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2章 胳膊肘往外拐

    第1762章  胳膊肘往外拐

    “……”

    见谢言表情十分精彩,心肝忍不住“噗嗤”一笑,“你这是什么反应。”

    “……”谢言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大意了!”

    心肝哈哈大笑。

    谢言也忍不住笑起来。

    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总算和谐了起来,他们又在客厅闲聊了一会儿,片刻后,在外面等到不耐烦的萧凌夜终于忍无可忍,他从客厅探出脑袋,“你们两个聊完了没有!”

    “……”心肝心虚不已,她跟谢言聊得太投入,完全把爸妈给忘了,她抹了把汗,连忙点头,“好了好了,爸妈你们赶紧进来吧。”

    萧凌夜沉着脸进了客厅,身后跟着无奈的林绾绾。见状,萧睿握住安暖暖的手,也跟着走了进来。

    萧凌夜在心肝旁边坐下,林绾绾坐在他旁边,萧睿和安暖暖也顺势坐在林绾绾身边,于是,就形成了他们一家子直面谢言的场面。

    她爸和萧睿单个拎出来,气场就足够吊打很多人了,更别说他们两个一起出现,心肝有种他们两个联合起来欺负谢言的错觉,于是,她二话不说,直接跑到对面谢言身边坐下。

    “……”

    萧凌夜一颗心哇凉哇凉的,他觉得眼下这个情景,他已经不需要再问了,但他还挣扎着不肯死心,他严肃地问心肝,“想好了?”

    “想好了!”

    “说!”

    “我同意!”

    “……”

    她对谢言早就心软了,本来打算看他表现,慢慢来的,但她没想到谢言会突然带着东西上门提亲,他这一举动完全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她太了解她爸妈了,之前谢言已经伤害过她一次,今天他上门提亲,他们没把他撵出去是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如果她拒绝谢言了,别人不说,老爸肯定立马翻脸把谢言赶出去。

    所以。

    她要想跟谢言继续下去,必须态度坚定,立场坚决。

    就是老爸肯定要郁闷了。

    话音落下,她抬头一看,果然,老爸的脸已经黑得不能看了,她心里愧疚,正想说点什么安慰安慰他,就听到他隐忍的声音,“你想清楚再说,婚姻不是儿戏,别被人几句甜言蜜语一哄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

    老爸啊。

    您可真看得起谢言啊,他要会说甜言蜜语,你闺女早就缴械投降了,哪能等到现在啊。

    她正色说,“爸,我想清楚了!”

    “好了伤疤忘了疼!”

    谢言觉得他必须说点什么,他郑重承诺,“叔叔阿姨,之前换肾的事情是我钻了牛角尖,这种错误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以后我会像对待心肝的健康一样,慎重对待自己的健康。”

    谢言没说以后一定会怎么怎么对心肝好,他不擅长说这些,但他相信,时间能证明人心,只要他好好对心肝,有朝一日,他们总会亲眼看到的。

    “……”

    萧凌夜脸色很难看。

    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听谢言说话,他大手一挥打断他,“结婚是大事,你和心肝还年轻,现在结婚太早了,我不同意。”

    “叔叔,您误会了,我没有要立马跟心肝结婚的意思,今天来这里,只是希望叔叔阿姨给我个待考核的机会。”

    算他识相。

    萧凌夜脸色这才好转一些。

    既然心肝对谢言还有感情,他们做父母再有意见,也不能干涉她的感情问题,所以当天中午,林绾绾留谢言在家吃午饭,谢言欣然应允。

    饭后。

    心肝怕谢言在长辈面前不自在,带谢言在锦园熟悉她家的环境,等他们把家里转一圈回来,萧睿和安暖暖早就走了。

    见他们俩手挽手,亲亲密密的,萧凌夜看得眼疼,他跟谢言寒暄两句,就让司机送他回家,心肝一听,立马把这活揽下来了,“爸,别让张叔忙活了,我送谢言就行了。”

    萧凌夜摆摆手,“走走走,赶紧走。”

    “等一下。”

    “还干嘛?”

    心肝“蹬蹬”几步跑到客厅里,从茶几旁一手拎一箱茅台酒,把两条软中华放胳肢窝夹着,东西太多,她拿得有些费劲,见门口谢言傻愣愣地站着,她喊了一声,“站那儿干嘛,赶紧过来帮忙啊。”

    “……”

    谢言看她提得吃力,三步并作两步把两箱酒从她手里接过来,“心肝,你这是干嘛?”

    “带回去。”

    谢言目瞪口呆,“带哪儿?”

    “当然是先带回家,再去退掉。”

    “退,退掉?”

    “当然要退掉。”心肝理所当然地说,“你不是说你的就是我的?你花我这么多钱买这些不实用的东西,完全就是浪费。我爸不抽烟,而且他也不缺酒喝,下次带你去看看我家的地下酒窖,里面白酒红酒洋酒啤酒果酒……只有你想不到,就没有我家没有的。”

    “可是……”

    “不许可是,你刚才还说以后什么都听我的呢。”

    “……”

    谢言顿时觉得手里的两箱酒变得比石头还重,他站在那儿,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尤其是看萧凌夜的脸色阴郁,就连他这个旁观者都忍不住同情,他用手肘碰碰心肝的胳膊,小声说,“烟酒是我给叔叔买的,叔叔喝不喝抽不抽都是他的事儿,既然拿来了,就该让叔叔自己处理,咱们拿走不合适吧?”

    “不合适吗?”

    谢言肯定地说,“不合适。”

    心肝没觉得不合适,她抱着两条软中华小跑到萧凌夜面前,笑眯眯地跟萧凌夜说,“爸,谢言的经济条件你知道,这些东西你未必看得上,但对谢言来说是一个天大的负担。他被黄有为那些混混打得多惨啊,这可是他用住院费和误工费买的,您肯定不会收的,对吧!”

    “……”

    “您从小就教我们不能浪费不能浪费,我觉得您说得非常有道理。反正您也不用,放库房堆着还浪费地方,我干脆就拿走了啊。”

    萧凌夜皮笑肉不笑,“那我谢谢你?”

    “哎呀,咱们父女之间说谢不是见外了吗。而且烟酒伤身,我也是为了您的健康着想,您看,我不是把草莓和车厘子给您和我妈留下了吗。水果好,多吃水果有益身体健康。”

    “……”

    心肝拉着傻掉的谢言就走,“就这样哈,我们改天再回来看你们。”

    “……”

    胳膊肘往外拐的白眼狼!

    萧凌夜气得脸都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