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2章 她不是我妹妹

    第1792章  她不是我妹妹

    “她怎么了?”

    见小星星躺在那里浑身湿透一动不动,心肝突然有些腿软,她紧紧抓住身边谢言的手臂,“她没事的,是吧?”

    “溺水,龙医生已经救治过了,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但还处于昏迷状态。我们打了急救电话,120马上就到。”

    只是昏迷。

    心肝那口气又顺了。

    因为几天没有好好休息,心肝脑袋反应有些迟钝,她觉得好像哪里有问题,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就在她皱眉思索的时候,急救人员已经抵达现场,小星星连人带担架,被送上救护车。

    萧凌夜和林绾绾随车一起赶往医院,随着救护车离开,搜救人员也纷纷退场,萧睿要开车跟上救护车,他问心肝要不要跟他一起去。

    心肝当然要去。

    她和谢言一起坐上了萧睿的车。

    临走前,她看到院子里,坐在轮椅上,疲惫揉太阳穴的龙御天,她一愣,“舅舅和弘裕叔叔不去吗?”

    “小星星找到了,但墨羽还下落不明。”

    “……”

    所以他们要留下继续找墨羽。

    心肝还是觉得哪里不对,但她已经顾不上思考了,她揉着发涨的脑袋,“小星星和墨羽是一起失踪的,为什么只有小星星找回来了……谢言,你仔细说说,小星星到底是在哪来找到的?”

    因为跟龙御天比较熟,谢言这几天一直跟着龙御天找人,对小星星找到的过程也比较了解,“小院子之前搜查过,所以我跟龙医生之前就把这个小院子给排除了,但这两天一直找不到人,龙医生不知道怎么想的,又带着弘裕叔叔回来了。”

    “我们分成两路,龙医生在院子里找,我带人去挨个在房间里找,这个院子空荡荡的一目了然,根本就没有能藏身的地方,我带人折回来,突然听到院子里大家都在惊呼,原来是龙医生把小星星从井底抱了出来。”

    心肝和萧睿同时愣住,“井底?你说小星星是舅舅从井底救出来的?”

    谢言亲眼看到的,所以十分肯定,“对。”

    “……”

    心肝和萧睿对视一眼,他们最开始找的地方就是那口枯井,但当时一无所获,两人脑袋里同时冒出一个想法。

    难道那口井里真的有什么机关?

    “不对啊……”心肝质疑,“那口井明明是口枯井,里面一滴水都没有,可小星星却浑身湿透,舅舅也说小星星是溺水,水是哪来的?”

    萧睿沉默。

    谢言试探性地开口,“那个院子说是有几百年历史了,古人擅长奇门遁甲和机关之类的东西,说不定那口井真的有机关,机关可能跟哪里的水源连接也说不定。”

    “……”

    现在好像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别纠结这些了,先去医院看小星星,等小星星醒过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嗯。”

    几人迅速赶到医院。

    但是……经过一番检查之后,医院却给他们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萧小姐溺水的时间太长,虽然被救回一命,但伤了大脑,能不能醒过来是未知数……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林绾绾身体晃了晃。

    萧凌夜眼疾手快地扶住她,萧凌夜的脸色也不好看,他沉声说,“这边的医疗设备有限,我们马上转院,现在就回云城,找最好的医院给小星星治疗,小星星很坚强,她一定会醒过来的。”

    对。

    他们不能放弃。

    萧凌夜立马打电话安排直升机来医院接人,并且第一时间给宋连城打了电话,问宋连城云城哪家医院对脑部受损的病人治疗效果更好,得到确切的答案之后,萧凌夜迅速安排小星星转院。

    萧睿陪林绾绾去给小星星办转院手续。

    心肝和谢言在病房陪着小星星,小星星正在输液,入院的时候小星星浑身湿透,这会儿换上了医院的条纹病服,但头发还是湿的。心肝就坐在床头,拿着毛巾帮她擦拭头发。

    擦着擦着,心肝觉得不对。

    小星星的头发什么时候长这么长了?为了行动方便,小星星一直都是马尾造型,她从来不会把头发留得过长,因为考古中有些环境打理头发不方便。

    她离开家也没多久,怎么突然就变成齐腰长发了?

    “萧星星家属?”

    “我是。”

    护士拿着个袋子走过来,把袋子交给心肝,“这里面是萧星星换下来的衣服,你们家属收着吧。”

    “谢谢。”

    “应该的。”

    护士很快离开,心肝随意往袋子里瞥了一眼,这一眼让她立马汗毛倒竖,袋子里是一套白色的丝绸里衣,她忽然想起来,刚才在那个院子,小星星身上穿的好像就是这件丝绸里衣。

    可是……

    不对。

    小星星是个对自己很抠门的孩子,她的里衣也好,睡衣也好,全都是清一色的长袖长裤全棉材质,为此她还嘲笑过小星星,说她跟那群考古的老古董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把自己也弄成老古董了。

    更让她惊恐的是白色里衣里包着的一个红色内衣。

    那根本不是内衣。

    而是一个大红色的,上面绣着精致的并蒂莲图案的肚兜……以她对小星星的了解,她不可能穿这种东西。

    心肝呼吸逐渐急促。

    她迅速把袋子系上,扶着床站起来,艰难地把目光落在小星星的脸上,她的眼神像扫描仪,从她的头发丝一寸一寸地下移,不放过她裸露在外的每一寸皮肤。

    那眉。

    那脸。

    那轮廓,就是小星星没有错。

    可这些衣服是怎么回事?

    突然!

    她目光微微一凝,整个人如石雕般僵住,谢言发现她不对劲,赶紧走过来扶住她,“你怎么了?”

    “不是。”

    “什么?”

    心肝盯着小星星的脸,像是受到什么致命的打击,她一边摇头一边后退,“不是……不是她。”

    “心肝……”

    心肝冲出了病房,谢言拜托护士在病房里照顾小星星,连忙快步追了上去,他很快在医院走廊尽头找到心肝,却发现她面色失血,整个人像被人抽走魂的样子。

    谢言吓了一跳,“心肝,你怎么了?”

    “……”

    心肝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抓着谢言的手,她浑身发抖,一字一句肯定地说,“谢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女孩,她不是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