绸缪。

    因为早在N多年前,他哥就找私家侦探把张为民查了个底掉,他不但把各种细节查得清清楚楚,还保留了证据。

    现在那些证据,就躺在他哥的保险柜里。

    “你个逆子。”

    张扬第一次明白运筹帷幄,让别人暴躁到跳脚是什么感受,他淡淡地说,“根据法律规定,作为婚姻的过错方,会少分,或不分财产。”

    “……”

    “现在,可以撤掉萧家的律师团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