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3章 他后悔了

    张扬跟律师沟通了一下他哥的问题。

    律师告诉他,“张总具体的涉案金额是多少还不知道,这个还要看警方的调查结果,涉案金额决定了量刑的时间。”

    说了等于没说,这律师明显在敷衍他。

    张扬心里不满,可他只能忍着,他又跟律师说,“今天我去看我哥,警方不让见人,也不让保释,我现在就想见我哥一面,我该怎么做?”

    律师想了想,“你本人想见他有些难度。”

    “什么意思。”

    “张总的案子还在调查中,你作为他的直系亲属,想见他确实比较困难。”

    律师给他出了个主意,“如果你只是想去看看张总的情况,不如请个律师过去,这种情况下,只有张总的代理律师能见到他。”

    张扬眼睛一亮,“那你可以”“不好意思啊。”

    不等张扬开口,法务部的律师就干笑着拒绝他,“最近律所事情太多,我恐怕不能陪你走这一趟。”

    “”借口!分明是知道他哥得罪的是萧家,不敢当他哥的代理律师!张扬转身就走。

    不就是一个代理律师吗!他就不信了,有钱还找不到律师。

    两天后。

    张扬终于见识到萧家在云城的影响力,两天下来,他几乎把云城所有知名的律所都跑了一遍,所有知名的律师也拜访了一遍,可不管他出多少钱,对方都不肯接下这个案子。

    最后,张扬只能花重金,咬牙从外地请了个不知名的律师,他带律师去了警局,律师成功在警局见到了张钊。

    张扬在外面焦急地等了大半天。

    好半晌,律师终于从警局走出来,他立马迎了上去,“怎么样,见到我哥了吗,他精神状况怎么样?

    你有没有告诉他,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他出来的”“张少!”

    律师打断他,“你别着急,先听我说。”

    “”张扬立马噤声。

    律师看了看周围,跟张扬一起坐进了车里,然后才面色凝重的跟张扬说了张钊的情况,“你哥让我告诉你,别在外面瞎折腾了。”

    张扬面色一变,“什么意思?”

    “他说他接管公司这么多年,确实做了不少违法的事情,而且所有的事情都是让秘书林豪帮忙办的,林豪把他卖了,还把他的犯罪证据交给了警方。

    他现在不知道林豪到底保留了多少他的罪证,但就算他只是随便拿出来几样,数罪并罚,都够他判无期的了。”

    张扬一颗心瞬间沉入谷底。

    律师叹口气,接着说,“你哥说他这个情况,想出来已经不可能了。

    他说现在他进去了,你爸妈肯定不会管你,让你有钱省着点花,别白白往他身上搭了。

    他让你在外面好好生活还说让你以后别再四处惹事打架闯祸了,以前他在能帮你兜底,现在他不在了,就没人能帮你了。”

    “”张扬眼眶通红。

    说白了。

    老哥完全是被他连累了,都这个时候了,他一句责备都没有,还担心他在外面过不好。

    张扬眼泪哗哗地往下落。

    他后悔了。

    他真的后悔了。

    他从一开始就不该招惹萧心肝,更不该在知道萧心肝不喜欢他的情况下,还妄想把她娶回家,想利用联姻,让父母高看他一等。

    是他的错。

    他以为他们张家也是云城的豪门,所以从来不把父母兄长不让他招惹萧家的事情放在心上,他更不该为了一时痛快找人打谢言,惹怒了萧心肝,让他哥落到现在的地步。

    都是他的错!张扬抹了把眼泪,他问律师,“你有没有办法让我哥少判两年?”

    律师尴尬不已,“这个这个恐怕有些难度。”

    “我有钱,只要你能让我哥少判几年,我可以把所有的钱都给你。”

    “”话已至此,律师只能实话实说,“张少,您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不瞒你了,你哥得罪人了你应该知道,对方那边有国内最厉害的律师团队这个案子胜诉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而且张总已经决定认罪了。”

    不可能!张扬捏拳,“我哥的性格我了解,他不是这么轻易认输的人。”

    “张总真是你亲哥,把你的反应算得一分不差。

    他知道你不会相信他会认罪他让我告诉你,昨天萧家的人去看他了。”

    张扬浑身绷紧,“萧家的人,谁?

    萧睿?”

    律师点点头,“你哥跟萧总谈了条件,只要他认罪,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萧家的人不会再找你的麻烦,当然,前提是从此之后,你安安分分的过日子,不能再有任何报复萧家的心理。”

    “”都这样了,老哥还在替他打算!张扬眼泪纵横。

    律师心有不忍,却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叹息,见他精神恍惚,律师摇摇头,一言不发地推开车门下车离开。

    张扬靠在驾驶座上,仿佛丢了魂。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眼珠艰难地转动了一下。

    不行。

    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做的,他不能让他哥替他承担后果。

    张扬绷紧嘴角,直接驾车去了萧氏集团,刚进公司他就被前台拦了下来,张扬没有预约,根本见不到萧睿。

    他索性在楼下等。

    从天亮一直等到天黑,大楼里的员工陆陆续续离开,他却没看到萧睿的人影。

    他塞了钱跟人打听了一下才得知,萧睿今天根本不在公司。

    张扬又驾车去了香溢紫郡。

    张钊有朋友住在这儿,他报了对方的名号成功进了小区,进小区之后,他到处找关系,打听到萧睿居住的楼栋,他却没有感应钥匙根本进不去大门,香溢紫郡每栋楼都有私人管家,他求了管家半天,管家也没让他上楼。

    张扬只能蹲在楼下等萧睿。

    管家给萧睿打电话,萧睿闻言只冷淡地说,“不用管他,他想等就让他等着。”

    于是管家干脆就不管了。

    张扬像一尊石像,站在大门口一动不动。

    偶尔有人进出,会对他投来异样的眼神,张扬全当没看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一阵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抬头一看,就看到萧心肝提着一个外卖袋往这边走来。

    看到他,她似乎有些意外,很快就皱着眉头扭头离开。

    张扬连忙大步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