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6章 不安

    心肝笑容僵在脸上,“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我搬过来的时候就想跟你说,你那几天比较忙,我想着这种事情见面再说比较好,就一直拖到前几天去法院,然后又发生了小星星失踪的事情,就一直拖到今天。”

    对。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确实不少。

    心肝垂下眼睑,“我知道了,具体会议时间是什么时候?”

    “下个月底。”

    “嗯,我知道了。”

    “”谢言内心忐忑,尤其是心肝表现得越平静,他心里就越忐忑,他认真观察着她的表情,“你生气了?”

    “没有。”

    心肝是他的初恋,也是他想携手共度一生的人,事业重要,她的想法和意见也同样重要,谢言最近只要有时间,都在想这个问题,他舔舔嘴唇,试探地说,“如果你不想我过去,我可以”“可以什么,放弃?”

    谢言点头。

    原来在他心里,她已经这么重要了,心肝心里热乎乎的,她嘟起嘴巴,伸手抱住谢言的腰,脸贴在他胸口,听着他略微急促的心跳,心肝小声说,“是不是傻啊,现在医学生一抓一大堆,不是硕士博士都没有竞争力,你也是碰巧走运被宋叔叔选中做他的学生,要不然光是学历别人就能卡死你,更别说做到今天的位置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个出国进修提升自己的机会,当然不能放弃。

    你不用担心我,之前没认识你的时候,我一个人不也过得多姿多彩嘛。”

    想起她之前见到帅哥就撩的场景,谢言颇为头疼,“嗯,是挺多姿多彩的。”

    “我从你话里听出酸味了哦。”

    心肝仰起脸,“谢医生,你该不会是怕我被人拐跑了,所以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吧。”

    “当然不是。”

    谢言话锋一转,“想拐你不容易,我是担心你把别人拐跑了。”

    “”心肝黑脸怒视他,“谢言!”

    谢言一秒变正经脸,“开玩笑的,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对我没信心?”

    “当然有。”

    这还差不多。

    说说闹闹之后,心肝的心情也没这么沉重了,她鼓励他说,“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不能让对方变得更好,那还不如单身呢。

    这次是个好机会,你好好把握,我还等着你多赚点钱还给我呢。”

    谢言喉结滚动,“好。”

    心肝没留在谢言那吃晚饭,她开车回了香溢紫郡。

    之前在电话里吼了奶奶,她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这些天她一直想给奶奶打电话道个歉,却因为小星星的事情一直没时间,后来那两天时间是有了,但她转念一想,觉得还是当面道歉比较有诚意,所以打算回来之后再跟她道歉。

    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心肝特意从餐厅里打包了饭菜,打算回去跟奶奶一起吃。

    打开门。

    客厅里漆黑一片,心肝一愣,赶紧去了老太太房门口,她扭动门把,打开房门,看到老太太戴着老花镜靠座在床上看照片,她才松口气。

    “奶奶,您在家怎么不开灯啊。”

    吓死她了,她还以为奶奶生她的气,离开香溢紫郡了。

    “心肝回来了啊。”

    姜宁惊喜地摘下眼镜,“回来怎么没提前跟奶奶说一声,店里的事情很棘手吗,怎么处理这么长时间。”

    她当时只是随口扯了个慌,没想到老太太记在心上了,姜宁随手接过她手里打包好的饭菜,距离近了,看清她的脸,姜宁脸色微变,“怎么瘦了这么多。”

    “”见老太太毫无芥蒂的模样,心肝心里反而更难受了,“奶奶,对不起。”

    “嗯?”

    “那天电话里不该跟您发脾气。”

    姜宁笑得眼纹加深,她用满是皱纹的手摸摸她的脑袋,“傻丫头,奶奶啊,早忘了。”

    “晚饭吃了吗?”

    “正打算吃呢,你就回来了。”

    骗人。

    她明显已经洗过澡,换上家居服,分明就是不打算出门了,她一直没学会点外卖,今天晚上要不是她带晚饭回来,她肯定就不打算吃了。

    心肝把老太太从房间里拉出去,“走,去餐厅吃饭。”

    “等一下,奶奶把东西收一下。”

    姜宁把刚才看的那张照片仔细地放进相册里,心肝走过去一看,心里猛然一酸,那是一张被ps过的照片。

    照片原本是两张,一张是奶奶进劳改所之前的单人照,另一张是小星星五周岁的时候拍的,那时候小星星的身体在舅舅的调养下,已经跟正常孩子的抵抗力差不多,爸妈看她什么都能吃了,就给她办了个生日派对。

    当时把亲近的人都请过来了,饭后就一起拍了一张大合照。

    那时候爷爷还在,他坐着一张长板凳,位于合照的最中央,他抱着小星星,让小星星坐在他腿上,小星星脑袋上还戴着一个可爱的生日帽,爸爸妈妈站在爷爷的左侧,二叔二婶抱着年幼的萧倾颜站在爷爷的右侧。

    她和萧睿盘膝坐在院子里的草坪上,姨妈坐在她旁边,舅舅则坐在萧睿旁边。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奶奶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她那张单人照p在了爷爷身边,就好像她当时也在现场一样,心肝心里五味杂陈,“奶奶”“这是我们家的全家福呢。”

    姜宁指尖抚摸着照片,笑着跟心肝说,“以后奶奶不在了,就把这张照片给奶奶陪葬吧,奶奶希望能保佑你们平安健康。”

    “”心肝眼眶通红。

    或许是因为小星星,她最近变得特别容易伤感,特别听不得这些话,“奶奶,您别胡说,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傻孩子,那不得成精了啊。”

    “成精有什么不好,人精。”

    姜宁捏捏她通红的鼻尖,“什么人精,那样还不变成老妖怪啊。”

    “奶奶!”

    “嗯?”

    “如果您想见萧睿和倾颜,我可以”“不了。”

    不等她说完,姜宁就笑着打断了她,“奶奶不是个称职的奶奶,也没尽过奶奶的责任,知道他们都过得好,奶奶就知足了。”

    “”接下来的好几天,心肝和姜宁的这次对话还一直在她脑袋里闪现,不知为何,心肝时不时会有惴惴不安的感觉。

    就好像接下来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