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7章 小星星失踪

    第1787章  小星星失踪

    “……”

    心肝心脏猛然一紧。

    萧睿只有在遇到特别严肃的事情的时候才会叫她姐,意识到他没有在跟她开玩笑之后,心肝脸色突变,她看了眼次卧的方向,握紧手机走向阳台,急切地问,“什么叫失踪了,小星星不是在Z省古镇那边考古吗。”

    萧睿声音沉沉,“刚才她的导师打来电话,说今天天不亮小星星去古镇吃早饭,饭后一直没回古墓现场,起初他们没放在心上,以为她是忙活了几天,去外面放松放松。临近中午,她还没有回去,导师这才觉得不对,给她打电话,她也一直是关机状态,小星星工作认真,从来不会这样玩失踪,她导师就发动所有人去找她,但从上午到现在,把他们最近常去的地方都找了个遍,也没找到她。”

    “保镖呢?”

    她和萧睿小时候被绑架过几次,所以爸妈对他们姐弟三个的安全非常重视,他们三个不出云城就算了,只要离开云城,身边肯定有保镖跟着。

    “保镖也联系不上。”

    “……”

    心肝太阳穴突突直跳,她脑袋里第一个冒出来的人就是张扬,今天离开法院的时候,张扬还在警告她让他们全家人都小心点,会不会是张扬做的?

    “张扬呢,他现在人在哪儿?”

    “云城的一家酒店。”萧睿给她打这通电话就是为这件事,“我跟爸妈现在要去一趟Z省,我让人把张扬的确切位置发给你,舅舅也接到消息往张扬那边赶了,你现在赶紧过去一趟,我担心舅舅弄出人命。”

    心肝咬牙切齿地说,“要真是他干的,他死有余辜。”

    “心肝!”萧睿加重语气,“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小妹。”

    “我知道了,我现在立马过去。”

    “……”

    挂断电话的瞬间,她微信里已经收到萧睿让人发来的酒店定位,心肝片刻也不敢耽误,抓起手机就往外跑。

    谢言一直站在她旁边,把事情大概听了一遍,见状,他赶紧跟上去,“我跟你一起去,你这个状态不能开车。”

    “好。”

    心肝的状态确实不能开车,她这会儿双手都在发抖。

    张扬!

    他最好祈祷小星星平安无恙,否则……她一定亲手neng死他。

    谢言一路驾车狂飙,很快就到了张扬所在的酒店,两人刚把车停稳,就有人快步迎上来,是萧睿安排在张扬身边盯着他的人。

    “张扬人呢?”

    “在十九楼的客房。”

    心肝快步往电梯口走,谢言和来人大步跟上她,心肝按了电梯,等电梯的过程中她问来人,“你盯着张扬多久了?”

    “张钊被警方带走调查之后,萧总就让我盯着张扬了。”

    “他这段时间有没有离开过云城?”

    “没有。”

    就算没有,他也是最大的嫌疑人,张扬有张钊给他留的钱,这年头只要有钱,想干什么干不了,他甚至不需要亲自出马,一个电话就能指挥别人绑架小星星。

    心肝迅速上了电梯。

    来人在心肝来之前就弄到了酒店的房卡,几人刷开直接上了十九楼,有房卡很方便,心肝直接来到张扬所在的房间,刷卡进了房间。

    张扬住的是一个大床房。

    打开房门,走两步穿过卫生间,心肝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张扬,与此同时,正拿着易拉罐啤酒往嘴里倒的张扬也听到动静往这边看来。

    见到来人是心肝,他脸色瞬间阴沉,“你来干什么?”

    心肝的戾气已经憋了一路,此时看到张扬,她再也不克制,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床边,一把揪住张扬的衣领,“小星星在哪儿?”

    “什么小星星,你在说什么鬼。”

    “少给老娘装傻。”心肝一拳砸在张扬下巴上,她用力把他按在床上,膝盖抵着他的胸口,“你把我妹妹弄到哪儿去了。”

    张扬今天心情不好,从法院离开之后就回到酒店喝酒,他喝得有点多,脑子反应也有些迟钝,见萧心肝濒临爆炸的样子,再联系到她说的话,他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嘿嘿笑起来,“呦,你妹妹失踪了?该不会被人绑架了吧。”

    心肝又是一拳砸过去,“说!你把我妹弄哪儿去了,再不说老娘打死你。”

    张扬疼得吸气,却干脆利落地回答,“不知道。”

    “你……”

    “哈哈,你要发现是谁记得告诉老子,老子去当面感谢他。”就算挨揍,张扬也乐得合不拢嘴,“哈哈哈,原来你们萧家的人也有人情味啊。这回轮到自己的妹妹出事知道着急了吧。哈哈哈,这就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心肝红了眼,按住张扬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要是平常张扬肯定打不过心肝,但他喝了酒,再加上这会儿心情好,浑身蛮力。趁心肝情绪激动,他猛然一个翻身,把心肝按在床沿,想到他哥今天被判了无期,他眼珠子通红,狠狠掐住心肝的喉咙。

    “你们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你们,你们把我哥害得这么惨,你们也别想好过,萧心肝,去死吧。”

    谢言和萧睿安排的保镖立马上前。

    他们还没来得及动手,心肝膝盖狠狠一顶,正中要害,张扬惨叫一声松开手,蜷缩在床上疼得浑身冷汗。

    心肝一脚踩在他背上,拉住他的双臂狠狠一折,反剪住他的双手,张扬被迫跪在床边。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把小星星藏哪儿了。”

    “不,知,道!”张扬张着嘴大口喘气,“你们萧家不是能耐吗,有本事就自己去找,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找到她。你们可要抓紧时间了,我记得萧星星今年二十岁了吧,青春又貌美,如果晚了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哈哈哈……啊——”

    心肝忍无可忍,她发了狠,用力一拧,直接折断了张扬一只胳膊,张扬惨叫一声,疼到把脸埋在被子里,他粗喘着,半天才缓过劲来,“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告诉你。”

    “砰——”

    心肝正要再动手,房门突然被人暴力的踹倒,一扭头,她就看到龙御天推着轮椅,缓缓进了房间。

    龙御天面罩寒霜,狭长的凤眼满是煞气,“打死也不说?那就往死里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