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9章 您说的都对

    心肝把谢言送回医院。

    谢言觉得自己身体的情况已经能出院了,但心肝不同意,说他要敢在身体没彻底康复之前出院,以后就不用来找她了。

    考虑到“他现在的身体是心肝”的,谢言也就老老实实地听他的了。

    心肝把谢言送到医院就走了,谢言自己回的病房,病房门刚打开,就看到黄有为和他其中一个小弟正老老实实的给他铺床叠被,听到动静,黄毛用那张鼻青脸肿的脸,对他露出个惨绝人寰的笑容,“谢医生您可回来了,时间不早了,床已经给您铺好了,您赶紧上床休息,我去洗手间给您打点热水泡泡脚促进一下血液循环。”

    “”不等谢言说话,黄毛一个眼神,小弟就已经去卫生间接热水去了,一分钟后,小弟略有些笨拙的端着热水从卫生间出来,他把水盆放到床边,挽起袖子,大有要给谢言洗脚的架势。

    “不用了,我自己来。”

    “那不行,谢医生您身体金贵,可不能做这些粗活,这种事还是让我们来做。”

    一旁的黄毛连声附和,“没错没错,谢医生你千万别有心理负担,说起来都是我们兄弟几个的错,要不是我们,谢医生你也不会受伤住院,这样的后果是我们造成的,我们兄弟几个当然要对这个结果负责。”

    说着,小弟就有要替坐在床沿的谢言脱鞋泡脚。

    谢言赶紧蜷腿。

    黄毛和小弟对视一眼,心里登时“咯噔”一下。

    这都几天了。

    除了医药费和饮食费用,谢医生根本不让他们此后,这可怎么办啊。

    萧心肝说了。

    谢医生原谅他们,那她就不追究他们打人的事儿,可如果谢医生不原谅,那她还是要追究他们的责任的。

    故意伤人罪,那可是要坐好几年的啊。

    尤其是这两天看到张钊被带走调查的新闻,他们更是害怕得好几天都睡不着,连张钊萧家都说收拾就收拾,更别说是他们这些小喽啰了。

    黄有为就差没给谢言跪了,他哭丧着脸蹲在谢言脚边,也不要面子了,抱着谢言的大腿哀嚎,“谢医生,您就原谅我们哥几个吧,我们真的知道错了,呜呜呜谢医生我也不瞒您了,您别看我穿得光鲜亮丽的,其实我命挺苦的。

    我从小就学习不好,所以也不受父母待见,学习不好长大了在社会混日子,我家里就更不待见了,我要是进了监狱,估计家里人直接就当我死了。

    呜呜呜,我们真的知道错了,谢医生您仁心仁德,求求你们就原谅我们几个吧。

    我们几个发誓,以后一定好好做人,再也不恃强凌弱了。”

    “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了。”

    “行,那你们走吧。”

    “啊?”

    黄毛没想到谢言这么好说话,一时间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反话,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了,“谢医生您别开玩笑”“我没开玩笑。”

    看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蹭在他裤子上,略有些洁癖的谢言有些恶心,他把腿抽出来,“这次的事情就算给你们一个教训,希望你们说到做到,真的能引以为戒。

    给你们一句忠告,常在河边走必定会湿鞋,这次算你们运气好,碰到心肝这么善良的女孩子,再有下次,以后就没人能救得了你们了。”

    omg!他们听到了什么。

    萧心肝是个善良的女孩子?

    想起她揍人时冷硬的拳头,黄毛觉得脸上的伤又开始疼了起来,但他不敢反驳,只能不停地点头,“对,您说的都对,改,我们一定改。”

    “你们走吧。”

    意识到谢言真的要放他们走,黄毛差点喜极而泣,他几乎想立马逃走,可想起萧心肝的威胁,他又硬生生忍住了,“谢医生,您身体还没彻底康复,我们要走了,您怎么办啊?”

    “我能走能动,有手有脚能照顾自己。”

    “那萧小姐那边”“我会跟她说的。”

    谢言不习惯别人伺候他,尤其这几个还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心肝既然让你们来照顾我,就是把处理权交给我了,我让你们离开,她知道也不会说什么,更不会找你们麻烦的。”

    黄毛这回是真激动上了,“呜呜,谢医生您可真是个大好人。”

    谢言看着黄毛涕泪纵横,嘴角狠狠一抽。

    要不是心肝。

    他可没机会见识这些人的这一面,他摆摆手,“走吧。”

    “谢谢谢医生。”

    黄毛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奔向病房门口,见状,他身后的小弟也慌忙跟上。

    “等等!”

    “”黄毛一个紧急刹车,他回头,笑容比哭还难看,“谢医生,您该不会反悔了吧。”

    “没有,我只是提醒你们,把医药费结清。”

    黄毛松口气,“应该的应该的。”

    医院里的住院账单每天早晨出来,黄毛可再也不想回到这个地方了。

    谢言和萧心肝的关系他们也弄不清楚,万一以后萧心肝来医院探望他,不小心撞见他们,想起他们的所作所为,一生气又来个秋后算账,他找谁哭去。

    想到这,黄毛赶紧折了回去,“谢医生,是这样,我们兄弟几个离开医院还有别的事儿,之后肯定不能每天来给您缴费,这样,我给您微信转账,按照您还要住十天算,把医药费和您的误工费一块转给您,行吗?”

    他手术已经做完,剩下的就是一些外伤,然后就是每天早晚输液消炎,按最多来算,十天也能出院了。

    谢言对这个提议没有异议。

    黄毛没敢加他好友,直接找出他的收款码给他扫了钱,扫了钱之后,他略有些紧张地说,“谢医生,这个金额您看成吗?”

    谢言轻笑。

    黄毛大概是想拿钱消灾,所以给钱相当大方,他看着微信里新增的几万块钱,对此完全没有意见。

    黄毛等人一溜烟地走了。

    单间的病房并不宽敞,他们一走,空间好像都变大了很多,谢言泡了脚,倒了水,回到病床上护士给他输液。

    他靠在床头,看着微信里的余额微微一笑。

    这笔钱来得正好。

    有了这笔钱,他就能把某个想法付诸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