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3章 气死他,顺道继承他的遗产

    萧凌夜捂着胸口,眼睁睁地看着两人消失在视线中。

    他还发现另一个扎心的事情,心肝离开的时候,全程都没有回头看过他一眼。

    “”萧凌夜咬着牙,气得不停深呼吸,“这死丫头,她是不是想气死她爹,顺道继承她爹的遗产!”

    林绾绾哭笑不得,她安慰说,“没事没事,心肝说得对,你又不抽烟,而且咱们家也不缺酒。”

    “这不是我缺不缺的事儿,是她竟然不顾她爹的感受,向着外人的事儿!不就两箱酒两条烟吗,你瞧把那臭丫头心疼的,感情我养她这么多年,连未来女婿拿来的孝敬都不能收?

    这还没结婚呢就这样,以后结了婚,她眼里估计就没咱俩什么事儿了。”

    林绾绾深有同感。

    不过她看得比较开。

    孩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跟他们不了解的人建立了感情,跟父母渐行渐远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看萧凌夜脸色不好,她也不好在他伤口上撒盐,只说,“不怕,咱们还有小星星呢,小星星比心肝靠谱。”

    萧凌夜没被安慰到。

    小星星跟心肝是两个极端,如果心肝是个恋爱脑,小星星就是个冷静派,她倒是不恋爱,但她是个工作狂。

    这不。

    前段时间z省古镇那边修路,发现了一个古墓,她又跟考古队一起考古去了,这孩子工作起来六亲不认,不喜欢别人打扰,所以从走到现在,跟他们夫妻俩联系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再说了,小星星今年才二十岁,她是还没碰到真命天子呢,等她长大了,哪天碰到情投意合的人,指不定也把她和绾绾扔一边了。

    萧睿和萧心肝就是两个活生生的例子。

    萧凌夜搂紧林绾绾的腰,“少年夫妻老来伴,我现在可算深刻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这几个孩子没一个指望得上的,还是咱们俩相亲相爱比较现实。”

    “”另一边。

    心肝送谢言回家。

    路上她问了谢言买东西的超市,不顾谢言的反对,强硬地去超市把烟酒给退了,谢言拿着老板退回来的钱,十分无奈,“我们这样叔叔阿姨会生气吧?”

    “生什么气,我爸妈才没这么小心眼呢。”

    见他有心理负担,心肝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我不是不让你孝敬我爸妈,但这些钱是你挨打换来的,你拿这个钱给我爸妈买东西,我心里肯定不是滋味。

    咱们往后的日子长着呢,我相信你是潜力股,等你以后赚了钱,你想给我爸妈买什么就买什么,我肯定不拦着。”

    “”到这个份上了,谢言还能说什么!直接把退回来的钱塞给了心肝,心肝也不推辞,替他把钱收好。

    谢言已经办了出院手续,所以心肝没把他送医院,而是驾车把他送回了他的宿舍,老旧的小区车子能开进去,心肝直接把车子开到他宿舍楼下。

    车子熄火。

    谢言没有立马下车,扭头问她,“要不要去楼上喝杯水。”

    “好啊。”

    两人一起上了楼。

    谢言打开房门,心肝跟着走进去,只一眼,她就发现了问题,比起她上次来,客厅里显得空荡了不少,她一愣,“你和桑岩大扫除了?”

    “没有啊。”

    “那家电呢?”

    “哦,桑岩带走了。”

    谢言给她倒了杯热水,解释说,“桑岩跟周晓菁复合了,前段时间晓菁把这些年工作的积蓄拿出来,在她公司附近买了套两居室的二手房,桑岩搬到她那里住了。”

    “真的?

    那太好了。

    他们谈了好几年,感情基础都在,之前虽然分手了,但我看得出来,他们两个都没有放下彼此。

    他们怎么和好的,桑岩家里的问题解决了吗?”

    “算解决了,也算没解决吧。”

    “怎么说?”

    “晓菁觉得她和桑岩在一起吃点苦没什么,但不能影响到她爸妈,所以她和桑岩直接找到桑岩的父母,告诉他们,她虽然和桑岩在一起了,但不会让她父母贴补她,更不可能让她父母贴补桑岩的原生家庭。

    桑岩爸妈挺不高兴的,但估计是之前桑岩跟晓菁分手那段时间太颓废了,也或者是他们不相信晓菁爸妈真的不贴补他们,就没反对他们重新在一起。”

    心肝对周晓菁印象挺好的,她想了想才问,“桑岩的态度呢?”

    “桑岩也跟他爸妈表态了,只要他弟弟好好工作,以后他结婚,他这个做哥哥的肯定帮。

    他爸妈结婚早,现在才五十岁,还在务工。

    等他们到了退休年龄,他会每个月给他们打赡养费,但是现在,他不能再辜负晓菁了。”

    心肝舒口气。

    让桑岩跟父母断绝关系不现实,这样的结果大概已经是最好的了。

    “你先喝水,我回房换个衣服。”

    他很少穿西装,觉得束缚,今天穿了一上午,浑身哪哪都是难受的。

    “别换了。”

    “嗯?”

    心肝随手把茶杯放到桌子上,用下巴示意他,“去房间收拾东西,准备搬家。”

    见他没反应,心肝有些恼,“不是你跟宋叔叔说要退宿舍搬走吗!你到底搬不搬,不搬我就走了!”

    这是同意他搬到她家了!谢言连忙说,“搬搬搬,我马上就去收拾东西。”

    心肝跟着他一起进屋,“挑重要的东西先带着,剩下的东西等你有时间了再慢慢搬,反正这里距离时代城很近。”

    “时代城?”

    “不然呢,你还想搬香溢紫郡去啊。”

    心肝翻个白眼,“香溢紫郡离医院这么远,住那儿你每天光花在通勤的时间都要两个小时,还不够折腾的。

    还是时代城方便点,那边有空房间,而且那边环境你也熟悉,就算我不在,你一个人也完全没问题。”

    谢言手一顿,“什么叫你不在?

    你不搬过去,让我一个人在那儿?”

    他搬家的目的就是要多点时间跟她相处,能像普通情侣那样下班后一起约会,约完会回来还能手牵手漫步回家。

    她不在,那他搬不搬有什么区别,反正在哪儿都是一个人。

    “你先住着,我最近有点事要处理,等处理好了我再搬过来。”

    “”她没说是什么事,谢言也不好多问,只是心里到底没那么激动了,连收拾东西的速度都慢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