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8章 因为你蠢

    第1778章  因为你蠢

    “不太好?”

    “嗯,今天早上醒过来之后,一直恶心呕吐,还有腹胀的症状,从醒来到现在一整天什么都没吃。洗胃导致她咽喉和食道粘膜受损,她说话也有些费劲,今天也没怎么说话。”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都是洗胃的正常现象,注意休息就行。”

    许谦点点头。

    昨天晚上他就查过洗胃的后遗症,洗胃是通过插管,把胃肠道内未吸收的毒物清理出来,洗胃对胃肠道粘膜会造成一定的刺激,身体虚弱或者肠胃功能不好的人群,是会出现恶心呕吐,腹胀腹泻等症状的。

    没别的反应就是正常的。

    许谦松口气,“那我先走了。”

    “不进去看看她?”

    “不了。”许谦双手插兜,姿态轻松随意,“公司那边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安思雨已经进警局了,我也功成身退了。医院这边有医生,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暖暖对这段感情已经放下了,但他还没有。他现在还没办法坦然地见她,更没办法喊她一声嫂子。

    所以。

    还是不见了。

    “我走了。”

    “嗯。”萧睿拍拍他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改天一起吃饭。”

    “这段时间为了跟安思雨演戏,工作落下不少,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加班。”许谦开起了玩笑,“吃饭的话估计要找我秘书约时间。”

    “……”

    “不过如果是你跟暖暖的酒席,那不管多忙,我肯定是要过去吃的。”

    萧睿扬眉。

    今天的许谦好像又回到了曾经的状态,他也跟着笑起来,“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们肯定不能让你等太久。”

    “真的?”

    “当然是真的。”

    “行。”许谦笑起来,看上去已经没有丝毫芥蒂,“伴郎服别忘了给我留一套。”

    萧睿眉头挑得老高,脸上诧异又带着惊喜。他和阿谦成年后就说过,以后不管对方谁先结婚,都要给对方做伴郎,谁知道,造化弄人,让他们俩爱上同一个女人。

    跟暖暖在一起,并且知道暖暖是阿谦前女友之后,他就打消了找阿谦做伴郎的念头,要不然弄得跟挑衅炫耀一样。

    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提了出来。

    这代表。

    他并没有因为暖暖,对他这个大哥的感情产生任何改变,萧睿能不高兴吗,他想开口,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罕见的有些失语。

    “怎么,怕我太帅抢了你这个新郎的风头?”

    萧睿回过神来,笑着说,“我萧睿的人生字典里就没有怕这个字。再说了,新郎官自带主角光环,想抢我风头,除非哪天我给你当伴郎。”

    “那恐怕不行,已婚人士还想当伴郎,想什么呢。不过等我结婚,可以勉强让你当个证婚人。”

    “那就这么说定了。”

    “好。”

    萧睿压抑了一整天的心情终于好转了一些,他目送许谦离开,等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他转身,打算回病房。

    转身之际,看到病房门口站着的王恒,萧睿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

    从昨晚保镖把暖暖送到医院到现在,除了中间去警局配合调查做笔录,他余下的时间都在这里,就在那里站着,不提进病房的要求,但也不离开。

    萧睿对他本来就没有好感,此时看到他,眼底更是冰寒一片。

    他当王恒不存在,直接推门进病房。

    “等一下。”

    “……”

    萧睿脚步一顿,他回头,目光清冷的盯着王恒,等着他开口,王恒硬着头皮走过来,“对不起。”

    萧睿没有接腔。

    王恒低着头,“不管怎么说,昨天的事情都跟我有关,好在老板……反正真的很抱歉。”

    他确实该庆幸暖暖没有出大事,也该庆幸他没有对暖暖做出不轨的举动,否则现在他绝不会全须全尾地站在这里。

    “说完了?说完了就滚。”

    “……”

    王恒咬牙承受着萧睿的冷言冷语。

    没办法。

    谁让他做错事,别说是对他说难听话,就是揍他一顿,他也只能受着。他鼓起勇气,抬头跟萧睿四目相对,“我还有话没说完。”

    萧睿没说话,但神色已经渐渐不耐烦,王恒也不想耽误他的时间,连忙说,“我想了一整夜,我之所以被林希……不,是安思雨。我之所以被她骗,固然有我自己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因为你。我每次看到你,你都是冷漠脸,而且你对老板也没有太多关心。别人男朋友都是上班送,下班接……我进公司几个月,你接老板下班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还有礼物,别人男朋友不说礼物不断,起码也会在特殊的日子给女朋友准备礼物,但我也没见你给老板送过……我说这些不是为了给自己上当受骗找借口,或许你跟老板之间有自己的相处模式,但作为旁观者来看,你这个男朋友就是不称职。”

    见萧睿冷眼扫来,王恒心瞬间提起,他眼一闭心一横把剩下的话一股脑全都倒出来,“不只是我,公司的很多同事也觉得你对老板关心不够。你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更容易给别人一种老板对你来说可有可无的错觉。”

    “……”

    “也许你觉得外人的眼光对你来说不重要,但我觉得挺重要的,尤其是对老板挺重要的。你和老板社会地位相差太多,你再不多搞点仪式感,谁知道她对你的重要性。还有,如果你时时刻刻地表达着对老板的爱意,根本就不会有我的存在。”

    “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板是个很优秀,很认真也很有魅力的女人,今天有我,以后也会有别人喜欢她,既然彼此相爱,就不要给别人可乘之机,多对她表达爱意,让她身边的人都知道她男朋友对她很好,以后会避免很多麻烦。”

    萧睿眯着眼,若有所思,片刻后,对上王恒期待的眼神,他冷笑一声,“这么多废话,就一句说在点子上。”

    王恒呆呆地看着他。

    “你之所以上当受骗,的确是你自己的原因。”萧睿一字一句,“因,为,你,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