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0章 小棉袄漏风了

    三天后。

    心肝接到爸妈的电话,让她赶紧回家一趟,两人语气着急,心肝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她在电话里追问,林绾绾只跟她说,“到家你就知道了。”

    “”心肝哪还敢停留,跟奶奶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匆匆驾车赶回锦园了,刚停好车,她就火烧火燎地往客厅跑。

    赶到客厅门口,她赫然发现萧睿和安暖暖竟然在门口站着,看到她来,两人面色晦涩不明。

    见状,心肝心里“咯噔”一下。

    她紧张地问两人,“你们怎么也回来了,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你进去就知道了。”

    “”心肝更不安了。

    她惴惴不安的进了客厅,一进去,看到客厅的情况,整个人都傻了。

    偌大的客厅里。

    会客的沙发上。

    萧凌夜和林绾绾并排坐着,隔着茶几,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坐在两人对面,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精心打扮过的谢言。

    认识这么久,心肝还是第一次看到谢言穿西装。

    他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领带打得规规整整,就连头发丝都喷了发胶固定,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奕奕,在西装的加持下,他看上去比平时多了几分精致和沉稳。

    心肝眼睛一亮,眼珠子几乎都转不动了。

    她正对着谢言,因此谢言是第一个看到她的人,目光相撞,谢言对她微微一笑,眉眼也跟着温和下来。

    像只无害的小奶狗。

    心肝又晃神了。

    天呐。

    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可爱又帅气的男人,完全就是按照她的审美长的啊。

    心肝看得入迷,完全不会动了。

    萧凌夜和林绾绾一扭头,看到陷入花痴的心肝,两人对视一眼,“”“咳!”

    林绾绾轻咳一声,见她还没有反应,顿时觉得十分丢脸,她无奈地开口,“愣着干什么,过来啊。”

    心肝如梦初醒,一张脸“蹭”的一下红了,她揉揉脸,故作镇定地走过来,来到父母身边坐下,人是坐那儿了,眼睛却根本控制不住往谢言身上飘,“你怎么来了?”

    “提亲。”

    心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她眼一瞪,“你说什么?”

    谢言收了笑容,面色郑重,“我是来提亲的。”

    “”心肝这才发现,茶几旁堆满了礼品,两箱茅台酒,两条软中华,两罐茶叶,两箱草莓和两箱车厘子。

    心肝吸口气。

    她了解谢言,他不是个弄虚作假的人,所以烟和酒肯定都是真的,茶叶看包装价值也不菲他工资卡都给她了,三天前他们分开的时候,他微信里还有一百多块钱,那他买礼品的钱哪来的?

    心肝几乎脱口而出,“你跟别人借钱了?”

    “没有!”

    “那你哪来的钱。”

    谢言看了眼萧凌夜和林绾绾,“这个我等会儿再跟你解释。”

    “”心肝只能暂时压下疑惑。

    “心肝。”

    “啊?”

    萧凌夜神色淡淡的,“谢医生今天是来家里提亲的,毕竟是你自己的事情,你今年已经二十四了,是成年人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你看着办吧。”

    心肝多了解她爸啊。

    看他表情就知道他看谢言很不爽,一口一个“谢医生”,简直不要太冷漠了。

    心肝表示理解,毕竟之前她和谢言闹分手,他爸那时候对谢言就很不满了,现在谢言又来家里,一来就是提亲,无异于一道惊雷劈下,老爸没把他赶出去已经相当克制了。

    她抹了把汗,看向林绾绾,“妈”“谢医生是今天中午过来的,不但带了很多礼品,还带了这些。”

    林绾绾指着茶几,心肝这才发现,茶几上摆满了荣誉证书,她微微一愣,就听到林绾绾说,“这些是谢医生这些年获得过的荣誉,他说他会好好工作,不会让你受委屈。

    还有之前你们分手的事情,他也跟我和你爸说清楚,并且认真的跟我们认错道歉了。”

    “那你和我爸原谅他了吗?”

    “我们原不原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原不原谅。”

    虽然这样说,但林绾绾心里清楚心肝肯定已经原谅了,要不然她也不会因为谢言被揍,气到跟张扬撕破脸,林绾绾心中一叹,“你爸说得对,毕竟是你自己的事情,还是你自己做主吧,你一向有主见,爸妈尊重你任何决定。”

    “”心肝心里酸酸的。

    爸妈明显对谢言印象不好,可因为不知道她的态度,还是把选择权交给她,心肝靠在林绾绾肩膀,小声跟她说,“妈,我也不知道谢言为什么突然来家里提亲我想跟他单独聊聊,可以吗?”

    “好!”

    “不行!”

    林绾绾和萧凌夜同时开口,萧凌夜没好气地说,“你们俩不是已经分手了吗,要分手就干脆利落,别藕断丝连的,你以前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好马不吃回头草,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聊的!”

    萧凌夜完全没控制声音,此话一出,心肝明显看到坐在对面的谢言表情尴尬起来。

    心肝加重语气,“爸!”

    “”女生外向!一点也没说错。

    他还没怎么样呢,就生怕谢言心里难受,萧凌夜气得不行,拉着林绾绾,起身就往外走,边走还边咬牙说,“走走走,还闺女是他爸的贴身小棉袄呢,咱家这小棉袄真行,漏风漏得嗖嗖的!”

    心肝干笑。

    林绾绾则哭笑不得,她拉着萧凌夜,半哄半拽地跟他一起走出了客厅。

    客厅门口。

    萧睿和安暖暖还站在那里。

    跟萧睿擦肩而过的时候,萧凌夜脚步顿住,他盯着萧睿,脸色很沉,就在萧睿误以为他爸要对他动手的时候,萧凌夜却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冷不丁地来了一句,“还是军大衣好!”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萧睿一脸懵逼,下一秒,萧凌夜已经虎着脸大步离开,他看着父母离开的背影,半天没回过神来,“受刺激了他刚才几个意思?”

    “女儿是贴身小棉袄,儿子是军大衣。”

    安暖暖说,“刚才伯父那话,应该是夸你比心肝省心吧。”

    “”呦!这可就新鲜了!要知道,老爸一向把男孩当草,女孩当宝的。

    啧啧!看来这次是真被心肝刺激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