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5章 他什么都没有了

    第1795章  他什么都没有了

    萧睿和心肝谢言在古镇休整了两天。

    这两天他们一直劝说龙御天回云城,但龙御天是铁了心要留在古镇,他甚至想买下小星星失踪的那个小院,但那小院历史悠久,属于国家保护的文物,购买无果之后,龙御天退而求其次,把小院隔壁的住宅买了下来。

    “舅舅,你在医院的工作怎么办?”

    “本来也是无聊打发时间的事情,不做也罢。”

    “……”心肝又劝,“你在锦园还能跟爸妈二叔他们有个照应,你一个人在这边,我们放心不下啊。”

    “谁说我是一个人,你弘裕叔叔和红羽阿姨都会过来陪我。”

    心肝趴在他膝盖上,“那你住这么远,你就不想我跟萧睿吗?”

    龙御天屈指在她脑袋上重重一敲,见心肝疼的抱着头跳起来,他扬眉一笑,“小没良心的,想舅舅不会来看舅舅?云城跟古镇距离又不远。再说了,我是在这边暂住,又不是钉在这儿不走了,逢年过节舅舅会回去跟你们一起过节的。”

    “你的意思是,以后除了逢年过节,你就不回去了?”

    “唔……”

    “舅舅!”

    龙御天眯着眼笑起来,“你和睿睿结婚舅舅肯定要回去的。”

    “……”

    话已至此,心肝知道肯定说服不了他了,也是,这些年来,舅舅的性格看似柔和,但他骨子里还是从前那个桀骜不驯的龙御天,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更改。

    劝说无果后,萧睿和心肝只能离开。

    临走前,龙御天把他们送到车旁,萧睿即将关车门的时候被他拉住边缘,“那小姑娘醒来,及时通知我。”

    “好。”

    龙御天替他们合上车门,“去吧。”

    车子启动。

    心肝降下车窗,看着龙御天的身影渐渐变远,他依旧是墨衣银发,配着一张他自己做的木制轮椅,明明是跟往常一样的打扮,可今天……或许是夕阳西下,又或者是他的影子被拉得太长,心肝莫名从他的轮廓里看到了萧瑟孤寂的味道。

    她眼眶微红。

    小星星失踪,大概没有人比舅舅更伤心了,爸妈有彼此,还有她和萧睿两个孩子,萧睿有家人有暖暖,她也还有亲人和爱人。

    可舅舅……

    他除了小星星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他这辈子,好像从来留不住什么东西,年龄小的时候渴望亲情,可他母亲去得早,父亲又一心钻研医术,甚至还拿他当试药人,只有一个姑姑真心疼他对他好,可他姑姑命也不好,年纪轻轻就双腿残疾,十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到了成家的年龄,好不容易爱上妈妈,爸妈却早就在一起了,甚至为了救爸爸这个情敌,当年还孤身上山,最后双腿残疾。一辈子不恋爱不结婚,好不容易有个喜爱的孩子养在身边,现在却又离他远去,说不定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

    他之所以留在古镇,其实就是想守着小星星,守着那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奇迹吧。

    心肝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一旁的谢言立马紧张起来,“怎么了这是,舅舅不是说了吗,小星星没有危险。”

    “我知道,我是心疼我舅舅。”心肝哽咽说,“我舅舅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谢言搂住心肝,“我们以后对他好点。”

    “嗯。”心肝吸着鼻子,“以后要像孝顺我爸妈一样孝顺我舅舅,他这一辈子活得太难了。”

    “好。”

    ……

    萧睿这几天落下太多工作,路上电话接个不停,没办法,到服务区之后,谢言跟他交换了位置,到了云城之后,谢言直接把萧睿送到萧氏集团。

    随后,两人又驾车去了一趟康华医院。

    因为之前安暖暖母亲齐青是植物人,在康华医院接受治疗之后醒了过来,所以萧凌夜和林绾绾商量之后,把“小星星”放到了康华医院接受治疗。

    两人在医院碰到守着“小星星”的林绾绾,简单地聊了一下古镇那边的情况后,心肝就问起了“小星星”的病情。

    “医生怎么说?”

    “大脑缺氧时间太长,能不能醒过来全看天意。”

    “……”

    心肝默默握住林绾绾的手,比起几天前在古镇的状态,林绾绾的情绪已经平静很多,她拍拍心肝的手臂,“你什么都不用说,这些天,妈妈已经接受现实了。”

    看起来萧睿是对的。

    不管怎么说,现在“小星星”找到了,她看得见摸得着,有“小星星”在,哪怕是昏迷状态,起码看到她妈妈还能有个心理安慰。

    现在的医疗技术这么发达,说不定她哪天就醒了。

    起码还是有希望的。

    心肝目光落在病床上的女孩身上,等这女孩醒了,一切就瞒不住了,但……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离开医院。

    心肝送谢言回时代城。

    “上去坐坐?”

    “……”

    明明是她家,怎么弄得跟他是主人,她是客人似的。心肝白他一眼,直接上了电梯,谢言缓步跟上。

    心肝输入指纹,直接开了门。

    谢言搬过来行李没多少,书占了大半,为此他特意买了几个书架堆在客厅里,书籍整整齐齐地摆在上面,看上去比她之前在的时候多了几分生活气息。

    房子被收拾得很干净,几乎到了一尘不染的地步。

    心肝双手抱胸,懒洋洋地靠在玄关旁边,“怎么样,我这房子住得还舒服吗?”

    “隔音效果一流。”

    “那当然,萧睿找人装的,别看装的简单,用的都是好东西。”

    谢言笑起来。

    “你笑什么,不信啊?”

    “不是,就是突然发现……吃软饭的感觉还挺不错。”

    “那就吃呗,又不是养不起。”

    对于这种事情心肝一向看得比较开,家是需要双方共同付出维护的,但没人规定必须是男人赚钱养家,也没人规定女人必须照顾家庭。

    谢言比她心细,比她擅长做家务,而她比谢言能赚钱……她觉得这样不也挺好的。

    “那可不行。”

    “嗯?”

    谢言开玩笑说,“我这人脸皮薄,别人骂我怎么办,再说了,我还要让你过上好日子呢。”

    呵呵。

    脸皮薄。

    她还真没看出来。

    “心肝,跟你说件事。”

    “嗯?”

    “上个月宋老师通知我,这个月要去参加会议了。”

    “……”

    也就是说。

    他很快就要出国进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