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0章 地毯式搜索

    龙家是神秘的古武医学世家。

    龙御天从小就学医术,玄门遁甲他也有所涉猎,如果井下有机关,除了龙御天应该没人能发现了。

    众人紧张地站在井口等待着。

    “睿睿,手电筒。”

    “好。”

    萧睿刚才已经下过井一次,井边就有他刚才用过的强光电筒,他把电筒扔进井底,龙御天稳稳接住,他打开电筒,不放过井底任何一寸地方,认真探查。

    井口旁,众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会影响到他。

    半个小时后,井底灯光消失,萧睿和萧凌夜用绳子把龙御天拉上来,他刚上来,心肝就忍不住开口,“舅舅,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龙御天摊开手,掌心赫然躺着一枚透明的纽扣。

    心肝脸色大变,“是小星星的。”

    “确定吗?”

    “确定。”

    心肝把纽扣接过来,仔细看了看上面的logo,脸色有些发白,“这是小星星来古镇之前,我跟她一起去商场买的衣服。

    那丫头对自己抠门得很,不肯买好的,就去平价品牌店买了一些舒适性比较强的衬衫和裤子,她买了整整一沓,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就是这个牌子。”

    龙御天冷静地扭头看向萧睿,“今天的监控你看了吗,小星星穿的衣服”“是这个牌子。”

    “”也就是说,小星星和墨羽两个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的确打开了枯井的盖子,并且还进去了井里。

    但他们却没找到他们两个从井里出来之后的脚印和痕迹。

    众人心头一阵发寒,“舅舅,井里还有别的发现吗?”

    龙御天摇头。

    “”众人心情沉重。

    “我就不信了,两个大活人还能真的凭空消失了。”

    心肝咬牙说,“说不定是别人故意把线索抹掉了,就是为了误导我们。

    爸妈你们不是跟政府那边打过招呼,严查周边所有的车站机场和高速公路吗。

    查得严,时间又短,说不定他们还没离开古镇,我们发动所有能发动的力量,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小星星和墨羽找出来。”

    “心肝说得对。”

    萧睿面色严峻,“我现在就安排人手地毯式的搜索,一定能把小星星找出来。”

    那些绑匪最好把自己的狐狸尾巴藏好了,否则被他找出来,他一定把他们碎尸万段。

    时间紧迫,容不得大家浪费,众人兵分几路,开始在古镇地毯式的搜索,每个人的手机都是开机状态,并且把手机的音量调到最高,生怕错过任何一通电话或者短信。

    然而。

    从下午到晚上,一点线索都没有。

    而此时。

    距离小星星失踪,已经过去了最宝贵的黄金十二小时,所有人都很沉默,因为他们都清楚,时间拖得越长,小星星的处境就越危险。

    所有人的心都紧紧绷着。

    所以,当心肝的电话响起的时候,她反射性地从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可当看到来电显示是家里的座机之后,她眼底的光芒又暗淡下来。

    她吸口气,调整了情绪之后才接通了电话,“喂,奶奶?”

    “心肝,你去哪儿了,天都黑好久了,怎么还没回来,你跟谢言在一起吗,今天晚上还回来吃晚饭吗?”

    “”心肝这才想起,她接到消息之后就直接赶过来,走得太匆忙,都没有跟奶奶打声招呼,她抿唇,“奶奶,今天晚上我有事不回去了,您自己弄点饭吃吧。”

    姜宁听出她情绪不对,顿了顿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吗?”

    “”告诉她真相也只是多一个人担心而已,心肝随口说了个谎,“嗯,餐厅这边出了点事情,需要我过来处理一下,最近几天我应该都回不了家。”

    姜宁担心,“严重吗?

    是不是碰到不讲理的客人了,别人看到老板是你一个小姑娘会不会欺负你啊?

    不行的话你跟你爸妈说一下,让他们出面解决。”

    心肝已经提心吊胆一整天了,这会儿听到姜宁机关枪一样叨叨个不停,脑袋突突直跳,她捏着手机,红突然就爆发了,“够了!你知道什么,你烦不烦啊。”

    刚吼出来,心肝就后悔了。

    奶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不是她绑了小星星,她对她吼什么。

    电话那端,姜宁果然沉默下来,心肝揉着脸苦笑,“对不起啊奶奶,我不该对您吼,我不是冲您我就是心情不好,我”“奶奶知道。”

    姜宁温声打断她,“心情不好发泄出来就好了,能做你的出气筒奶奶也挺高兴的。”

    “奶奶”“你忙吧,奶奶去外面吃个晚饭,顺便散散步。

    你的事情解决了记得跟奶奶说一声,免得奶奶担心。”

    心肝想道歉想解释,张张嘴却无从说起,她只能揉着眉心苦涩地说,“好。”

    电话挂断。

    下一秒。

    肩头一暖。

    是谢言双手按在她的肩膀,心肝眼圈立马红了,她咬着嘴唇,“我刚才是不是很过分?”

    “我理解。”

    天色已经漆黑,古镇里所有的建筑都亮起了灯,灯上有很多造型,心肝却无心观赏,她看着前方搜索中的人群,默默抓紧了谢言的衣服下摆,她的眼圈更红了。

    在爸妈舅舅和萧睿面前她情绪不敢外泄,怕他们跟着担心,可现在,她是真的忍不住了,她哽声问谢言,“谢言,你说小星星和墨羽会平安回来吗?”

    “”见她不说话,心肝咬着嘴唇说,“比起萧睿,其实我跟小星星相处的时间要少很多,小时候她常年住舅舅家,那时候我和萧睿要上学,只能放学的时候陪她玩一会儿。

    后来她身体慢慢好转,才回到家跟我们相处了几年。

    小星星没有上过学,所有的课程都是在家里找家教一对一教学的,等她再大一点,舅舅就开始带着她历练,后来她对考古产生了兴趣,就开始了全世界遍地跑的生活你别看我比她大五岁,其实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她更像个姐姐。”

    “”“日常生活中都是她在照顾我,碰到需要出力气的活她从来不让我干,我刚才想了一下,我这个做姐姐的,好像从来也没为她做过什么。”

    谢言搂住她的肩膀,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她,“她会平安回来的,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