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7章 证据确凿

    “强奸罪?”

    安思雨觉得荒谬,她高声辩解,“我长成这样,想要什么男人,还需要去强奸?

    再说了,我一个弱女子,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那也是我吃亏,你们别妄想给我安插这些莫须有的罪名。”

    许谦早知道她不会乖乖认罪。

    他缓缓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报告单放到警察面前,“这是我昨天晚上去医院检查的血液报告,这个女人在我喝的酒里下了药,报告就是证据。”

    “”安思雨没想到他竟然还专门去医院抽血做了检查。

    她咬着牙,打死都不肯承认,“就算你被人下药,也不能证明是我做的。”

    两个警察说,“昨天晚上跟许先生喝过酒的所有人,都要去警局做调查,再做个笔录。

    安思雨,跟我们走一趟吧。”

    “”安思雨对警局有种莫名的恐惧。

    安一鸣和安大庆就是被警方带走调查,之后就被判刑,再也没出来过。

    她不想去警局,现在警方的办事效率极高,侦案的能力极强,就算她满口不承认,可只要有一点蛛丝马迹,警方就能顺藤摸瓜,找到犯罪证据。

    可眼下这情况,她躲也躲不掉。

    最终。

    安思雨还是忐忑地跟两个警察一起走了。

    许谦跟几人一起去警局配合调查。

    案件很简单,基本上不需要怎么调查,安思雨身边没有可以信任的人,所以凡事都是亲力亲为,昨天晚上的药物,她是从miko手里买的。

    miko是风月场所的女孩子,这些药物她很容易弄到,她虽然删除了和安思雨的交易记录,但警方的技术部很快就恢复了两人的聊天记录和转账信息。

    看到证据曝光,miko率先扛不住压力,招供了。

    不但把安思雨从她这里买药的事情招了,还把安思雨让她偷拍萧睿和女孩子亲密照的事情也招了。

    由此又牵扯出安思雨对安暖暖的故意伤害罪。

    安思雨咬着牙,笃定了打死不认账。

    她安思雨的身份已经被警方揭穿,索性破罐子破摔,“我是让miko拍了照片,那是因为我知道萧睿是安暖暖男朋友,想让她知道她男朋友不是全心全意对她。”

    “所以你承认自己是安思雨?”

    “”安思雨意识到自己掉进了坑里,她倒是不想承认,但不承认也不行,她的脸是假的,但血液和毛发都是真的,警方想证实她的身份,只需要拿她的血液和毛发跟安暖暖做鉴定。

    她和安暖暖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只要鉴定结果出来,她想抵赖都不行。

    只是鉴定需要几天时间而已。

    她硬着头皮承认,“没错,我是安思雨。”

    “据调查,你和你姐从小感情就不好”安思雨打断警察,“就算我们俩感情不好,也不能证明我要害她吧。”

    “确实不能。”

    安思雨刚要松口气,就听到警察继续说,“那你怎么解释安暖暖昨天晚上被关在1888包间的事情。”

    “我”“安思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想好了再回答。”

    “”安思雨索性闭嘴装死,不管警察怎么询问,她都沉默以对。

    她以为只要她不认罪,警方就奈何不了她,但还有王恒和纹身男呢。

    警方让两人到警局配合调查,两个人把昨天晚上的情况一五一十全交代了,尤其是王恒,对安思雨简直恨到骨子里,“警察同志,昨天晚上如果不是安暖暖身边的保镖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安暖暖还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你们一定要严惩安思雨,让她受到法律的制裁。”

    “法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王恒松口气。

    没多久,萧氏集团的律师团队也到了警局,又过了两个小时,有警察带了监控回来,这监控不是别的,正是昨天晚上安思雨在1888安装的监控。

    接到报警之后,警察就去万嘉酒店的两个包间现场探查了,搜了几个小时,终于找到这个藏在灯里的监控。

    安思雨原本想用这个监控让安暖暖身败名裂,但没想到,监控成了她犯罪的确凿证据。

    监控记录了她的犯罪全过程。

    证据确凿。

    她再怎么狡辩都无济于事。

    强奸未遂,外加故意伤害罪,两罪并罚,有萧氏集团的律师团队,够安思雨判几年了。

    唯一遗憾的是,虽然罪名成立,但毕竟没造成太大的实质性伤害,判不了她太长时间。

    许谦觉得太便宜她了。

    尤其是以安思雨的偏执,等她出狱了,恐怕会更疯狂地报复暖暖,她的存在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会威胁到暖暖的人身安全。

    回到医院,许谦就把他的担忧跟萧睿说了。

    萧睿沉默片刻,“如果再加上敲诈罪呢。”

    “敲诈?”

    “她没整容之前,是被暖暖从家里赶出去的,那时候她身无分文。

    但换了张脸之后,她开上了豪车,穿上了名牌,还能在香溢紫郡这样的富人区生活。

    不管她那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都需要很多钱。”

    “你不是说她之前跟着张钊,或许是张钊给她的。”

    “不可能,或者说,就算是张钊给的,也绝不是心甘情愿给的。”

    萧睿冷冷地说,“她跟张钊分开的时候闹得非常不愉快,张钊不可能给她这么一大笔钱,除非”“除非安思雨拿捏到他什么把柄。”

    “没错。”

    这个问题,萧睿早就分析过了,“现在张钊已经入狱,马上就要开庭宣判,自身难保。

    不管之前安思雨捏到他什么把柄,对现在的他来说,都不值一提了。”

    是的。

    张钊已经不可能翻身了。

    人在绝望无助的时候,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看到别人也不好过,尤其是胁迫过他的人。

    所以只要这个时候张钊接受警方的询问,一定会把安思雨勒索他的过程,全都告知警方。

    到时候根据她勒索的数额,数罪并罚,加重她的刑罚。

    “我这就给警方提供线索。”

    “嗯。”

    许谦留了给他录口供的警察的电话,简单地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他收起手机,看了眼紧闭的病房门,“暖暖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闻言。

    萧睿立马抿紧了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