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9章 咱们去结婚吧

    第1779章  咱们去结婚吧

    “……”

    不等王恒反应过来,萧睿已经推门进了病房,把王恒关在病房外面。

    病房里。

    安暖暖正费劲地伸手够床头的一杯水,听到动静,她停下动作靠在床头,萧睿赶紧大步走过来,他扶起安暖暖,端水凑到她唇边,“想喝水怎么不喊我,我就在门口。医生说你要注意多休息,不能劳累。”

    喝了水,疼痛的嗓子稍稍舒服了一点,安暖暖靠在萧睿怀里,嗓音嘶哑,“我就端杯水……怎么就劳累了,又不是泥做的。”

    萧睿抱着她没说话。

    天知道。

    昨天他接到保镖电话赶到医院的时候有多恐惧,尤其是她刚洗胃被从房间里推出来的时候,她全身都被冷汗打湿,脸色惨白一片,因为药效已经发作,哪怕是在昏迷中,她的身体都在小幅度地发抖。

    她的手流了很多血,雪白的床单染上一片殷红。

    那画面。

    他只看一眼,心脏都几乎停止跳动。

    他低头。

    看着她已经包扎好的手,他不敢想象,她当时是有多难受,才会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找回理智。萧睿眼睛逐渐泛红,他像托着绝世珍宝一样,轻轻托起她受伤的手,一开口,嗓音竟然是暗哑的,“还疼吗?”

    安暖暖摇头。

    “对不起。”

    他跟她说什么对不起。

    安暖暖用完好的那只手捏捏他的脸,“跟你又没有关系。”

    “有。”萧睿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懊悔地说,“昨天我应该把手机铃声调大一点,这样你给我打电话,我就不会没听到。”

    不用想,他也知道昨天晚上暖暖赶过来是担心他。

    如果他接到那通电话,安抚了她的情绪,她就不会赶过来,也就不会有后续的事情发生了。

    “不是你的错。”安暖暖捏捏他的下巴,一夜没睡,他下巴上长出了青色的胡茬,有些扎手,她哑着声音说,“别用别人的错责怪自己。”

    “我知道。”

    他就是觉得事情如果能避免就好了。

    不用看他,安暖暖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慢吞吞地说,“有心算计无心,安思雨恨我恨得要死,没有这次也会有下次。我倒庆幸是这次,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换了下次,改了时间地点人物,说不定她就成功了呢。”

    “不可能。”

    说到这里,安暖暖又想起了王恒,“王恒也是被安思雨骗了,你别为难他。”

    “……”

    要不是知道王恒主观意识没有伤害她的意思,他昨晚就收拾他了,他确实该庆幸暖暖没出事,否则就算他也是受害者,他也不会放过他。

    想起王恒刚才对他说的话,萧睿微微抿唇,“不要再提他了,听到他的名字就烦。”

    “……”

    这态度是没找王恒麻烦的意思了,安暖暖点点头,果断地转移话题,问出了自己从早上就一直想问的问题,“你早知道林希是安思雨?”

    “嗯。”接触到她危险的眼神,萧睿轻咳一声,“也没多早,就上次那个照片风波之后。一开始我没往整容那方面想,就是觉得林希长得跟你很像,有点巧。后来我发现她也住我们小区,而且生活中总是能碰见,就觉得这巧合有些过头了。说起来还要感谢阿谦,是阿谦找了整形医生,确定她是整容脸,然后才确定她是安思雨的。”

    怪不得她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了许谦。

    安暖暖明白过来,“所以你们昨晚应酬,是为了钓鱼?”

    “准确地说是为了抓鱼。”

    安思雨就是那条鱼。

    确定林希就是安思雨之后,许谦就找人跟着她,发现她前天就开始接触miko,并且从miko手里买了药。

    安思雨就是安思雨,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他和许谦商量之后,决定将计就计,抓住安思雨犯罪的小辫子,先把她这个定时炸弹关起来再说。

    他想,那些药安思雨不是用在他身上,就是用在阿谦身上,所以两个人对安思雨都十分警惕,安思雨去洗手间的时候,他和阿谦就知道,她肯定有所行动了。

    的确。

    她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就坐到了阿谦身边,并且开始给他灌酒,那时候他以为她的目标是阿谦,万万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设计把暖暖也骗来了酒店,算计他们的同时,连暖暖一起算计。

    “为什么不告诉我。”

    “什么?”

    “安思雨的身份。”安暖暖瞪着他,“发现她的身份之后,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算了,你别说了,你不开口我都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想让我操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想着自己解决了就行了。”

    萧睿没有否认。

    安暖暖有些无力,“萧睿,我是成年人了,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下次再有这种事情,我希望你能第一时间告诉我。安思雨要害的人是我,你跟我说了,我会对她提高警惕,如果要抓她的犯罪证据,我配合你,说不定速度更快。”

    “不可能再有下次了。”

    “……你答应我再有类似的情况不许瞒着我,我不了解情况更容易胡思乱想,赶紧答应我。”得到萧睿的郑重保证之后,她才问另一个问题,“安思雨被带走了?”

    “嗯。”

    萧睿把今天早上酒店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安暖暖,听完,安暖暖只觉得安思雨活该,就是有点同情李健。

    得知她的想法之后,萧睿嗤笑一声,“那个李健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昨晚有个姓张的叫了四个年轻女孩过去,我拒绝了陪酒之后,他们三个老总和李健就自动自发地每人分了一个姑娘,昨晚就算不是安思雨,他也会找别人。”

    “……”

    安暖暖的同情立马就没了。

    因为妈妈一生的悲惨经历,她最恨的就是婚内出轨的男人,李太太比她妈妈幸运,早发现了渣男的嘴脸,并且勇敢地揭穿了他。

    活该他身败名裂。

    安暖暖轻舒一口气,“那你记得跟阿谦道个谢。”

    “我知道。”

    “宝儿。”

    “嗯?”说了一会儿话,安暖暖有点嗓子疼,靠在萧睿怀里,有些精神不济。冷不丁的,她听到萧睿的一句话,像平地一声惊雷,瞬间把她炸晕了。

    “等过了这段时间,咱们去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