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9章 看热闹

    第1739章  看热闹

    临近订婚宴。

    张钊一直担心萧睿这两天会发难,为了防止订婚宴出岔子,他这两天工作也不做了,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陪赵雅,赵雅被他的甜言蜜语哄得心花怒放,越陷越深。

    张钊还让人盯着萧睿那边的动静。

    出乎意料。

    两天下来,萧家竟然什么动静都没有。

    难道他们觉得萧心肝打了人,是他们家理亏,所以就当这件事不存在?

    不!

    他很快就否决这个可能。

    萧家的人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自家的人不管做了什么都是对的,哪怕萧心肝把阿杨打成重伤,他们肯定也只会觉得是阿杨的问题,根本就不会自我反省。

    带着略微忐忑的心情过了两天。

    两天后。

    订婚宴。

    张家和赵家非常重视今天的订婚宴,包了云城一家七星级酒店作为订婚场所,两家几乎邀请了云城所有的名流,还有各大媒体。

    一大早张钊和父亲就去了酒店迎宾。

    张父对这门亲事满意的不得了,连带着看张钊都变得顺眼了,趁没人的时候,他还多次叮嘱张钊,“赵家虽然比不上萧家,但在云城也是实打实的顶流名门,咱们家能跟他们家联姻,那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以后赵雅进门了,你要不对她好,我就饶不了你。”

    “……”

    张钊推推眼镜,淡淡地道,“我知道。”

    张父还不放心,他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之后才继续说,“你以前的事儿我多少知道点,赵雅跟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不一样,你不能那样对她,知道吗!”

    张钊觉得很烦,却伪装得很完美,他脸上带笑,一副跟张父父慈子孝的画面,“爸,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那就行!”

    听到他确切的回答,张父安心不少。

    他们家有今天的家业,全靠他白手起家,这些年在张钊的经营带领下,公司改革创新了一番,业绩也越来越好,他们家在云城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但毕竟底子太薄了。

    云城很多底蕴丰厚的家庭都不愿意跟他们家来往。

    赵雅愿意跟张钊订婚是他万万没想到的,这么说吧,张钊娶赵雅,无异于暴发户娶了白富美,他这个当爹的能不激动吗!

    从此以后。

    有赵家的提携,他们家就能真真正正的踏入云城那个金字塔顶端的圈子了。

    张父兴奋得不行,他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儿来,“你弟呢,他前两天不是经常来酒店帮忙布置吗,今天都这个点了怎么还不见人影!这混账东西该不会又出去闯祸了吧,我还想今天让他在大家面前露露脸,他倒好,烂泥扶不上墙!”

    这个时间才想起阿扬!

    却一句话把他否决得彻底。

    张钊冷冷扫他一眼,心中不悦,他没告诉张父张扬受伤住院的事儿,因为他知道,就算说了,张父也不会关心他两句,不但如此,要知道阿扬得罪了萧家,他指不定又是一通责骂。他选择性地说,“之前阿扬被送去北方是萧家的意思,今天是公开场所,阿扬担心他出现会引起萧家的不满,就没来。”

    张父嘴里骂了两句,这才说,“算他有脑子一回,他不来也好,免得节外生枝。”

    “……”

    要不是今天场合不对,张钊早就跟张父吵了起来,他忍着脾气,见张父还要碎碎念,沉声说,“客人来了。”

    张父立马收音,他立马把张扬的事儿抛到一边,乐呵呵地跟客人寒暄起来。

    临近中午的时候,萧睿来了。

    看到他的瞬间,张钊心中一跳,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记得他没有邀请萧家的人,张钊立马转向张父,“萧睿是你邀请的?”

    “对,对啊。”看到萧睿,张父激动得满脸通红,“是我邀请的,我们家和赵家联姻,肯定要邀请云城所有的名流……但我下请柬的时候没想到萧家的人竟然真的会来,他们家一向不太爱参加这种应酬。儿子啊,还是你眼光放得长远啊,看,跟赵家订婚,咱们家的身价都跟着抬高了。”

    说完。

    不等张钊回应,张父就快步迎上去跟萧睿聊了起来。

    身后。

    张钊心中微沉。

    他看向萧睿,两人的目光隔空相撞,萧睿勾唇微微一笑,张钊却笑不出来。

    他有预感。

    萧睿今天,绝对来者不善。

    思索中,萧睿已经缓步走了过来,走到张钊面前的时候,他顿住脚步,“张总,恭喜啊。”

    “萧总日机万里竟然还能抽时间来参加订婚宴。”张钊很快恢复自然,笑着客套说,“萧总的到来让我们蓬荜生辉啊。”

    萧睿若有所指,“别人的订婚宴就算了,张总的订婚宴我是无论如何也要来的,毕竟,咱们的关系在这儿放着呢,你说呢。”

    “……”

    张钊更加确定萧睿来者不善。

    反正已经撕破脸了,他也不再伪装,张钊笑容微敛,“咱们的关系还没好到这个份上吧,萧总今天到底为什么而来?”

    萧睿摊手,“看热闹。”

    “……”

    见张钊拦在门口,萧睿轻笑,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怎么,张总不欢迎我?”

    张钊倒是想把萧睿拦在外面。

    但现场这么多媒体记者,还有很多混同一个圈子的,他要在订婚宴当场跟萧睿翻脸,无异于让现场的宾客站队,他们家和萧家,不用想也知道这些墙头草会选谁。

    所以。

    哪怕明知道萧睿来这里目的不单纯,他也不能把人拦在外面。

    张钊吸口气侧开身体,他脸上堆着假笑,“来者是客,欢迎之至,请进。”

    萧睿低笑,施施然走了进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张钊的脸色才彻底阴沉下来,他让张父先应酬着,自己去抽根烟,他走出酒店,来到墙角没人的位置给秘书林豪打了通电话,林豪今天也来参加他的订婚宴,现在就在酒店里,电话很快接通。

    张钊吩咐他,“盯紧萧睿,他有任何小动作立马通知我。”

    “好!”

    挂断电话,张钊点了烟狠狠吸了一口,心里的不安却怎么也压不下去!