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0章 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

    第1780章  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

    “过了这段时间是什么时间,你千万别告诉我就是最近。”

    见他不说话,安暖暖知道自己猜对了,她瞬间紧张起来,“怎么这么突然。我的意思是说……之前没听你提过,怎么突然想结婚了。”

    “不是突然,一直都想。”

    “……”

    可怎么就挑在这个档口提这件事呢,她侧头,狐疑地看着他,就看到他眼睛里藏不住的内疚,安暖暖顿时明白了,她捧住他的脸柔声安抚,“我这不是没出事吗。”

    萧睿抱着她的手瞬间收紧,他眼睛微红,“差一点!”

    要不是他在她身边安排了保镖,要不是保镖发现不对及时赶过去把她送到医院……洗胃之后医生跟他说,如果不是及时送来医院,她身体里霸道的药性会直接要了她的命。

    病房里气氛又凝重起来。

    安暖暖故意用轻快的语气缓解气氛,“所以你想用结婚补偿我啊?这次多亏了你给我身边安排了保镖,才能化险为夷。所以要补偿也该我补偿你啊。”

    她身体这么虚弱,还要来想办法逗他开心。

    萧睿压住内心的情绪,顺着她的话笑起来,“那你想怎么补偿我?”

    她歪着头想了想,突然眼珠子一转,勾住他的脖子嘿嘿一笑,“那就照你说的,过了这段时间就结婚。”

    “好。”

    他和暖暖现在的状况跟合法夫妻就差了两本结婚证,他之前就把结婚的事情提上了征程,是暖暖想先搞事业,暂时不想结婚。

    他觉得既然认定了彼此,早点结婚晚点结婚都没有什么区别,既然她想再拼几年事业那就晚点,反正他们都还年轻。

    但王恒的话他到底还是听在了心里。

    他和暖暖不是门当户对,两个人公开关系不结婚……别人议论起来不会说他什么,却可能会在背后贬低暖暖。

    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还有一点。

    结了婚她就是萧太太,到时候所有人就知道,他对暖暖不是玩玩而已,到时候就不会再有人质疑他们的感情了。

    ……

    安暖暖年轻,新陈代谢快,洗胃又输了几天液之后就活蹦乱跳了,萧睿给她办了出院手续,她的手还没好,萧睿让她在家里又休息几天,经过这次的事情,萧睿对她的安全更上心,又在她身边安排了一个保镖。

    安暖暖知道这次的事情吓到萧睿了,为了安他的心,干脆由他去了,萧睿去上班,怕安暖暖在家无聊,给心肝打电话让心肝有空就在家里陪她,心肝哪有空啊,她这几天一直陪着奶奶姜宁,姜宁在劳改所待了二十年,已经和社会脱节了,心肝这几天一直陪着她,教她用现代化的家具电器,还给她买了一部手机,教她怎么绑卡怎么消费。有空的时候她就带姜宁在小区遛弯,带她熟悉环境,告诉她商场超市医院的位置,还特意告诉她哪家饭店里的饭好吃。

    她忙到脚不沾地,连搬到时代城的谢言都没顾上,更别说安暖暖了。

    见她指望不上。

    萧睿又联系了赵欣意,问她有没有时间过来陪安暖暖,赵欣意已经从康华医院辞职,专心致志地当起了她的小网红,时间上很自由,听大佬让她来陪暖暖,二话不说就来了。

    萧睿上班的时候赵欣意陪安暖暖,萧睿下班她立马就告辞,非常有眼力见。

    其实萧睿猜错了。

    不是赵欣意有眼力见,是她跟气场强大的萧睿相处压力太大,而且她一只单身狗实在不想吃两个人的狗粮,所以还是撤吧。

    萧睿让方伟送她回家。

    赵欣意离开之后,萧睿难得在安暖暖面前夸她,“你这个朋友不错,可以深交。”

    “那当然,欣意是我最好的朋友,不止欣意,还有我另外两个你没见过的大学室友,我们感情都很好,虽然她们俩现在不在云城,但我们四个人有个小群,经常会聊天的。其实刚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担心呢。”

    萧睿小心地给她拆掉手上的纱布换药,随口问,“担心什么?”

    “担心她们会因为你疏远我啊。”

    萧睿挑眉。

    “你这是什么表情……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好吗。就你吧……在一般人眼里还是很有距离感的,我朋友又不嫌贫爱富,你有钱她们也不会来巴结你。感觉跟你有距离,自然就疏远了。不过还好,她们对我的态度没有因为你而改变。”

    “你呢。”

    “我?”

    萧睿把沾血的纱布扔进垃圾桶,抬头定定地看着她,“当初你认识我的时候,也觉得我有距离感?”

    安暖暖诚实地点头,默了默,她指着脑袋,忍不住小声吐槽,“我那时候还觉得你这儿有毛病。”

    “……”

    见他黑脸,安暖暖有些心虚,她底气不足地说,“也不能怪我啊,谁让你那时候天天阴晴不定的,经常上一秒还是笑脸,下一秒就冷脸了,变脸比翻书还快,谁看了不害怕啊,啊,疼疼疼,萧睿你这是打击报复。”

    萧睿故作凶狠地把纱布缠上,磨牙说,“现在呢?”

    安暖暖反应很快,眼睛一转立马就说,“现在才发现当初我是眼瞎了,这么一极品大美男在面前,我不欣赏他的脸和身材,竟然去关注他脑子有没有毛病……不不不,你脑子没毛病,我脑子有毛病,是我关注的点出了问题。”

    这还差不多。

    萧睿轻哼一声,手下的动作也缓和了下来,知道安暖暖在意她这几个朋友,他默默地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当晚。

    临睡前,萧睿接到了许谦打来的电话,萧睿看了眼躺在床上跟赵欣意视频的安暖暖,起身去阳台接通了电话。

    “阿谦?”

    “事情跟你想的不太一样,警方去问张钊的时候,张钊否认安思雨对他敲诈勒索,并且告诉警方,安思雨为他流了个孩子,伤了身体,安思雨手里的那些钱,是他主动给安思雨的补偿。”

    “……”

    萧睿扬眉。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看来张钊把安思雨当成对付他的盟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