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3章 兴师问罪

    第1743章  兴师问罪

    二十分钟后。

    女秘书再次抱着平板电脑急匆匆地冲进办公室,“总裁,热搜撤不了,公关部的人跟VB公司那边沟通,对方说这件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再撤热搜,到时候网友肯定连他们公司一起骂,所以……所以……撤不了。”

    “是撤不了还是不想撤!”

    “……”

    女秘书低着头不敢说话。

    见状,张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VB那边不可能到手的钱不要,既然他们不收钱撤热搜,肯定是得了更大的利益。

    张钊死死咬住牙关。

    他登录公司的官微,看了下热搜榜,经过二十分钟的发酵,今天订婚宴上的事情已经成功升到热搜第二。

    话题的后面还紧跟着一个“爆”字。

    张钊额头青筋暴起。

    他又登了自己的私人微博,他是商人,平时微博关注的人不多,粉丝也不多,之前他看的时候粉丝还只有几万人,而此时,他的微博粉丝不知道什么时候涨到了二十多万,在他置顶的微博下,一片骂声。

    他按住鼠标,点击刷新,每次刷新都能刷出好几十条不重样辱骂他变态的评论!

    “……”

    心脏一阵收缩。

    张钊眼前发黑,用力捏紧了鼠标。

    萧睿!

    他控制舆论的本事竟然这么厉害!

    难道他就只能这样任他宰割?

    不!

    他不能坐以待毙。

    就在张钊决定做点什么的时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

    “总裁,不好了,公司的股票开始狂跌!公司的股东们已经赶来公司的路上了,说是要总裁给他们一个说法。”

    “总裁!股东们已经到公司了,现在大家被林豪拦在外面,股东们很不满,正闹着呢。”

    “总裁……”

    张钊拍案而起,他当机立断,“让林豪带股东们去会议室,马上召开紧急会议。”

    “好!”

    ……

    十分钟后。

    会议室。

    张钊推开会议室大门的时候,所有的股东们都已经到齐了,偌大的会议厅里坐得满满的,看到最上首座的张父,张钊心里“咯噔”一下。

    张父虽然是公司的董事长,但他已经是半退休状态,公司所有的决策权都交给了他,但今天他却出现了。

    而且还不是一个人。

    在他身后,还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男人的样貌和张父有几分相似,如果没错,他应该是张父在外面的私生子。

    张父在外面私生子一大堆,但从来没敢带回家过,可今天,他不但带了,还带到了公司,目光相撞,年轻男人眉头一挑,对他露出个近乎挑衅的笑容。

    张钊心里一跳,顿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来了!”张父指着他下面的一个空位,脸色很冷,“坐吧。”

    张钊抿唇坐下,他缓缓开口,“今天的事……”

    “今天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不等他说完,张父就已经厉声打断他,他一副兴师问罪的口吻,“你作为公司的总裁,一言一行代表的都是公司的形象。今天,因为你私生活处理不当,导致公司形象受损股票大跌,你打算赎罪!”

    “赎罪?”

    张钊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突然笑出声来,他拍着桌子越笑越大声,最后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张钊!”张父觉得面子过不去,怒斥道,“你笑什么。”

    “当然是笑你!”

    张钊猛然收了笑,扭头,眼神锐利如箭地盯着张父,“爸……”

    “在公司,你应该叫我董事长。”

    “……”

    这是要跟他撇清关系的意思了!

    “行!张董事长!”张钊嗤笑一声,目光在一众股东身上一扫而过,“在座的各位应该都清楚,当初张董事长把公司交给我的时候,公司是个什么状况。因为不懂创新,不懂运营,那几年,公司每年的净利润根本没多少,分到各位手里的钱更是少之又少。我接手公司之后,花重金请人调整了方便面的调料包,请人重新设计了矿泉水的外包装,红茶和绿茶也换了更优质的茶叶,让公司的口碑一直上升。”

    “我还让人研制出了自热火锅……这几年,公司的纯利润在成倍,成十倍的上涨……说句狂点的话,没有我张钊,就没有公司的今天!”

    “……”

    会议室鸦雀无声。

    张钊又是一声冷笑,“做人总不能这么双标,因为我拿到丰厚的分红的时候不吭声,因为我一次操作失误,让公司背上一点负面评价,就组团来声讨。”

    “……”

    会议室安静了几秒钟,很快就有人开始反驳,“什么叫一点负面评价?那是一点吗!是亿点吧!张钊,我看你根本没意识到今天的事情对公司的影响有多恶劣,你自己去网上看看,现在财经新闻,娱乐新闻,哪个上面没有你?”

    “你这次的行为已经上升到不尊重女性。张氏集团是做食品的,其中有一半的消费群体是女性,因为你,现在那些女性网友已经开始抵制公司的一切食品和饮品……”

    张钊立马说,“这些都是暂时的,网友们都是善忘的,一个新闻热点能持续几天?下一个新闻热点出来后,这件事自然就被人遗忘了。”

    张父给几个股东使个眼色,立马就有股东跳出来说,“你说的容易,你这件事从今天上午开始发酵,到现在才多长时间就登上了热搜?这件事多发酵一天,公司就多损失一天,这些损失谁来负责?”

    马上有人接话,“没错!而且你今天在订婚宴上亲口跟赵雅小姐承认你有心理方面的疾病,张氏这么大的公司,我们作为股东,实在没办法把公司交给一个神经病管理。”

    “……”

    这是今天他为了让赵雅原谅他,随口编出的应急的话,没想到此刻也成了大家攻歼他的理由!

    张钊绷直了嘴角。

    他看向平时跟他关系交好的几个股东,希望他们替他说话,可股东们接触到他的眼神,要么眼神闪躲,要么当没看到……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他辩解两句。

    张钊心凉了半截。

    他吸气,“所以呢,你们想怎么样?”

    这回是张父开的口,“看在你为公司做了这么多贡献的份上,我们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你自己引咎辞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