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8章 我打算搬过来跟你一起住

    似乎要证实她的猜测。

    她念头刚刚闪过,谢言就开口了,“我打算搬过来跟你一起住!”

    “”他竟然真的是这样想的!婚前同居!心肝吸气。

    他可真敢想。

    “我慎重考虑了一下,我不能总是让你迁就我的时间,你也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我不能太自私了。

    但是我平时工作太忙,能抽出来的时间实在有限,但如果咱们两个住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就变多了。

    而且住在一起也方便你考察我。

    过日子离不开柴米油盐酱醋茶,不把具体细节落实到吃饭穿衣上,总缺了点生活气息。”

    心肝假笑,“你想得这么周到,我是不是还应该夸夸你啊。”

    “应该的。”

    “”心肝被他堵得差点郁结,她捂着胸口,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不说话,谢言就当她是默认了,他想了想,征求她的意见,“你看你哪天方便,我直接搬进来?”

    “”这语气,好像他吃定了她一样,心肝不爽,“我同意了吗?”

    “你不同意?”

    谢言一愣,“你为什么不同意?”

    为什么?

    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人要求同居,应该同意吗!心肝恼羞成怒,她用力推了他一把,“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啊?

    你一个大男人现在要求跟我同居,我为什么要答应!”

    谢言没防备,被心肝推了个踉跄。

    她这一推,直接推到他之前做手术的地方,他疼得冷汗直冒,嘴唇瞬间就白了,他赶紧扶住墙壁稳住身形。

    心肝吓了一跳,赶紧扶住他,“你没事吧?”

    “没事。”

    “伤没好就老老实实在医院住着,这个时候不好好休息,脑袋里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谢言瞠目结舌。

    看着心肝酡红的脸,他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的话有多容易让人误会,他一拍脑袋,连忙解释,“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的搬过来,不是同居。

    就是单纯的搬到你家住,你随便给我找个房间没有房间也没事儿,我对住的地方不挑,我可以在客厅打地铺。

    我发誓,我绝对绝对没有要占你便宜的意思。”

    心肝半信半疑,“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了!”

    “”心肝又不爽了。

    她自己的外在条件她知道,肤白貌美大长腿,性感火辣小蛮腰,男人看了心动,女人看了眼红,她这么一个大美女摆在他面前,他竟然发誓说绝对不占她便宜!她在他眼里就没有一点诱惑力?

    气死她了!偏偏谢言还在那边喋喋不休,“是我不对,是我太想当然了,但你相信我,我真没胡思乱想,也没想耍流氓哎呀,我感觉我解释不清了。

    我只想着住一起咱们就能有更多的时间相处是我考虑不周,咱们男未婚女未嫁,我贸贸然搬到你家确实不合适。”

    “”心肝觉得自己别扭极了。

    谢言真要搬她家,她肯定是不会同意的,可“不合适”从他嘴里说出来,她又开始不痛快了。

    作为女方。

    就算真同居了,也是她比较吃亏,他有什么好“不合适”的,分明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心肝怒了。

    她用力把手里的银行卡拍进他手里,“谁要你的银行卡,你拿钱自己租房子去吧。”

    “我不租!”

    “那你想怎样!”

    “我再想想。”

    “”心肝翻个白眼,“你不是跟宋叔叔提出要搬出医院分配的房子吗,你把银行卡给我,自己身上又没钱,你能有什么办法!别逞强,卡你自己拿着,我再重申一遍,当时我拿钱帮你的时候就没指望你能还给我。

    再说了我也不缺你这几个钱。”

    谢言认死理,不肯把卡拿走,“你缺不缺是你的事儿,这是我欠你的,就该还。

    你什么都别说了,我一个大男人还不至于被这点困难打倒。”

    “”刚才心肝的电话没人接,他一时冲动,头脑发热就从医院赶过来了,他只想着两个人住一起能有更多的时间互相了解。

    而且他说的住一起,真的纯粹是字面上的意思。

    就像他跟桑岩那样,当个室友。

    现在想想,这想法确实行不通。

    一个大男人,要求住到人家女孩子家里,恐怕但凡是个人,都觉得他另有所图。

    男未婚女未嫁确实不合适。

    他还得再仔细想想。

    “我来就是问问你考虑好了没有,另外还想见你一面,现在面也见到了,话也说过了,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去睡觉吧。”

    他脸色苍白,心肝不太放心,“你呢,你怎么回去?”

    “我没事儿,你放心,我现在的身体是你的,我会好好保护的,我等会儿打车回去,不会跟别人去挤地铁的。”

    身体是她的心肝每次听他这么说脸上就止不住地发烫,她故作镇定,“你银行卡都给我了,身上还有钱?”

    “有的。”

    谢言诚实地说,“微信里还有一百多块钱。”

    呵呵!真的好有钱啊。

    “我钱够用的,真的,说起来还要谢谢你,那天你从医院离开之后,没多久对我动手的那几个人就找到医院了,他们来的时候一个个鼻青脸肿,我差点没敢认。

    我以为他们是来找麻烦的,没想到他们几个去医院是去赔礼道歉的。

    不但把我的病房升级了,几个人还排了班,两班倒全天二十四小时照顾我。

    这几天我住院的医药费都是他们出的,饮食方面也是他们拿钱,他们说等我出院之后,还会赔偿我十倍的误工费。”

    说着,谢言柔和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我哪有这么大的面子,想也知道是你让他们这么做的。”

    心肝没否认。

    一阵风吹来,她鬓角的长发飘舞,谢言自然而然地伸手,把她的头发别在她耳后,他的手仿佛带着电流,触碰到她的耳垂,引起她一阵颤栗。

    心肝脸颊通红着两步跳开。

    谢言以为她反感他的触碰,怅然若失地收回手,“那,我先走了?”

    “我送你。”

    “不”“闭嘴!”

    心肝凶巴巴地说,“再让我听到你嘴里说出一个‘不’字,你以后有多远闪多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