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8章 不是他干的

    第1788章  不是他干的

    “弘裕,让他开口。”

    “好。”

    帮龙御天推轮椅的弘裕走过来,他来到床边,单手拎住张扬的领子,把他整个人腾空提了起来,呼吸不畅,脸憋得通红,张扬两只手拼命撕扯弘裕的手,弘裕丝毫不为所动,手指渐渐收紧,张扬双腿悬空,蹬着腿扑腾起来。

    弘裕面无表情,“说,把我们二小姐藏哪儿去了。”

    “我,不知道。”

    弘裕看向龙御天,龙御天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心肝,你出去。”

    “舅舅……”

    “听话。”

    “……”

    心肝知道,肯定是接下来的画面太血腥,舅舅不想让她在旁边围观,心肝抿了抿唇,知道现在不是耽误时间的时候,她拉着谢言去了外面的走廊。

    刚站定,就听到房间里传来张扬痛苦到极致的惨叫声,那声音光是听一下就让人汗毛倒竖毛骨悚然。

    心肝紧紧抓住谢言的手。

    这些年来,舅舅在他们面前一直温和又慈祥,以至于她都忘了他年轻的时候根本不是只无害的兔子,而是一只连爸爸都忌惮的凶狠雄狮。

    房间里惨叫一声连着一声。

    谢言和龙御天是同事,但他是第一次见到龙御天充满戾气的一面,他有些担心,“这样下去会不会出事?”

    “不会,我舅舅有分寸。”

    “……”

    谢言听着张扬的惨叫,对这话十分怀疑,见状,心肝解释说,“我们家的情况你不了解,小星星刚出生的时候身体很不好,我舅舅医术高超,所以我爸妈就把小星星送到他身边抚养。我舅舅家佣人也挺多的,但小星星的吃喝拉撒他从不假手他人,全都是亲力亲为。小星星小时候很依赖舅舅,是比依赖我爸妈都要依赖的那种,她身体虚经常生病,她生病的时候谁都不要,只要我舅舅,我舅舅就成天成夜不眠不休地陪在她身边照顾她。”

    “虽然小星星叫他舅舅,但在小星星心里,舅舅是像爸爸一样的存在,我舅舅也是一样,他一辈子未婚未育,一直把小星星当成自己亲生孩子一样对待。现在小星星失踪,他心里比谁都着急,他不会弄出人命的,他还要从张扬口中得知小星星的下落。”

    “……”

    谢言微微松口气。

    两个人在外面等待着,心肝的身体绷得很紧,谢言知道她是在担心妹妹,他想开口安慰她两句,但这个时候任何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谢言只能揽住她的肩膀,无声地给她力量。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

    两个人站在走廊里,听着房间里张扬的惨叫从高亢变得低沉,又从低沉变得断断续续,最后虚弱得连喊都喊不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弘裕推着龙御天从房间里出来。

    心肝和谢言赶紧迎上去,“舅舅,怎么样,他说了吗?”

    龙御天脸色难看,心肝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她看向弘裕,弘裕脸色也不好看,“不是张扬做的。”

    心肝愣住,“怎么可能,他是不是死鸭子嘴硬?”

    “应该不是。”弘裕抿唇说,“他的骨头没有嘴硬,他说他确实有报复萧家的想法,但还没有付出行动,刚才你舅舅黑了他的手机和电子产品,他近期除了跟张钊的辩护律师和他父母通过电话,没有跟别人联系过,而且他的银行账户也没有变动,他应该没说谎,小星星不是他绑的。”

    “……”

    闻言。

    心肝不但没有放松,一颗心提得更高了。

    是张扬,他们还有线索,可如果不是张扬,那小星星到底被谁带走了?小星星的功夫是舅舅和弘裕叔叔亲自教的,毫不夸张的说,她的功夫比她跟萧睿强多了,尤其是她这些年一直跟着考古队到很多环境恶劣的地方考古,她的身体素质和反应能力都很强。而且她学医,身上也经常带一些防身的药物。

    她身边的保镖是弘裕叔叔和红羽阿姨的儿子墨羽,墨羽的身手也是一等一的好。小星星考古的古镇是风景区,常年人流不断,她实在想不到,到底谁有这样的本事,能在那样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小星星和墨羽一起带走。

    “舅舅……”

    “马上出发去Z省。”龙御天问弘裕,“安排好了吗?”

    “好了。”弘裕看了眼手机,“红羽安排了直升机,在附近一家酒店的天台上等我们。”

    “立马赶过去。”

    “好。”

    两人往电梯的方向走,心肝赶紧跟上去,“我也去。”

    “嗯。”

    龙御天没有反对,见状,谢言也默默跟上几人,几人乘电梯离开酒店,谁也没管张扬的死活。

    而此时。

    房间里的张扬僵直的站在床边,他两只手臂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曲着,他浑身是血,但凡是裸露在空气里的皮肤,几乎没有能看的地方。

    他呼吸微弱,每次呼吸胸口就是一阵剧痛,他嘴角带血,却一动不能动。

    他被龙御天点了穴道,浑身僵硬如石块,他试着动了动手指,可手指却根本不听使唤,不只是手指,他浑身上下就没有听使唤的地方。

    他僵硬地站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终于有了知觉,腿一软,他整个人倒在房间的大床上,疼得眼前发黑,他艰难地爬到床头,两只手臂不能动,他艰难地用下巴拨通了酒店前台的电话。

    他闭眼趴在床上,等待工作人员的救援。

    龙御天气势汹汹地闯进酒店,他不信酒店的工作人员没看到,可从头到尾,根本没有人出现,甚至没人报警。

    把他哥送进监狱判了无期,他已经被他们害得无家可归,他们竟然还不放过他,跑到酒店来把他打个半死。

    这就是萧家!

    活该萧星星被人绑架,他现在无比期盼绑匪把萧星星撕票,他迫不及待想看到萧家人痛苦的样子。

    张扬眼珠子一片通红。

    他现在迫切地想知道是谁绑架了萧星星,能在萧家的保护下绑走萧星星,对方显然很有本事,如果他能在萧家的人找到对方之前找到他们……他一定要让萧家的人痛苦一辈子。

    光是想想,张扬就热血沸腾。

    他一刻也待不住了,等酒店的工作人员到了之后,他没去医院,让工作人员给他打辆车,直接去了Z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