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4章 踢到铁板了

    第1754章  踢到铁板了

    “萧心肝!”

    好不容易等到萧家的人,张扬几乎是冲过去的,他绕到萧心肝面前,张开手臂拦住她,“你等等!”

    心肝以为张扬又是来找麻烦的,她活动活动手臂,“你又想干……”

    话音未落。

    张扬突然“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正准备挽袖子干架的心肝顿时懵了,她退后两步,狐疑地说,“你又搞什么鬼?”

    “萧小姐。”张扬脑袋重重磕在地上,“求你,放过我哥。”

    “……”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缠着你,是我没有眼力见,也是我找人去打的谢言……你们萧家有火朝我身上发,我哥是无辜的,求你们,放过我哥。”

    她就说张扬怎么改性子了。

    原来是为了他哥。

    张扬匍匐着身体跪在地上,样子看着挺可怜,但是很遗憾,她内心完全没有波动,尤其是想到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的谢言,她的心就更冷硬了。

    这些年。

    张扬仗着他哥给他撑腰,没少仗势欺人。

    如果他这次揍的人不是谢言,而是其他什么没有背景的人,别人怎么办?只能咬牙和血吞,吃了这个亏。

    实际上。

    这种事儿他干的太多了。

    只是这次刚好碰到铁板了而已。

    比起张扬,那些年被他欺负过的人才更可怜,而张扬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固然有他爸妈不管他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因为张钊,要不是他每次闯祸,张钊都在背后给他收拾烂摊子,怎么会把他惯成这个无法无天的样子。

    所以。

    张钊完全是自食其果。

    “萧小姐,求你跟萧睿说一声,让他放我哥一马,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纠缠你……不,我跟我哥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踏入云城半步,求求你了。”

    “啧,第一次听你这么客气的称呼我为萧小姐,还有点不太习惯。”心肝淡淡地说,“你要早点有这个觉悟,事情也不至于演变成现在这样。”

    张扬祈求的看着她。

    “你求我也没用。”心肝翻个白眼,“你以为警局是我家开的?我们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啊。谁也救不了他,他是犯法了,犯法了懂吗?法律是约束一个人最低的道德底线,你哥犯罪了,那他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这是很公平的事情。”

    “你怎么能这样说,明明就是因为你们家……”

    “你快闭上你的臭嘴吧。”心肝冷笑一声,“你们家的人怎么这么搞笑,脑袋里都是狗屎?我们家让他利用公司谋私利了?我们家拿枪逼着他干坏事了?我们家逼着他拍那些不雅视频了?”

    张扬辩驳,“可是……”

    “可是个屁!”心肝双手叉腰,直接爆了粗口,“自己干了坏事,转头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哈!张扬啊张扬,你的脸皮是铁皮做的吧。滚滚滚!赶紧滚!看到你我就想抽死你丫的!”

    “你们不肯放过我哥,我就一直在这里跪着。”

    “擦,威胁我?”心肝又是一声冷笑,“告诉你,我们萧家的人最不怕的就是别人的威胁,更不怕你道德绑架。”

    就在此时。

    大堂里的私人管家听到动静走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况,她问心肝,“萧小姐,需要帮助吗?”

    “需要!赶紧打电话给物业,就说有人闯进小区骚扰业主,让安保人员赶紧把他丢出去!”

    “好的。”

    管家立马打了电话。

    心肝不厌其烦的转身进了大堂,张扬哪肯让她走,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就要过来追她,“萧心肝,你别走……”

    私人管家赶紧拦住他,见状,心肝头也不回的走了。

    两分钟后。

    安保人员出动,直接把张扬从小区里拖了出去。

    张扬被扔在地上,他看着香溢紫郡的大门,一双眼睛充血一样猩红。

    萧心肝!

    她话说得冠冕堂皇。

    可哪个上位者不中饱私囊?哪个公司经得起深查?她口口声声说他哥犯了法,就该接受法律的制裁,那他们萧家呢。

    他们家公司做的这么大,在云城屹立不倒几十年,难道他们萧家底子就干净了吗!

    萧心肝说他仗势欺人,她又何尝不是仗势欺人!

    他已经这么卑微,这么低三下四了,萧心肝却还是不肯放过他哥,萧心肝的态度代表的就是萧家的态度,萧家不肯放过他哥,那他哥这辈子就真别想从里面出来了。

    他们怎么能这样!

    怎么能!

    张扬双手死死的抠着地面,眼睛里全都是怨毒和仇恨。“哥,你说的对,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兄弟俩才是最亲的人。你能为了我认罪,我也能为你做任何事……任何事!”

    ……

    心肝乘电梯上了楼。

    刚下电梯,就在电梯口看到一身居家服的萧睿,她一愣,“大晚上的你出去啊?”

    “你没事吧?”

    心肝走出电梯,“我能有什么事儿。”

    “管家给我打电话了,张扬被弄走了?”

    “嗯!哎?你穿成这样出门该不会是因为我吧。”见萧睿没有否认,心肝一脸感动,她拍拍萧睿的肩膀,“兄弟,真够意思。不过那个张扬就是一绣花枕头,长得挺凶,真打起架来他那样的我能揍三五个,他在我这根本讨不到便宜……而且他也不是来找我打架的,他是来求我放过他哥的……我发现这个张扬是真心没有脑子,他哥自己触犯法律,他求我们是几个意思。再说了,张钊的事儿现在闹的满城风雨,多少双眼睛盯着看呢,他还真瞧得起我。”

    心肝一边往回走一边吐槽,“别说我帮不上忙,就是能帮上忙我也不帮!敢打谢言,我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还帮他……他以为自己是盘子啊。”

    “嗯?”

    “脸大!”

    “……”

    两人走到门口分别,见心肝开门要进屋,萧睿叮嘱她,“我知道张扬不是你对手,但就算这样也不能轻敌,有时候做事不是非要亲自动手的。他跟张钊感情不错,我担心他狗急跳墙。”

    “啰嗦,知道啦!”

    见她这样,萧睿就知道心肝没把他的话放心上,他摇摇头。

    算了。

    还是他找人盯着张扬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