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5章 做错事必须承受的代价

    心肝开门进了屋。

    她把外卖盒放到餐桌上,转身去次卧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

    “进来。”

    房间里传来一道苍老疲惫的声音,心肝打开门,就看到房间里灯光明亮,老太太一个人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她戴着一副老花镜,正低头摩擦着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婚纱照。

    新郎虽然人到中年,但容貌依旧俊美,新娘看上去青春正好,她容貌娇俏,依偎在新郎怀里,眼角眉梢的幸福感几乎要通过照片溢出来。

    “奶奶”“嗯!”

    老太太不是别人,正是最近两天刚刚刑满释放的姜宁,比起二十年前,此时的姜宁早已没了当初气势凌人的富贵太太模样,已经七十岁的她已经满脸皱纹,头发花白,眼角眉梢的凌厉气息早就被生活磨得不见踪影。

    她身形消瘦,尽管坐在那里也能看出背部有些佝偻,他穿着朴素,看上去就是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老太太。

    看到心肝,老太太若无其事一般地把照片揣进口袋里,她笑着对心肝招招手,“回来了,过来陪奶奶坐坐。”

    “奶奶,我带了晚饭,我们先出去吃饭吧。”

    “哦,好!”

    姜宁从沙发上起身,步履蹒跚地往外走,见状,心肝心中一叹,她上前两步,扶住老太太的胳膊,“奶奶,您慢点。”

    “好。”

    心肝扶着老太太去了餐厅就座,她一边拆外卖盒一边说,“这些年也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就都买了点,您尝尝。”

    “都行,我对吃的不挑,来,让奶奶仔细看看。”

    姜宁把心肝拉到身边,细细端详她的脸,渐渐地,她眼底微微泛红,笑着说,“我们心肝从小长得就漂亮,现在长大了出落的更好看了,真好。”

    “”心肝讪笑。

    她小时候胖得跟个水桶一样,而且她头发天生自然卷,再加上她小时候品味独特,所以,年幼的她经常盯着一头爆炸头,穿着浑身缀满各种水钻的裙子,走到哪儿都能闪瞎一堆人的眼,但这种闪瞎眼跟漂亮肯定是不沾边的。

    也就一家人能夸出她从小就漂亮这种话。

    “我今天在楼下,我看到你睿睿了。”

    心肝立马侧目。

    姜宁低声说,“几乎是一眼,我就确定是他,睿睿长大之后,气质气场跟你爸越来越像,他身边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应该就是你提过的那个安暖暖吧。

    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人感情很好。

    一转眼,你和睿睿也到要成家的年龄了。”

    “萧睿快了,我还早呢。”

    姜宁笑笑没说话。

    心肝内心则有些忐忑。

    老太太昨天出狱,她爸妈和二叔二婶商量之后,决定让人把老太太送到高级疗养院,她知道爸妈和二叔二婶对奶奶感情复杂,他们避免跟她见面也是正常现象。

    所以她就自告奋勇去接奶奶,打算亲自开车把她送到疗养院。

    但!在看到老太太的那一刻,看到她蹒跚的脚步,佝偻的背影,眼角的皱纹她突然就有些于心不忍了。

    于是,在跟爸妈打过招呼之后,她就把老太太接到香溢紫郡这边的房子了。

    从昨晚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二十四小时,她以为奶奶会问家里人的情况,就算别人不问,起码她也会问问爷爷,可出乎意料,她矢口未提。

    爷爷比奶奶大二十岁,奶奶起初入狱的时候,每个探监日他都会去看望奶奶,可毕竟年龄大了,他身体每况愈下,去看望老太太的时间就逐渐减少了。

    五年前。

    爷爷去世,那时候她去监狱看过奶奶一次,但她没敢把爷爷过世的事情告诉她,怕她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昨天去接老太太的时候,她甚至想好了,如果老太太问起爷爷的情况,她该怎么回答她,可她竟然一句都没问。

    她心里应该有隐隐的猜测,所以不敢问吧。

    装作不知道,起码心里还能留点念想。

    心肝握紧老太太的手,试探地问道,“奶奶,您想不想回趟锦园,我爸妈跟我二叔二婶现在在锦园长住。

    您还没见过小星星和倾颜呢。”

    生怕老太太不知道,她解释说,“小星星是我妹,今年二十了。

    倾颜是二叔和二婶的女儿,今年也十四岁了”老太太含笑打断她,“我知道,你爷爷跟我提起过。”

    “”“我就不去看她们了。”

    想起当年她做的事情,老太太觉得自己也没脸见她们,尤其是小星星,二十年前,她曾经一度怀疑那场绑架案是林绾绾和龙御天合谋的,她还曾经怀疑小星星不是凌夜的孩子。

    她也亲眼看到林绾绾吐血昏迷,事后还差点流产。

    事后她从老爷子的口中得知,如果不是龙御天,小星星根本就保不住。

    事实上,小星星生下来就体弱多病,要不是龙御天细心照顾这么多年,她也不可能是个健康的孩子。

    这种情况下。

    她有什么脸面见她?

    老太太摇头苦笑,“我知道她们过得挺好的就行,就不去打扰她们的生活了。”

    “奶奶”“不用替奶奶难受。”

    二十年,已经足够让老太太反省忏悔,现在的她,半个身子已经进黄土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她甚至能含笑说出自己曾经做的错事,“现在想想,当年我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不是找这个麻烦就是找那个麻烦,非要别人事事顺着我那时候真不知道脑袋里在想什么。

    你爸妈和二叔二婶不想见我,我能理解。

    换了别人这样对我,我也会这样。

    这是代价我做错事必须承受的代价。”

    “奶奶”老太太摸摸她的头发,不想气氛这么伤感,她笑着转移了话题,“奶奶都饿了,快吃饭吧。”

    “好。”

    心肝摆好饭,给老太太递了双筷子,刚准备动筷,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心肝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见电话是谢言打来的,她撅着嘴轻哼了一声,她把手机放到桌面上,不接也不挂,就任由手机那么响着。

    半天后。

    电话因为没人接听自动挂断。

    挂断之后,手机就再没动静了。

    这是放弃了?

    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心肝捂着胸口,气得心口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