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5章 你这种人,根本不会懂

    第1775章  你这种人,根本不会懂

    门外围满了人。

    同一层的宾客听到动静纷纷赶来,看到房间里的情况,围在一起指指点点,还有些人已经拿出手机拍摄了起来。

    李太太觉得丢脸。

    她捂着脸掩面而去,见状,李健慌忙追赶出去,记者们见两个主角都跑了,也纷纷提着摄影机追上去,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林希一个人。

    门外的人见没有热闹可看,也纷纷退场。

    林希紧紧拽着浴袍瘫软在地。

    她明明计划得好好的,可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她好不容易换了个身份换了张脸重新开始,现在又被人捉奸在床。

    出了这样的丑闻,娱乐圈是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

    还有许谦……

    许谦肯定也不会要她了。

    她以后该怎么办。

    林希泪流满面。

    恍惚间,她听到脚步声缓缓靠近的声音,然后一团阴影笼罩住她,她僵硬地抬头,就对上许谦没有表情的脸。

    “阿谦……”

    “别这样叫我,你不配。”

    “……”林希仰着脸无声落泪,她摇头,“不是你看到的这样,你相信我好不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台的人告诉我,说2101是你的房间,还给了我房卡,我就进来了……我不知道是李健,真的。”

    她抓住许谦的西装下摆,言语混乱地解释,“我以为房间里的人是你,所以才没有拒绝……真的。我还在李健身上闻到你身上的味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知道。

    为了让她上当,他特意在李健的外套上喷了他用过的男士香水。

    林希却不知道内情,她知道没男人能受得了这种画面,可心里还是报了最后一丝希望,希望许谦能原谅她。

    许谦甩开她的手,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恶。

    “阿谦。”

    “说了,别这样叫我,我觉得恶心。”许谦蹲下来,冷冷地跟她平视,“每次看到你顶着这张假皮在我面前晃悠,我就觉得恶心。”

    “……”

    林希表情倏然僵住,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许谦,“你……”

    “安思雨,戏演完了。”

    刹那间。

    林希……不,被揭穿身份的安思雨脑袋里仿佛有道光闪现,一瞬间,所有的事情自动在脑袋里连线,形成了一个让她难以置信的真相。

    她扶着墙,浑身都在哆嗦,“你早就知道我是安思雨,来剧组也是为了刻意接近我……你让我对你产生好感,放松警惕。然后再给我致命一击。所以,昨天晚上不是前天搞错了,2101这个房间,确实是你专门为我和李健开的。”

    “是。”

    “……”

    安思雨眼珠子立马红了,她瞪着许谦,“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别把自己说得这么无辜。”许谦冷笑,“昨天晚上你在我酒里放了什么,你自己心知肚明,要不是你自己心术不正,我也算计不到你。”

    长这么大。

    许谦是她唯一真的动过心的男人,可这个男人竟然狠狠给了她一刀,安思雨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剜心的痛,她捂着心脏,“为什么这样对我,我自认不管是作为安思雨还是作为林希,从来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给我挖这样的坑。”

    她和许谦之间,唯一的牵扯只有一个人。

    安暖暖。

    安思雨豁然抬头,“你是为了安暖暖?”

    许谦没否认。

    “哈哈哈,老天爷我发现了什么,你竟然是为了安暖暖给我挖坑让我跳,哈哈……这是我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那是你前女友,把你一脚踹了的前女友啊。我是该夸你深情,还是该骂你犯贱,哈哈,你知不知道,你在替你前女友排忧解难的时候,她正跟她现任卿卿我我呢。哈哈哈,太好笑了,这真是太好笑了。许谦,你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

    “……”

    许谦不为所动,只冷静地看着她,“你这种人,根本不会懂。”

    安思雨瞬间被激怒了。

    “是,我不懂,我也不想懂。你们这些男人,一个个全都向着她,全都在帮她,我是不如她,不如她会讨你们欢心,也不如她会勾引人。”

    许谦来,就是为了恶心安思雨,闻言,他冷笑一声,“论心狠手辣,阴险狡诈,十个暖暖都不是你的对手,可要论正直善良,勇敢无畏,你拍马也追不上她。你这种人永远不会在自己身上找问题,每次遇到事情,都是别人对不起你,在你眼里,全世界都愧对你。”

    安思雨捂着耳朵,崩溃了,“闭嘴闭嘴,你给我闭嘴。”

    许谦就是要让她难受,“想想你也确实可怜的,爹不疼娘不爱,亲戚没一个搭理你的,长这么大,连个朋友都没有。真可怜。”

    “……”

    安思雨从来都没想到,许谦这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说话竟然能这么恶毒,她捂着心脏,红着眼问他,“我只问你一句,你故意接近我的这段时间,有没有一个时刻对我……”

    “没有。”

    回答的斩钉截铁,干净利落。

    安思雨心脏一阵刺痛。

    好。

    很好。

    她摸了把脸,扶着墙缓缓站起来,眼神里再也没有一丝对他的爱恋,剩下的只有疯狂,她突然轻笑一声,“是啊,你怎么可能喜欢我这种女人。你喜欢的是安暖暖那种纯净的白莲花啊,可是怎么办呢,你的白莲花这会儿恐怕已经被玷污,沾上污点了呢。”

    安思雨以为许谦听到这话会脸色大变,可是并没有。

    许谦依旧冷静。

    安思雨试图激怒他,继续用轻快的语气说,“唔……算算时间,就是昨天晚上你算计我的时候,安暖暖也被我算计了呢。哈哈,我给她喂了‘好东西’,然后把她和喜欢她的一个男的关在房间里。哦对了,也是在万嘉酒店哦,在三楼KTV1888包间里。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你说他们两个会发生什么?”

    见许谦脸色铁青,安思雨像得逞了一样哈哈大笑起来,“你喜欢的女人,那会儿正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

    “啪——”

    许谦一巴掌打断她的污言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