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2章 我也要毁了你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林希双手背在身后,目光闪烁,看到她的动作,安暖暖立马就确定了,“从小到大,只要你说谎,就会把手背在身后抠手指,眼睛还会乱飘。

    你就是安思雨。”

    “”林希抠手指的动作微微一顿,她没想到换了张脸安暖暖还能把她认出来,既然认出来了,她也没必要伪装了,她从纹身男身后走出来,眼睛里是不再掩饰的怨毒和凶狠,“没错是我,但就算你认出我又怎样,一样改变不了现在的情况。”

    她大步上前,用力把安暖暖推倒在地,安暖暖胳膊肘着地,疼得粗喘一声,眼前发黑,林希咧嘴一笑,眼神癫狂,“我就是要毁了你,我人生中所有的不幸,全都是你造成的!要不是你,我还是爸妈疼爱的女儿,是家里的继承人。

    你抢走了家里的财产,把我从家里赶出去,让我无家可归。

    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沦为别人的情人,更不会遇到张钊。”

    她一手落在小腹上,目光猩红,“是你不配合我演戏,让张钊觉得我没有利用价值,所以那天晚上慈善酒会之后,回到住处他就对我施暴。

    我被他打到小产,被迫摘除了子宫,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做妈妈。”

    “”“谁会娶一个生不了孩子的女人。”

    林希蹲下,用力揪住安暖暖的领子,“因为你,我的前半生一直生活在你的阴影下。

    现在又因为你,我后半生做不了妈妈。

    安暖暖,我这辈子全被你毁了。

    你毁了我,自己却过得幸福美满,凭什么。

    这不公平,所以我也要毁了你。”

    “疯子,种什么因结什么果,你落到今天的地步全都是你咎由自取,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算什么。”

    “你闭嘴。”

    林希扬起手就想给她一巴掌,看到她潮红的脸蛋,她突然就冷静了下来,林希随手扔开她,“现在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你只能任我宰割,也就耍耍嘴皮子惹我生气了,我才不上你的当。”

    她看了眼手机屏幕,见时间差不多了,拍拍手施施然站起来,“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时间耗在你身上,等我的事情办完,咱们再慢慢算总账。”

    林希挥挥手,纹身男走到她身边,她也不避讳王恒和安暖暖,直接跟他说,“你就在门口守着,不许放任何人进来,当然,也不能让他们两个出去,明白吗?”

    “明白。”

    林希又侧首看向王恒,“美人在怀,就看你懂不懂珍惜了,好好把握机会哦。”

    说完,不等两人反应,她和纹身男就离开了包间。

    一分钟后。

    确定林希已经离开了,王恒第一时间去拉门,门没有上锁,但一打开就对上纹身男宽阔的肩膀和凶狠的眼神,“干什么。”

    “大哥,咱们谈谈。

    林希给你多少钱,我可以出双倍不,我出十倍。”

    “滚。”

    王恒探出脑袋跟纹身男说话,眼睛却在往包间外的走廊上瞟,但应该是林希跟工作人员打了招呼的缘故,根本就没有服务员往这边来,他想求助都找不到机会。

    他只能继续跟纹身男说话,试图拖延时间。

    可纹身男也不傻。

    下一秒,他直接把王恒推进了包间,他咧着嘴狞笑着威胁,“再敢开门,我就进去跟你一起享用美女。”

    说完,他重重关上了包间的门。

    这威胁很有用,王恒确实不敢再去开门了。

    他回头,看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安暖暖,上前想去扶她,才刚刚往她那边挪了一步,就对上她防备的眼神,王恒脚步生生顿住,他站在原地苦笑,“我没有这么小人,不会趁人之危的。

    林希现在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暂时顾不上我们。

    我们现在只需要熬一熬,等熬到别人发现不对,应该就有救了。”

    他嘴上安慰安暖暖,心里却一点底都没有。

    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独居,平常隔三岔五的跟父母联系一回,尤其是现在他没有工作,也不需要去上班,就算消失个三天五天,大概都不会有人发现。

    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安暖暖身边的人了。

    可安暖暖和萧睿住一起,现在萧睿说不定处于被林希算计的境地,他实在也不敢报太大希望。

    现在他只希望这一晚上赶紧过去,等到明天早上工作时间安暖暖不去上班,之前的同事们说不定会发现问题。

    可安暖暖的状态好像撑不了一个晚上。

    此刻。

    她抱着腿,蜷缩在地毯上,一层一层的汗从身体里沁出来,她浑身控制不住的哆嗦,呼吸粗重,脸颊越来越红,眼神却越来越涣散。

    王恒吓一跳,“你没事吧?”

    “别过来。”

    “我只是想帮你。”

    “不需要。”

    安暖暖倏然抬头,她嘴唇发麻,灵魂像是被抽了出来,整个人都是飘的,她保持着最后的理智,警告王恒,“不管发生什么事,任何时候,都不许,不许靠近我。”

    “可是你”“答应我。”

    “”王恒咬牙点头,“你放心,我不会靠近你的。”

    刚才通过安暖暖和林希的对话,他大概猜到她们两个的关系,这一次他是真的被林希当枪使了,他心里对安暖暖充满了愧疚,所以哪怕喜欢的人以这种状态出现在他面前,他也没想过要对她做什么。

    要真做了,他就不是人了。

    他只是担心她的身体状况,林希和安暖暖之间有深仇大恨,她给安暖暖吃的药,药性肯定是最强的。

    现在纹身男在外面守着,他没办法求救,也没办法送她去医院洗胃。

    王恒额头冷汗直冒。

    他担心安暖暖撑不住一个晚上。

    正想着,角落里的安暖暖突然动了,她挣扎着挪到茶几旁边,抓起茶几上摆放的啤酒,用尽全身力气把瓶子狠狠砸在地上。

    瓶子应声而碎,淡黄色的液体和玻璃碎片洒了满地。

    下一秒。

    她抓起一个玻璃碎片,狠狠攥在手里,她闷哼一声,刹那间,嫣红的鲜血顺着指缝潺潺流下来。

    王恒整个人都被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