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5章 天塌了

    第1745章  天塌了

    林豪是张钊培养的心腹。

    这些年来,他最信任的人就是林豪,很多上不了台面的事情,他都让林豪帮他处理,哪怕是墙倒众人推,他也没想到林豪也会背叛他。

    因为父母跟他不是一条心,所以,从他坐稳张氏集团总裁这个位置开始,就开始为自己谋算,也确实给自己置办了不少私产。

    而这些事情,没人比林豪更清楚。

    张钊觉得冷,人冷,心也寒,他问林豪,“为什么,我自认这些年对你不薄。”

    “……对不起!”

    看着他脑袋快低到胸口,张钊已经想明白原因,“你有把柄落别人手上了?”

    “……”

    是!

    这些年他跟着张钊没少干坏事,他自认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做得滴水不漏,可今天下午,他却收到了萧睿发来关于他的犯罪证据。

    跟了张钊之后,很多不好的事情都是由他出面办的。

    萧睿手里那些证据如果曝光,他这辈子都不用从劳改所出来了。收到消息,他很恐慌,萧睿却亲自给他打了电话,说只要他愿意实名举报张钊,把罪名都推给张钊,并说他做的一切都是受张钊胁迫,萧家可以给他请最好的律师辩护,让他从轻发落。

    前者是无期徒刑或者是死刑,后者却只需要坐几年就能出来。

    正常人都知道怎么选。

    可张钊对他有知遇之恩,还对他有提携之恩。所以他在电话里沉默很长时间。

    萧睿却好像无所谓,说了句“你自己看着办吧。”就挂断了电话,电话挂断之后,他更加不安恐慌。

    本来他还在犹豫,可看到张钊在萧睿一系列的攻势下,毫无招架之力,他终于彻底慌了,他生怕错过萧睿给他的最后机会,最终还是选择了报警。

    他太了解张钊了。

    冷血无情,瑕疵必报,什么亲情友情爱情在他眼里都不值得一提,这些年,他唯一放在心上的,就只有他那个不争气的弟弟张扬。

    他也很怕哪天张钊会翻脸不认人。

    所以……为了自保,也为了让张钊不敢把他当成弃子,很多事情,他都保留了证据,一旦这些证据交给警方……张钊这辈子都没有出狱的可能。

    空气越来越冷。

    林豪抬头,就看到张钊用怨毒森然的目光死死锁着他,一瞬间,林豪仿佛看到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他生生打了个哆嗦。

    “总裁……对不起,我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我老婆怀孕了,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阿豪,你很好。”

    “……”

    林豪又哆嗦了一下。

    没人比他更清楚张钊,他善于隐忍,得罪他的人,哪怕过个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他都一定要报复回来。

    他这次是把张钊往死路上送。

    如果张钊翻身了,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所以……

    已经这样了,他绝不能让张钊有出来的可能。

    林豪咬咬牙,跟两个警察说,“警察同志,我有证据要提交,我跟你们一起去警局配合调查。”

    “好!”

    ……

    继张钊的不雅视频登上热搜之后,张钊被警方带走调查的事情,很快就荣登热搜榜第一。

    张氏集团立马用官方微博发了公告,说张氏集团已经罢免张钊在张氏集团的所有职务,并且会配合警方调查,算是跟张钊彻底划清了界限。

    一时间。

    关于张钊的新闻满天飞。

    看到新闻的时候,张扬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第一反应就是看到了假新闻。

    不可能!

    这个点他哥应该还在酒店的订婚宴上招呼宾客。

    怎么可能被警方带走了。

    张扬忍着恐慌,他手脚有些发抖地找出手机,立马给张钊拨了过去,张钊的手机却关机了,张扬心里越发不安,他想了想,赶紧给林豪也打了个电话,林豪的手机倒是打通了,可不等电话接通,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张扬彻底慌了。

    他顾不上受伤的身体,猛地从病床上坐起来,一把拔掉输液管就往外冲。

    “哎,你干什么,你还在输液呢。”

    “输个屁,滚!”

    张扬推开护士,捂着生疼的肋骨就冲出了病房,他要去酒店找他哥,他哥肯定还在酒店呢,打车去了酒店,一路上张扬不停地刷新新闻,他大概从新闻上了解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他不死心,还是去了酒店。

    抵达酒店之后,工作人员正在收拾现场,张扬询问了中午订婚宴的情况,得知订婚宴竟然真的没有举行成功,他踉跄着退后两步。

    “是真的……新闻上的事情竟然都是真的,老哥真的被带到警局去了。”

    张扬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哥哥是他的天,在他心里,哥哥一直都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可今天,短短一天时间,他的天塌了。

    不!

    这些年,每次他闯祸都是哥哥给他收拾烂摊子,现在哥哥遇到事儿了,他也要想办法帮他!

    抹了把眼泪。

    张扬迅速离开酒店,打车去了警局。

    ……

    另一边。

    安暖暖也看到了新闻,看到新闻安暖暖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跟萧睿有关,她马上给萧睿打电话问了情况,然后得到了萧睿肯定的回复。

    安暖暖问他,“那个张钊还能出来吗?”

    “不能!”

    安暖暖对张钊没什么同情,对敌人心慈手软就是对自己残忍。她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那我身边的保镖可以撤了吗?”

    “还不行。”

    “嗯?”

    想到张钊之前的威胁,萧睿声音微冷,“张钊这人有些能耐,虽然他现在人在警局,但谁也不敢保证他能不能接触到外界,他这人报复心极强,这一次彻底栽了,万一让他抓住机会……我担心你的安危。”

    “……”

    安暖暖叹口气,没再说撤保镖的话,她跟萧睿又说了几句,才挂断电话,刚挂上电话,办公室的房门就被人敲响。

    “进来!”

    进来的人是王恒,王恒最近负责一栋别墅的装修设计图,设计图已经完成,他把打印好的图纸交给安暖暖过目。

    安暖暖却没看。

    她随手把图纸放到办公桌上。

    王恒有些失落,“那……我先走?老板你看完图纸咱们再沟通。”

    “等一下!”

    王恒眼睛一亮,立马停住脚步转身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安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