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3章 你们全家,都小心点

    第1783章  你们全家,都小心点

    安思雨住院期间,张钊的案子也宣判了。

    开庭当天萧睿没去。

    他对宣判结果把握很大,安暖暖也没去,她因为手受伤,好几天没上班,开庭那天刚好是她拆掉纱布第一天上班。

    萧心肝和谢言一起去的。

    两人到了旁听席,赫然发现张钊的父亲竟然也没来,张钊的亲属席那边只有张母和张扬两个人,张母神色悲戚,张扬面无表情,见他们俩一起出现,张扬脸色陡然扭曲,眼里迸发出刻骨的恨意,心肝冷哼一声,心中却暗暗心惊。

    法庭上。

    双方律师一番辩论之后,法官宣布了张钊的罪行,并当场宣判,“张钊涉嫌强奸罪,利用职位之便受贿,数额非常巨大,两罪并罚,处一千万罚金,并判处无期徒刑。”

    或许张钊早就有预感,所以宣判后,他神情麻木,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激动的是张母和张扬。

    张母当场就哭到瘫软在家属席上,张扬浑身紧绷,死死捏着拳头,也红了眼圈,他目光紧紧地盯着张钊,四目相对,张钊对他扯扯嘴角,张扬的眼泪倏然落下。

    “哥,我对不起你。”

    张钊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阿扬整个人瘦了两大圈,人也很憔悴,显然没少因为他的事情奔波,如果有张氏集团支持,帮他打通关系,说不定他的情况还能稍稍好转,可他和阿扬已经被父亲抛弃了。

    萧家要对付他们两颗弃子,就像踩死两只小蚂蚁一样简单。

    宣判后。

    法官等人退场。

    张钊戴着手铐也被带走,张扬没有追上去,他站在家属席大喊,“哥,我会上诉的,我一定会上诉救你的。”

    张钊脚步一顿,回头看向他,“阿扬,我已经认罪,别折腾了。”

    “不,我一定要救你。”

    张钊苦笑着摇头,被带出法庭。

    记者律师和旁听席上的人也纷纷退场,等人走得差不多之后,萧心肝和谢言才手牵手一起离场,两人在法院门口碰到张母和张扬。

    张母挽着张扬的手,哭得肝肠寸断,张扬眼眶也是红的,“妈,你别哭了,我会找最好的律师替我哥辩护,云城找不到就去京城找,京城找不到我就出国找,我不信有钱找不到好律师,我更不信萧家能一手遮天。”

    “小扬,你哥已经认罪了,你不是最听你哥的话吗,你就听他的,别折腾了好不好。你哥被判无期,妈妈也很难过,可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啊。”

    现在还有什么事情比他哥的事情还重要。

    “你爸把公司交给张显那个私生子,现在还要跟我离婚,把张显那个小三妈接回来,他还要跟那个老贱人结婚。小扬,你哥被判无期了,现在妈妈就剩下你了。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跟你爸一手拼下来的,我死都不让给那母子俩。小扬,你是你爸光明正大的儿子,只有你才能继承公司。妈妈把公司名下的股份全都转给你,你去跟他们争,妈妈辛苦一辈子得到的东西,绝不能便宜外人。”

    “……”

    张扬一颗心瞬间凉了半截。

    他缓缓抽出自己的手,张母本来靠在他身上,此时没了支撑点,有些腿软,她赶紧扶住墙壁才稳住身体。

    “小扬?”

    “所以,你今天来,不是担心我哥,也没打算想办法救他,而是让我回去跟张显争公司争家产?”

    “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妈,不是妈妈不想办法,妈妈没有办法啊,我们跟萧家对抗就像蚍蜉撼树,完全没有胜利的可能性啊。明知道结果,为什么还要去做无谓的抗争。但抢公司抢家产不一样,除了你哥,你才是家里最光明正大的继承人,再加上妈妈的支持,我们一定……”

    “够了!”张扬忍无可忍打断她,他指着马路,“走。”

    “小扬,你哥的事情妈妈也很难过,可现在……”

    “我让你走啊。”张扬红着眼怒吼,“我就说,这么多年也不见你关心我跟我哥,最近怎么突然找到我,亏我还以为你是良心发现……你难过?那你有没有去找过一次律师,有没有去看守所试图看我哥一次?你以为你流两滴鳄鱼的眼泪就是难过?那是你亲生儿子,张霞,你到底有没有心!啊,你有没有心!”

    张扬声音太大,引起众人侧目,张母注意到别人的目光,顿时羞愧得面红耳赤,“小扬,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再说行不行?”

    “家?我哥在的时候,你那地方我勉强可以称之为是家,现在,我没家了。”

    张母擦掉眼泪,“就算是为了你哥,你也要去抢那些东西,家里的财产和公司本来就应该是你和你哥的,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登堂入室,看着别人把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抢走吗。”

    “登堂入室才是你最介意的吧。”

    “……”

    “这些年,为了个花心的男人,天天抓小三小四小五,为了这些破事儿,两个儿子的成长你全都不管不问,现在,这种时候了,都已经这种时候了,你竟然还满脑子都是这些事情。张太太。张太太这个称呼就这么重要吗,重要到你不管我哥的生死,还要拉着我帮你打小三。”

    “我……”

    “滚。”张扬忍无可忍,“立马从我视线中滚出去,姓张的爱娶谁娶谁跟我没关系,家里那些财产你们也爱给谁给谁,老子不稀罕。你们两个不在乎我哥,我在乎。我就算没本事把他救出来,也要替他报仇。”

    “小扬……”

    “从今以后,不要来找我,我跟我哥没你这样自私的妈。”

    “……”

    “行,你不滚是吧,我滚。”

    张母试图拦住他,张扬甩开她的手就转身,一扭头,正对上刚从法院出来的萧心肝和谢言,他脚步一顿,红着眼睛走到两人身边。

    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停住脚步,眯着眼盯着心肝,“萧心肝,回家转告萧睿,不,转告你们全家人,你们所有人,都给老子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