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6章 她不算是人

    许易温润有风度。

    许谦跟着许易长大,耳濡目染,也学了一身的绅士风度,对待女性,他一直都是疏离却有礼的。

    他从不打女人,但安思雨不算女人,她甚至都不算是人。

    手掌阵阵发麻。

    安思雨直接被这一巴掌扇的撞到墙上,她脸上瞬间冒出五根清晰的手指印,脸上火辣辣的疼,脑袋被撞得一阵阵发黑。

    她尝到嘴里的铁锈味,然而,这一巴掌不但没让她安静,反而把她打得兴奋了。

    她捂着脸,神色疯癫,“终于被我踩到痛处了啊,哈哈,看到你难受,我心里痛快多了。

    凭什么所有不好的事情都让我经历,我就是落入泥潭,也要把你们大家全都拉下去。”

    “疯子。”

    “哈哈,我就是个疯子啊。”

    安思雨突然在房间里手舞足蹈起来,她歪头看着许谦,似乎有些不解,“你怎么不去救她呢。

    哦也对,一夜了,该发生的早就发生了,就算你现在去了,也无济于事了。

    哈哈哈,反正我的身体早就千疮百孔了,被男人多睡一次少睡一次也没区别,安暖暖就不一样了,萧睿以后肯定不会要她了。

    哈哈哈哈,算起来还是我赚了。”

    她头发凌乱,穿着一身白色浴袍,拍着手雀跃地跳起来,“赚了赚了,我赚了。

    我成功把安暖暖从神坛拉下沼泽地了,她不干净了,她会跟我一样,走到哪里都被人唾弃的,哈哈哈。”

    “她不会。”

    “”“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安思雨觉得他嘴里肯定说不出什么好消息,她捂着耳朵拒绝聆听,“我不听我不听。”

    许谦强行抓住她的手腕,拉下她的手,他声音依旧轻柔,但字字句句却像锤子一样,重重砸在她的心上。

    “暖暖她好好的。”

    “什么?”

    昨天晚上,他和萧睿都以为安思雨是冲着他们两个去的,所以确实没想到她会在那个时候趁机对暖暖下手。

    还好。

    张钊被带到警察局接受调查之后,萧睿担心张扬会趁机报复他身边的人,从龙御天那里调来了一个女保镖,暗中保护她。

    昨天。

    她给萧睿打电话萧睿不接,她匆匆赶到万嘉酒店,女保镖暗中跟着她也一起来了,她和王恒进了1888包间之后,很长时间没出来,没多久还有一个纹身男像门神一样守在包间门口,保镖觉得事情不对,当时就要进包间。

    纹身男拦着不让,保镖更确信包间里出了事,没有任何犹豫,把纹身男干趴下之后,保镖就冲进了包间。

    当时安暖暖被药效折磨得已经神志不清,为了不让自己被药物控制,她用啤酒瓶的碎片刺破了掌心。

    鲜血淋漓。

    女保镖吓了一跳,不敢有丝毫犹豫,立马把她抱起来,一路狂奔到酒店门口打车把她送到医院洗胃输液。

    王恒信守承诺,的确没有趁人之危,见安暖被送到医院,他慌忙也跟着一起去了。

    事情是因他而起,如果安暖暖因此受到伤害,他根本就没办法原谅自己。

    抵达医院后,安暖暖被送去洗胃,女保镖这才腾出空来给萧睿打电话。

    当时他和萧睿已经设好局,就等安思雨往里钻了,得知暖暖那边的状况,他和萧睿几乎没有犹豫立马赶去医院。

    等他们到医院的时候,她已经洗了胃,脸色惨白地陷入昏迷状态输液。

    从王恒口中得知事情的全过程,他和萧睿恨不得把安思雨大卸八块。

    在医院守了一夜,她才幽幽转醒。

    见她没事,许谦提着的心脏才算放下来,放松之后,怒火就怎么都无法遏制,他让萧睿在医院里守着暖暖,自己则重新赶回了酒店。

    他要让安思雨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惨痛的代价。

    他给李健的太太发了消息,并且给了她房卡让她来捉奸,李太太早就不想跟李健过了,但她一直没抓到李健的出轨证据,而且她是全职家庭主妇,怕离婚了得不到两个孩子的抚养权,所以一直忍着。

    许谦三言两语就让她决定把事情闹大,事情闹得越大,对李太太离婚就越有利,李太太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驾车来的路上直接联系了几家媒体一起过来。

    事情的发展跟他们预想的一模一样。

    许谦本来可以不现身。

    不管他现不现身,事情的结果都不会改变。

    但想到安思雨的卑鄙手段,他还是出现了,他就是来刺激她的,让她体会一下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

    果然。

    他解释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安思雨就嘶声力竭地尖叫起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

    “再告诉你一个更残忍的真相。

    暖暖和萧睿很相爱,就算她昨天晚上真的发生了什么,萧睿也不会不要她,相反,他会憎恨自己没保护好她,以后只会加倍地对她好。”

    “”许谦双手插兜,冷静地看着她,在他的目光下,安思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所以她苦心经营,到底换来了什么。

    许谦说,“换了张脸,换了个身份,只要你不作妖,是可以重新开始生活的,是你自己,亲手毁了这一切。”

    重新生活?

    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她已经满目苍夷了,怎么重新生活!安思雨觉得许谦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似乎看出她的想法,许谦冷笑,“连重新开始的勇气都没有,你活得真可悲。”

    “你们这样算计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没事不就是这次失策了吗,只要我安思雨活着一天,就不会让安暖暖和萧睿好过,还有你!”

    安思雨指着他,眼睛通红,“你这样欺骗我的感情,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恐怕没这个机会了。”

    像是在回应他的话,许谦话音刚落,就有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走进来,两人来到安思雨身边,一身凛然正气,“安思雨,你涉嫌强奸罪和故意伤害罪,现在请跟我们去警局接受调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