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4章 太不矜持了

    第1784章  太不矜持了

    “……”

    心肝深知,这种时候,她越是表现得愤怒,张扬的目的就达成了,所以她格外冷静,见张扬狠话放完了,她撩起长发淡淡一笑,“行啊,我会转告我家里人的。”

    张扬目光阴鸷地扫她一眼,抬步就要离开。

    “等等。”

    “……”

    心肝转身看着他停下的背影,“我也好心给你一个警告,做人最基本的一条就是遵纪守法,否则……你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张扬冷笑着离开,等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心肝的脸才阴下来,她咬牙怒骂,“神经病,明明是他哥自己犯法,弄得好像我们家的人故意陷害他一样。这兄弟俩,出了问题永远都是别人的错,从来不会在自己身上找问题,什么人啊。”

    谢言拍拍她的肩膀安抚,“别生气。”

    “我不是生气,我是愤怒。我们萧家一向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若再犯斩草除根,年三十那天他故意开车撞我的车,萧睿只让他赔礼道歉,然后离我远点就算完了。结果他不长记性,再一次触及我底线……感情他们家欺负别人的时候,别人就要任由他们欺负,只要反抗就是我们的错,这都是什么道理。”

    谢言有些担忧,“我看张扬那个精神状态,可能真的会报复。”

    “要报复就来,我们家还怕了他不成。”心肝看了眼还在那抹眼泪的张母,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算知道张钊和张扬为什么都这么不正常了,爹妈没一个靠谱的,典型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嘘。”

    心肝一天的好心情都被破坏得彻底,她快步离开法院,谢言赶紧跟上。

    他现在虽然人搬到了时代城,但心肝还住在香溢紫郡,而且最近她一直很忙,两个人见面的机会比之前还少了。

    追上心肝后,他放慢脚步,跟她并肩走在人行道上。

    倒春寒那几天过去之后,天气终于回暖,此刻阳光温暖,连风都仿佛带着暖意,不经意间侧目,发现人行道两旁的花都开了。

    肩膀挨着肩膀。

    谢言的手垂下来,试探性的握住心肝的手,心肝手一顿,侧首看他一眼,谢言装作没看到她的眼神,厚着脸皮用大手包裹住她的手。

    “……”

    瞥见他微红的耳根,心肝一扫刚才的阴霾,她晃晃两人交握的手,故意绷直嘴角,逗他,“你干嘛?”

    “牵手。”

    “我问你怎么突然这么主动,谁又给你支招了?”

    “没有。”

    “呃?”

    谢言目不斜视,耳根子却更红了,“就是想牵。”

    “……”

    心肝心里顿时美滋滋的。

    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矜持了,谢言就主动跟她牵个手,她连他们以后孩子长什么样都想好了。

    稳住。

    萧心肝你要稳住,太轻易地得到的东西,别人不会珍惜的。

    心肝吸口气,成功绷住了自己。

    “你最近很忙?”

    “有点。”

    “哦。”谢言想了想,“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

    “没有。”

    或许是她拒绝得太不假思索,谢言神色明显有些落寞,心肝心一软,跟他解释起来,“最近我奶奶在我家住,她……因为一些事情,很长时间没有跟外界接触,我最近一直在照顾她。”

    “你奶奶?”

    “嗯。”

    心肝以前没跟他提过姜宁,不是不想提,是他们家这个情况太复杂,提到奶奶,就要提到她在劳改所,提到她在劳改所,难免就要提起她以前跟家里的矛盾,甚至是她年轻时候犯的错。

    心肝觉得,奶奶已经坐牢二十年,法律上,她该受的惩罚已经受了,情感上,爸爸妈妈二叔二婶不原谅她,她也算受到惩罚了。她没办法左右爸爸妈妈和二叔二婶的想法,因为她也不是当年直接的受害人,也做不到感同身受,所以她不强求大家原谅奶奶。

    但法律上,现在她刑满出狱,说明连法律都原谅了她,那以前的事情何必再提。

    “你现在是要回家吗?”

    “嗯,我奶奶不会做饭,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我会。”

    “啊?”

    谢言握紧她的手,见她看过来,连忙说,“我会做饭,我今天刚好休息,一整天都没有事情,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去吗。”

    这是谢言第一次主动见她家长。

    心肝只犹豫了一秒就痛快地点头答应下来,“行啊。”

    两人驾车回家。

    路过水果店的时候,谢言把车停在路边,下车仔细买了好几样水果,心肝趴在车窗上,发现他买的都是一些含糖量低,比较适合老人吃的水果。

    心还挺细。

    心肝咧嘴笑起来,趁谢言挑水果的功夫,她在手机上下单,在小区旁边的商超买了不少海鲜蔬菜和各种肉类。她家从来不开火,但她很喜欢买各种碗碟锅具,所以家里不缺厨具。但她冰箱里除了矿泉水就是一些果酒之类的东西,想了想,她又下单买了各种调料品。

    心肝和谢言到家的时候,她买的菜也刚好被送到小区。

    谢言提着两大袋东西跟心肝一起回家,在楼下的时候,碰到刚好在楼下散步的姜宁,心肝迎上去扶住姜宁,“奶奶,您怎么出来了,今天外面风大,医生说您身体不好,不能吹风的。”

    “出来随便转转。”

    “……”

    心肝在心里默默叹口气。

    前几天暖暖身体不舒服一直在家,中午午休的时候萧睿偶尔会回来陪她吃饭,奶奶哪是随便转转,分明就是想在楼下远远看萧睿一眼。

    这几天暖暖已经上班,萧睿中午肯定不会回来了。

    但这话她又不能直接说,心肝只能叹气,“还是要注意身体。”

    “我知道,哪有这么虚。”

    姜宁拍拍心肝的手,看到心肝身后站着的谢言她微微一愣,就在她看过去的瞬间,谢言绷直了肩膀。姜宁是过来人,一眼看出谢言那种见家长的紧张和拘束感,她摸摸心肝的脑袋,“不给奶奶介绍一下?”

    “我朋友谢言,谢言,这是我奶奶。”

    谢言笑容僵住。

    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