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5章 好多地方比手好看多了

    “朋友?”

    谢言眯着眼看向心肝,心肝回视得理直气壮,她用眼神说,你自己说要重新追求我的,我现在还没同意做你女朋友,说朋友有什么问题吗?

    “”谢言看懂了心肝的眼神,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对上老太太慈祥的眼神,他微微一笑,“奶奶好,我叫谢言。

    心肝说得对,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毕竟做过几十年的豪门阔太,姜宁眼睛还是很毒的,从两人之间的互动就知道两人不是普通朋友这么简单。

    不过既然两人不说,她也不揭穿。

    虽然这样想,她心里却明白,不是重要的人,心肝是不会把对方带到她面前的。

    姜宁目光定定的在谢言身上落了两秒,一眼扫过,从穿着打扮上就能看出谢言家境普通。

    但她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早就没有年轻时候的那种偏执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

    只要是心肝喜欢的,她都没有意见。

    而且这个男孩子相貌俊朗,眼神正直,被她目光打量,他虽然有些紧张,却礼貌地颔首微笑,目光不躲不闪,一看就不是小家子气的人。

    姜宁目光下移。

    就发现谢言手里提着两大包塑料袋,透明的塑料袋里可以看到里面的东西,一大包水果,还有一大包蔬菜肉类和油盐酱醋之类的瓶瓶罐罐,两包东西分量都不轻。

    他一手一包东西,手掌被勒出深深的红痕,手指也有些充血。

    尽管如此。

    他也没让心肝帮忙拎东西减轻重量。

    姜宁移开目光,她推推心肝,“帮忙提东西。”

    心肝摊手,“他不让。”

    姜宁看向谢言,谢言的目光却落在心肝的手上,她的手比很多广告里手模的手还漂亮,她做了美甲,是很清新的淡蓝色,衬得她的手指更修长白皙。

    谢言有些移不开眼睛。

    跟心肝在一起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有恋手癖,反正她那双手,他是舍不得让她做粗活的。

    “喂,回魂了。”

    “”谢言如梦惊醒,一抬头,就对上心肝羞恼的表情,意识到自己走神了,谢言连忙看向老太太,一侧首,就看到老太太慈爱宽和的笑容,谢言心中微微一松。

    “好了,提着这么多东西不重啊,赶紧上楼。”

    “好。”

    三人一起上了楼。

    心肝这里谢言不是第一次来,心肝给他找好拖鞋之后,他就提着东西自动自发地进厨房去了,把买来的生鲜蔬菜分类放到冰箱,又拿果盘洗了一碟水果端出来,跟老太太聊了两句,临近饭点,谢言又去厨房里忙活午饭去了。

    厨房正对着客厅,老太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谢言系着围裙,在厨房的中岛上忙着洗菜切菜备菜,她打趣地说,“嗯,普通朋友,确实挺普通的。”

    “”心肝小脸微红,她放下包包,别扭地说,“那谁让他之前惹我生气呢。”

    心肝凑近姜宁,小声问她,“奶奶,您觉得谢言咋样?”

    她年轻的时候就是太强势,在两个儿子的婚姻大事上管得太宽,所以两个儿子现在还怨恨她,姜宁哪里还会随便提意见,只拍着心肝的手说,“你喜欢就好。”

    “我喜欢。”

    姜宁捏捏她的鼻子,“矜持点。”

    “奶奶,我已经很矜持很矜持了,要不然早就把他扑倒让您做曾外祖母了。”

    “”“奶奶,您看会儿电视,我去厨房里给他帮忙。”

    “好。”

    心肝把包包挂好,一溜烟地跑去了厨房,她洗了手凑到谢言身边,“要不要我帮忙?”

    “你会?”

    “看不起谁呢,你别忘了我本行是干嘛,姐姐可是开餐厅的,而且我也不是那种坐等进账的老板,我也经常在餐厅帮忙的好吧。”

    看他在切青椒,心肝把他挤到一边,“你去弄别的,我来切。”

    “不用。”

    谢言赶紧把刀拿起来,“你别动,这刀很锋利,别伤到手了。”

    “那我帮你择菜。”

    谢言赶紧按住她的手,“你别动,我来就行了。”

    “我会。”

    “我知道。”

    心肝气鼓鼓的,“那你为啥不让我动手?”

    “”心肝瞪着他,一副他不说个理由她就不罢休的样子,谢言无奈,只能说出理由,“你的手很好看。”

    “啊?”

    “做粗活会变糙。”

    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我喜欢你的手。”

    呦。

    耳朵红了。

    心肝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她离他更近点,“只喜欢手?

    我好多地方比手好看多了。”

    “”谢言脑袋里不可抑制的冒出一些不健康的东西,一股热气往脑门冲,他手一抖,刀差点切到手指,他放下刀,无奈地看向心肝,见她笑得像只偷腥的小猫,他哭笑不得,“别胡说,我会分心的。”

    心肝嘿嘿一笑,得意极了,“谢医生,你思想很不纯洁哦,我说比手好看的是脸蛋五官,你想哪儿去了。”

    这回谢言连脸也跟着一起红了,心肝哈哈大笑,见他看过来,她忍着笑,“好好好,不逗你了。

    你让我帮帮忙呗,什么都不做也很无聊的。”

    “那你就在旁边看着。”

    好嘛。

    心肝索性搬来一张椅子放到对面,她趴在中岛上,拖着下巴直勾勾地看着谢言忙碌。

    她一直知道谢言会做饭,但认识这么久,从来没亲眼见过,今天可算看到他充分发挥了。

    看得出来,他是经常做饭的人。

    备菜的时候很有条理,看着不急不缓,但效率很高。

    尤其是切菜,毕竟是拿手术刀的人,手很稳,切的肉大小均匀,连薄厚都相差无几,他动作行云流水,不像是做饭,像搞艺术一样。

    心肝从小到大见惯了妈妈或者阿姨在厨房里忙碌,她第一次发现会做饭的男人这么有魅力。

    不管是正面侧面都这么好看。

    帅呆了。

    心肝看得入神。

    对面。

    谢言放下菜刀,跟心肝对视,心肝眨眨眼,“怎么了?”

    “要不你还是去客厅陪奶奶说话吧。”

    “为毛?”

    “你在这里,我没办法专心。”

    心肝委屈,“我什么都没干,又不会影响你。”

    对。

    她确实什么都没干。

    但被她炙热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哪个男人受得了?

    反正他是撑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