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6章 你单方面提出的分手,我不认可

    第1756章  你单方面提出的分手,我不认可

    “男朋友?”

    “不是!”心肝咬着后槽牙,愤愤地说,“一个病号。”

    老太太是过来人,看她反应就知道她跟打电话的人关系不一般,她想了想,轻声说,“人这一辈子,能碰到个两情相悦的人不容易,情侣之间小吵小闹很正常。既然决定对方是共度一生的人,就互相包容互相理解。”

    “奶奶,我知道的。”

    老太太笑笑,没有再多言。

    但接下来,她发现心肝的心已经乱了,她会一边拿筷子扒拉米饭,一边往手机上看两眼,过了一会儿发现手机还是没动静之后,她一双眼睛几乎要喷火了。

    老太太摇头失笑。

    一顿饭吃得心不在焉,吃完饭之后,心肝精神恍惚地收拾桌面,等收拾好,老太太已经在客厅里看电视了。

    老太太刚出狱,跟社会脱轨二十年,看电视是了解现代社会最快最便捷的方式。

    心肝坐在老太太身边陪她。

    说是陪。

    她目光呆滞,眼神空洞,魂都不知道飘哪儿去了,老太太摇摇头,也不揭穿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

    “叮叮叮,叮叮叮——”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心肝赶紧把手机拿出来,看到是谢言打来的电话,她牙齿磨得“咯咯”作响,她气得反手就想把电话挂了。

    丫的。

    故意的吧。

    她都已经死心不期待了,他竟然又跑来撩拨她。

    正要挂断,身边轻轻飘来一句,“珍惜眼前人啊……”

    “……”

    心肝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接通了电话,她粗声粗气,没有好脾气,“找我干嘛?”

    “心肝……”

    “别说废话,有事说事,我很忙!”

    “……”

    谢言似乎被她气势压倒,声音低了一些,“我来香溢紫郡了,但是被保安拦在外面,进不去。”

    他没放弃?

    之所以这么久没电话进来,是因为他在赶路从医院过来?

    她赶紧把手机返回,看到刚才谢言那通电话是几点打来的,再看看这通电话的时间,中间相差四十多分钟,差不多就是从康华医院赶到这边需要的时间。

    想到她不接他电话,他马上就火急火燎地从医院跑过来,心肝满心的怒火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紧跟着。

    她又开始担心起来。

    他不是在住院吗?身体好了,能出院了?

    心肝揪着沙发上的流苏,声音软化一些,“你不好好在医院待着,跑我这儿来干嘛。”

    “你不接我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竟然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一丢丢委屈的成分,心肝没好气,“我为什么要接你电话,大哥,咱们已经分手了,分手了是什么意思懂不?就是咱俩已经没关系了,不相干的人,我接你电话干嘛。”

    谢言沉默。

    “……”

    心肝愤怒了。

    这简直就是块木头,还是实心木头,一点都不开窍!他听不出来她在跟他赌气,他就不能说几句好听的哄哄她?

    就在心肝等到不耐烦要挂断的时候,突然听到手机里幽幽地传来一句,“不分手。”

    “啥玩意儿?”

    “我说……我不想分手。”起初他声音还有些弱,但说到后面已经坚定起来,“我不同意分手,你单方面提的分手,我不认可。”

    心肝完全没想到他竟然能说出这么厚脸皮的话,一时间有些愣住了,“哈?”

    “我在你们小区门口等你,你要不出来我就一直等,等到见到你为止。”

    “擦,你威胁我,我才不吃你这……喂!喂?”

    他竟然把电话挂断了!

    心肝磨牙,对着挂断的手机低吼,“你爱等就等着,我才不吃你这套!”说完,她愤愤然地把手机揣进了口袋。

    一扭头,对上老太太深邃的目光,心肝有些心虚,不等老太太询问就说,“不用管他,就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哦!”

    心肝继续陪老太太看电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心肝明显坐不住了,她屁股跟长了钉子一样,不停地在沙发上挪来挪去,她不再看手机,但一双眼睛时不时的瞥一眼电视右上角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情绪明显变得焦躁起来。

    她这反应,老太太想忽略都难,她用遥控器改台,刚好改到天气预报,看到天气预报上的气温,她轻声说,“我说最近怎么这么冷呢,原来是倒春寒的天啊。这会儿室外气温只有两度,还有四级大风。”

    “……”

    “今天下午出去遛弯的时候还有太阳,那会儿我都觉得冷,这会儿应该更冷了,我一个身体健康的老太太都觉得冷风直往骨头缝里钻,根本受不了。刚出院,身体还没恢复的病人应该更不行吧,年纪轻轻的……万一落下什么后遗症,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儿呢。”

    “奶奶!”

    “怎么了?”老太太转头看她,见她气鼓鼓的,她轻笑一声,“奶奶说实话呢,怎么还生气了。不气不气啊。刚才你也说了,那个年轻人就是不相干的人,既然不相干,管他落不落后遗症呢,冻死也跟咱们没关系哈,随他去吧。”

    “……”

    老太太这样一说,心肝更坐不住了。

    谢言受伤这么严重,内脏出血,肋骨还断了,万一真落下病根怎么办?还有……张扬刚才还在香溢紫郡,虽然被保安扔出去了,但他万一没走呢。

    萧睿说了,他和张钊感情很好,他来香溢紫郡给张钊求情,她鸟都没鸟他,这会儿他应该恼羞成怒了吧。

    万一他想报复,但又找不到他们萧家的人,又恰好在小区门口看到谢言,再联想到他之所以惹怒他们家,就是因为他找人打了谢言,他会不会趁机报复谢言啊。

    心肝再也坐不住了。

    她“刷”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接触到老太太疑惑的眼神,她故作镇定,“奶奶,我出去看看。是这样……那个谢言是我前男友,万一他在我小区门口出什么状况,到时候我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了,我去把他撵走。”

    老太太笑起来,“去吧。”

    “……”

    她怎么觉得奶奶在取笑她呢,心肝脸颊发烫,她表情依旧镇定,“那我去瞧瞧,我很快就回来。”

    “嗯!”

    等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才一寸寸凝固下来,她摩擦着口袋里那张婚纱照,苍老浑浊的眼睛渐渐通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