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6章 黑历史

    心肝被谢言赶出了厨房。

    没了心肝干扰,他非常麻利地做了四菜一汤,一个红烧狮子头,一个虾仁炒芹菜,一个青椒肉丝,一个红烧茄子,外加一个紫菜虾仁鸡蛋汤。

    “奶奶,心肝,洗手吃饭了。”

    “来了。”

    心肝飞快地洗了手,然后去厨房帮忙,谢言没让她端菜,只让她盛米饭拿筷子,心肝知道他是怕她烫到手,她觉得谢言太夸张了,但内心又有些小窃喜。

    摆好饭,三人入座一起吃。

    “都是一些家常菜,不知道合不合你们口味,你们尝尝看,哪里不对我下次再改进。”

    上次吃家里做的饭菜,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看着满桌子家常菜,姜宁眼眶有些湿润,她还以为这辈子都感受不到这种烟火气了。

    她每个菜都尝了一口,然后对谢言竖起大拇指。

    “好吃。”

    心肝尝了之后也非常给面子,“厨艺不错啊。”

    “你们喜欢就好。”

    两人非常给面子,几个菜都吃了不少,饭后,心肝和谢言一起收拾碗筷,心肝是个美食家,所以她虽然平时不做饭,但厨房里的家电一个也不少,刷锅洗碗不需要动手,直接把锅碗瓢盆放进洗碗机就行了。

    谢言疑惑,“这能洗得干净吗?”

    “锃亮锃亮的,尤其是锅盖和杯子这种玻璃制品,干净到能反光。”

    谢言感慨,“真方便。”

    “解放双手嘛。”

    确实。

    像他,虽然会做饭,但他也不喜欢洗碗,以后他们俩结婚了,弄个洗碗机,就不用纠结洗碗的问题了。

    “你洗个手,我房间里有花茶,我去给你泡一杯。”

    “好。”

    心肝去房间里找茶包泡茶,等她端着茶杯出来,就看到谢言和奶奶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头挨着头在看什么东西。

    “这张是心肝两岁多的时候拍的,跟现在完全不像是吧,哈哈,心肝小时候是可爱型的,胖嘟嘟圆滚滚的,她头发天生自然卷,短发就跟小卷毛一样挺可爱的,但她看别人小姑娘扎辫子好看,就非要留长发,但她那个头发吧实在太难打理了,尤其是每天睡醒之后,头发就跟个小鸡窝一样。

    每天早晨给她梳头,都疼得嗷嗷叫。

    偏偏她又舍不得剪,所以小时候她就经常顶着一头爆炸头到处跑。”

    “”“这张是三周岁的时候,心肝小时候妈妈不在身边,那时候她爸爸工作忙,她大多数时间都是我跟她爷爷带。

    那时候我跟她爷爷住在云城郊区那边的半山别墅,那边离公司太远,两岁多的时候她爸爸就带着她搬到了锦园。

    别看她爸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对心肝啊,他是疼到骨子里。

    心肝很小的时候,只要他在家,他就不让佣人帮忙,会亲自给她擦拭擦尿,洗澡穿衣,给她烫奶粉换尿裤。”

    明明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回忆起来却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姜宁甚至还记得很多小细节。

    她指着照片笑着说,“这是小丫头三周岁的时候,她爸爸给她办生日派对的现场,她脑袋上的生日帽都是定制的,小丫头那会儿特别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

    她二叔为了让她高兴,特意给她找萧氏集团旗下的珠宝品牌设计师设计的生日帽,上面还镶了好多闪闪发光的细钻。

    还有她的裙子,上面都是能闪瞎眼的亮片她小时候的审美可浮夸了。”

    蹭!意识到两个人在看什么,心肝一张脸瞬间爆红,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赶紧把手里的茶杯随手放到一旁,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伸手就抢走了老相册。

    “不许看。”

    她抱着相册不撒手,“奶奶,这相册不是让我压到箱子最底下了吗,您什么时候找出来的,怎么还拿给谢言看。”

    老天。

    那是她的黑历史啊。

    她小时候胖得跟个球一样,还有她小时候的审美,天知道那时候她怎么那么喜欢bulingbuling的东西,小时候觉得美得冒泡,穿上她就是人世间最美的小公举,但现在看来简直有毒。

    那体型配那发型,再配上那种粉嫩到不行的发光裙,就一个字——丑!要不是爸妈反对,她早就把这些照片销毁了。

    啊啊啊。

    怎么就让谢言看到了。

    心肝赶紧看谢言的反应,见他眼底笑意盈盈,她跺脚,“你嘲笑我!”

    “不是,我是觉得你小时候特别可爱。”

    “骗人。”

    “没骗你。”

    谢言正色说,“真的很可爱,眼睛又大又圆,眼神也很灵动,一看就古灵精怪。”

    “真的?”

    “骗你是小狗。”

    “”心肝脸上的热度这才褪下去一些。

    “拿给我,我再看看。”

    “不要。”

    谢言叹气,“我就是想多看看你小时候的照片,多了解了解你小时候的事情。

    我小时候都没有拍过照片,我都不知道自己小时候长什么样子。”

    “”听着怪可怜的。

    心肝心一软,重新把相册递给他,她绷着脸警告,“不许笑话我,敢笑话我就不给你看了。”

    “绝对不笑。”

    谢言一张张地看过去,心肝小时候跟姜宁一起生活,每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姜宁都记得,她一一讲给谢言听,小时候的事情心肝也不记得了,她坐下跟谢言一起听。

    这本相册是萧凌夜从老宅那边拿过来的,只有心肝刚出生到三岁半的生活记录。

    翻到最后一页,谢言还意犹未尽,“没了吗?”

    “没了。”

    心肝说,“这些都是我很小的时候在半山别墅拍的,跟我爸还有我二叔搬到锦园之后也拍了挺多,不过那些相册都在锦园,我爸妈收着,你要想看,以后回家我找给你看。”

    “好。”

    一本相册,三个人看了一个多小时,等照片看完,姜宁也解说得累了,她回房间午睡,把时间留给两个年轻人。

    没了家长,谢言大胆很多,他伸手握住心肝的手,心肝发现谢言好像真的挺喜欢她的手,每次握在手里都会摩擦着把玩,她晃晃手,“好摸吗?”

    谢言诚实地点头,“又软又滑,手感特别好。”

    “”每次他正儿八经的时候,心肝都想调戏他两句,她刚想开口,手机突然响起来,电话是萧睿打来的,心肝暂时放过他,接通了电话。

    听到萧睿的话,心肝脸上笑容瞬间消失。

    “姐,小星星失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